當代奴隸超過450萬 - Plataforma Media

當代奴隸超過450萬

全世界至少4580萬人受困於任何一種形式的奴隸制,據《2016全球奴隸指數》估計,這一指數由總部在澳大利亞的自由行走基金會公佈。

根據澳大利亞慈善家夫婦Andrew Forrest、Nicola Forrest和他們的女兒Grace成立於2012年的該基金會的這一指數,這一資料較2012年有明顯上升,當時報告稱近3500萬人受困於奴隸制。
該報告未指出每個國家的相應資料,但指出朝鮮、烏茲別克斯坦、柬埔寨和印度是現代奴役形式受害者比例最高的國家,前11位還包括中國、巴基斯坦、孟加拉、俄羅斯、奈及利亞、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印尼。
「這些國家中很多以低成本生產消費品供給西歐、日本、美國和澳大利亞」,報告稱,並強調很多西歐國家已開始立法打擊關鍵產業剝削,其中包括葡萄牙。
除立法對抗「現代奴隸形式」的先鋒英國和葡萄牙外,荷蘭、美國、瑞典、澳大利亞、克羅地亞、西班牙、比利時和挪威也立法打擊「現代奴隸形式」。
新的立法確立了現代奴隸形式的明確定義標準以及對抗任何現代奴隸形式的政策,要求政府確認倖存者並建立刑事裁判和協調機制。
還要求運用措施,改善社會機構的行為和社會體系,並確保大企業和政府避免購買使用任何現代奴隸形式的國家的商品。
根據該指數,相反,對法律作出的改動最少的國家是朝鮮、伊朗、厄立特里亞、赤道幾內亞、香港、中非共和國、巴布新幾內亞、幾內亞-柯那克里、剛果民主共和國和南蘇丹。
另一方面,自由行走基金會的這一指數提到,即使是國民生產總值較高的國家,如香港、卡達、新加坡、科威特、日本和韓國,即使有財富,並不意味著會對這種現象做出有效對抗,因此,該基金會建議這些國家要為這場鬥爭付出更多努力。

相反,該指數提到,巴西、菲律賓、格魯吉亞、牙買加和阿爾巴尼亞正在為打擊這一現象付出「巨大努力」,儘管較富裕的國家而言,這些國家擁有的資源相對較少。
根據這一指數,受困於任何現代奴隸形式的受害者較少的國家有西歐、美國、澳大利亞和紐西蘭,這些國家為打擊這一現象所做的也越來越多。

葡語國家「現代奴隸形式」受害者比例較低

在9個葡語國家中,巴西和葡萄牙是「現代奴隸形式」受害者比例較低的國家,所佔比例分別為0.078%(161100人)和0.123%(12800人),根據澳大利亞自由行走基金會今日發表的報告。
這份名為《2016全球奴隸指數》的報告分析了全球167個國家,其中包括9個葡語國家 —— 沒有報告聖多美及普林西比島, 其中,「現代奴隸形式」受害者比例最高的是安哥拉,佔人口0.638%(159700人)。
10個評級為 「BBB」的國家中包括葡萄牙,BBB為第二高評級 —— 只有荷蘭獲得最高的評級 「A」——,巴西的評級為「BB」,緊隨莫桑比克之後(「B」),這些國家的排名遠在其他葡語國家之前 —— 安哥拉和幾內亞比紹(二者都是「CC」),佛得角(「C」),赤道幾內亞(「D」,最低的評級,被評為這一級的還有厄立特里亞、伊朗和朝鮮)。
沒有評級的是阿富汗、也門、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和敘利亞。
評級包括「AAA」,最高等級(沒有國家獲得),和「D」,最糟糕的,中間遞降,包括 「AA」(也沒有國家獲得), 「A」,「BBB」, 「BB」, 「B」,「CCC」,「CC」,「C」和 「D」。
自由行走基金會評定政府行動基於五個標準 —— 「援助倖存者」,「刑事裁判」,「協調與責任感」,「現代奴隸制風險」 和「政府與交易」。
排名中,葡語國家中,繼現代奴隸所佔人口比例評級最低的安哥拉(43位)之後的是幾內亞比紹(46位,估計有11400位現代奴隸,佔人口的0.620%), 莫桑比克(66位 —— 145600 —— 0.520%)和佛得角(85位 —— 2400 —— 0.453%)。
赤道幾內亞位於第127位(估計有2500名「現代奴隸」,佔人口0.295%),東帝汶(130位 —— 3500 —— 0.286%),葡萄牙(147位 —— 12800 —— 0.123%)和巴西(151位 —— 161100 —— 0.078%)。
另一份表格中,這一澳大利亞的基金會還計算了屈服於「現代奴隸制」的脆弱風險,基於四個標準 —— 「政策和公民保護」,「社會、健康和經濟權利」,「個人安全」和「難民與衝突」 —— 每個標準從0(最好)至100(最糟糕)評分。
在這份圖表中,葡萄牙是葡語國家中獲得評價最高的,平均得分19.27分,緊隨其後的是巴西(33.77),赤道幾內亞(31.16),佛得角(36.34),東帝汶(39.13),安哥拉(44.21),莫桑比克(44.65),幾內亞比紹(48.82),這份列表中,丹麥獲得評分最好(17.30 pontos),剛果民主共和國獲得的評分最差(70.00)。
有關現代奴隸人數,印度(估計1830萬),中國(340萬),巴基斯坦(210萬),孟加拉(150萬),烏茲別克斯坦(120萬),朝鮮(110萬),俄羅斯(104萬),這七個國家的「奴隸」人數過百萬,儘管這是因為它們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
另一方面,現代奴隸人數最少的國家為,盧森堡(100人),冰島(400),巴貝多(600),紐西蘭(800),愛爾蘭(800)和挪威(900)。

戰爭、自然災害與人口販賣加劇現代奴隸脆弱性

近年來,戰爭、自然災害和人口貿易已使流離失所者、難民和移民的人數達到史上最多,使得他們在任何現代奴隸形式面前「脆弱不堪」,澳大利亞自由行者基金會提到。
「區域研究強調環境破壞、自然災害和人口販賣之間的相互依存關係,衝突對強迫婚姻的影響,性的商業開發,童兵,有限的教育,被迫就業」是造成人們向奴隸制脆弱和屈服的主要原因,報告稱。
在2016指數中,2015年以來的流離失所者、難民和移民的人數已達史上最多,這些難民主要來自中東和遠東地區,使得人們面對現代奴隸制顯得脆弱明顯加重」,自由行走基金會的報告強調。
該基金會的這一指數將世界分為六個地區 —— 亞洲、歐洲、俄羅斯和歐亞,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中東、北非和美洲。
根據該報告的估算,世界人口最多的亞洲,現代奴隸數字佔現代奴隸制受害者總數的近三分之二,因為其大多招收沒有任何專業特長的勞動力從事生產流水線工作。
撒哈拉以南非洲,約15%,是受這一現象影響第二嚴重的地區,有多種原因,例如阿爾及利亞不斷升級的暴力、引發鄰國人道主義危機的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的行動,還有證據證明存在強迫從事性產業、工廠生產鏈建設和流水線工作的行為。
隨著中東和非洲北部暴力的不斷升級,任何形式的奴隸制的潛在受害者人數也呈指數上升,報告指稱。
在歐亞大陸和俄羅斯,自由行走基金會稱,已有證據表明該地區的一些政府強迫勞動,例如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在俄羅斯和烏克蘭軍事衝突期間,還招募童兵。
儘管歐洲任何現代奴隸形式的盛行率都較低,但歐洲仍是強迫勞動和性商業開發的主要源頭和目的地。
「自2015年起,移民和難民大量湧入歐洲,當然,這一群體是非常容易受到剝削和虐待的」,這一澳大利亞基金會警告。
在美洲地區,新的資料揭示出新的現代奴隸普遍的國家,如自由行走基金會提到的危地馬拉、墨西哥、智利、多明尼加共和國和玻利維亞。
該基金會的調查結果表明,建築、生產和製造行業以及商品生產和服務行業,如家政服務,是強迫勞動「高發」。
「不能繼續以孤立的形式與現代奴隸制鬥爭。在衝突和大規模難民湧入時期,剝削風險很高,因此,國際應急措施必須與奴隸制的高風險相聯繫」,這一澳大利亞基金會提醒,並呼籲政府、私營部門、公民社會和消費者的參與和責任感。
在報告中,這一澳大利亞機構指出,在移民接收國,政府和企業應專注於保障移民權利的分配,並確保他們知道如何獲取權利。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