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若澤.路安蒂諾.維埃拉誕辰80周年 - Plataforma Media

慶祝若澤.路安蒂諾.維埃拉誕辰80周年

今年5月4日,是若澤.路安蒂諾.維埃拉80週歲生日,不管在哪個年代,他都無疑是最偉大的葡語作家之一。1935年4月5日,他出生在葡萄牙的弗拉杜羅村,在孩童時期就去了安哥拉。這位安哥拉公民參與了他們的民族解放運動並對安哥拉人民共和國的誕生作出貢獻。維埃拉的童年、青年時期及小學和中學教育均是在羅安達度過完成的。他從事過許多行業。1959年被國際和國家防衛警察(PIDE)逮捕(50案),之後(1961年)再次被捕,並被判處14年監禁和安全措施。1964年他被轉移到了塔拉法爾集中營,並在那裡度過了八年被監禁的日子,1972年獲釋,但被軟禁在里斯本。然後,他為自己的作品開始出版工作,這些作品大多在其待過的監獄中完成。維埃拉是安哥拉作家聯盟的創始成員,自1975年12月10日成立以來一直擔任秘書長職務及多項職能直到1992年。
他出版有:1960年《城市和童年》;1964年《羅安達》(獲安哥拉莫塔韋加獎,1965年獲葡語作家社群小說獎,而這個獎項被薩拉查政權停止,並將其封殺);1974年《老故事》、《在過去,在生活中》和《多明戈斯澤維爾的真實生活》;1975年《我們,來自瑪庫魯索》和《新生活》;1978年《Macandumba》;1979年《約翰.維森奧:那些愛情》;1981年《小羅倫提,安東尼婭.德索薩.內托女士和我》;2003年《我們的貧民窟》;2006年《來自游擊隊員和舊里奧斯:里奧斯之書第一部》;2009年《來自游擊隊員和舊里奧斯:里奧斯之書第二部》。今年他的《日記鏈》預計將分兩卷出版,這將成為一個真正值得討論的事件。
2006年,「由於個人和私密原因」他拒絕了賈梅士獎,並於次年被授予安哥拉文化的最高獎項——國家文化藝術獎。
今天我們會刊登路安蒂諾.維埃拉翻譯(幾乎已被人遺忘!)的南非詩人理查德.瑞夫(開普敦,1931年至1998年)的詩《彩虹盡頭處》,這首詩最初於1964年7月發表在帝國學生之家的公告欄上,以及一篇未在書中發表的文章《Mulôji A Kolombolo Mata》。
祝賀,路安蒂諾.維埃拉的壽辰,他的生活和世界,與它的河流和奧秘一起,總是那麼引人入勝!

路安蒂諾.維埃拉:給最年邁者的問候

您要過八十大壽了。現在如何了,若澤?這個問題不是給2006年獲得賈梅士獎的《城市和童年》的作者,安哥拉人路安蒂諾.維埃拉的。這個問題是給他的讀者們的。
他已經80歲了。他的堅持和固執將持續到最後。給這位最年邁者的問候!這並不是給一個城市命名之類的事,現在真名是,他和她。
在一封寫於1966年塔拉法爾集中營,寄給卡洛斯.厄維多撒的信中,路安蒂諾.維埃拉以這種方式寫到:

「……我親愛的卡洛斯:只是不明白你是如何堅持那些別名的,雖然你確實是『安哥拉最偉大的科幻小說家』。這是為了讓你自己醒悟,就像你和其他許多人所說的那樣。這是不可避免的,是一個不斷的成功,我們要明白沒有其他人可以合作建立世界。正是有了這些相同的意志才行動——或者永不會行動。所以我很高興聽到你說會繼續播種未來。我們有責任,無所謂是大或小,重要的是我們本身,被那些種子允許或了解它們。因此,不用探究我們自己的破滅,但我們絕不能落入故弄玄虛的播種中。我們做的理由就是:明朗。但是,不要以為你表哥是個超人,並進一步吸收先入為主的想法,我總是給你說,我親愛的兄弟,總有一天,下面的詩句可能成真:『恨是必要的/只有他能推動/血液中紅色的湧動/無眠的寂靜/隱在恐懼之下……//只有他能搖動/思想的倦夢/兄弟的存粹/在愛之下//恨是必要的/只有他能釋放/只有他永不疲勞!』。
我給你所有的友誼,今天:這首詩來自昨天」。

路安蒂諾.維埃拉的虛幻作品,是未來,昨日和今天。在布拉加.瑪庫魯索.肯納西澈——羅安達社區的童年中,在十三門,詩歌協會,在瑟爾維亞新村,在已編輯的詩集中,我們找到自己本身。在孩子們的故事和圖畫中。而寬扎河總是在那裡,即使是在渡過米尼奧河去加利西亞時。因為虛構了名字若澤.奧古斯托.莫朗,主要造成了本體的受托人。在創作安哥拉的小說中和肯定安哥拉品質時強調其所在地點會是十分愚蠢的做法。形態和句法偏移及詞法是對路安蒂諾.維埃拉的一種褻瀆,喬治.阿甘本給出。
在三部曲《來自舊里奧斯和游擊隊》中,有一個對幾乎全部在作為政治犯的監獄生涯中完成的作品的總結,除了我們引用的這一個以外。
在寬扎船上——過度的諷刺,在60年代,路安蒂諾.維埃拉在塔拉法爾。寬扎是一條河流,是他部分作品中常使用的巨大隱喻,暗指時間流逝,懸而未決的問題和重複,在《多明戈斯.澤維爾的真實生活》,《里奧斯之書》和《游擊隊》這三部曲的標題中均有提及。
這位葡萄牙語最偉大的散文作家之一迎來了八十歲壽辰。您可以期望與他一起行過寬扎河的沿岸,從上游到下游,了解它在所有地區的不同名字。

問候,佛得角克里奧爾語。

路易斯.卡洛斯.帕特拉金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