貪污,2014的關鍵字 - Plataforma Media

貪污,2014的關鍵字

 

「貪污」這個詞在2014年越過葡語系國家的海洋,席捲中國。

 

從葡語系國家到 「大中國」,腐敗是不可迴避的,這一年的結束,新增了一份名人的名冊,記錄著擁有很大權力和影響社會風氣的嫌疑犯(如大型公司和小行政人員,或警員)。
歷史性的領袖,如當選為巴西總統的巴西前冶金工人路易士•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或前東帝汶遊擊隊員沙納納•古斯芒,目前在各自的國家涉嫌貪污。
在葡萄牙,全國觀看以下新聞時感到吃驚和具爭辯性,前總理因涉嫌貪污被預防性拘捕,同時,現今主要的銀行家裡卡多.聖埃斯皮裡圖,藉支付數量龐大的保證金逃離貪污的懲罰。
香港政府前第二把交椅-許仕仁,他在12月被判七年半有期徒刑。而在中國,許多名人在「既打蒼蠅,也打老虎」的大型反腐敗運動上被囚禁或被調查,如前國家安全主管周永康和前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副手令的計劃。
除佛得角外,非洲葡語系國家的特點是永遠保有家族在其他國家的經濟力量,以及在互相勾結的圈子中分散力量,掌握主要財富的壟斷和管理。
特別是那些總是傾向懲罰辛巴威和希臘的國際,對於譴責高薪者的聲音變得漠不關心,正如安哥拉記者拉斐爾•馬克斯或莫桑比克公共誠信中心。有時,勇氣要付出高代價﹕2000年,莫桑比克新聞記者卡洛斯.卡多索在揭發南方銀行一項欺詐計劃後被殺,因為這計劃,若干被稱為國家精英的都成為百萬富翁。去年十二月,來自巴西聖保羅的記者馬斯科在他的部落格揭發聖保羅的若干貪污案件後被謀殺。

安哥拉的悠久傳統

2005年,美國人約翰•麥克米蘭,是世界銀行聘請的史丹佛大學學者,他注意到「安哥拉的主要機構貪污腐敗」。
超過10年後,安哥拉反對派社會革新黨黨員安東尼奧繼續發表同樣的話﹕「今日,安哥拉貪污腐敗的文化已成為所有人和共和國總統的生命基礎。」 安哥拉歷史黨安盟議員費爾南多亦以同樣的口吻表示:「非常小部分的人民,明顯是在貪污管道的基礎上利用權力交易而致富的。」
國際透明組織在12月公佈最新的2014清廉指數,安哥拉是葡語系國家中失分較多的國家,在排名榜上,下跌了八位。
安哥拉在國際透明組織的排名上失去四分。在非政府組織的列表上,審查了178個國家,安哥拉從2003年的153位(23分)跌至161位(19分)。
當然,安哥拉的貪污腐敗和外國公司有著緊密聯繫,拉斐爾.馬克斯的言詞是可信的。
「2010年,我揭發聖靈銀行的情況。這間葡萄牙銀行出售24%股份給總統的個別護衛。在當時,我列舉了那些名字,它都記錄在共和國的日報上。
聖靈銀行(BES)參與貪污計劃,幕後策劃者是總統安全部門的負責人克佩笠帕將軍,和現國家副總統曼努埃爾•文森特。他們利用衛兵作傀儡。他們支付3.75億美元,而我對這筆金錢的來歷抱有懷疑。葡萄牙的調查沒有任何結果。現在,揭發了安哥拉聖靈銀行消失超過50億美元,接近60億美元。這筆錢沒有消失,它掌握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政黨的精英成員和某部分葡萄牙人手上,他們使用了這筆錢。」,該名記者在德國廣播電台「德國之聲」上講述。
但是,這一切並沒有動搖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政黨,它自獨立以來,一直是安哥拉的執政黨。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政黨議員若昂.平托就國際透明組織的數據而言﹕「一直不相信安哥拉的名字脫離較貧窮的國家行列。安哥拉擁有令任何安哥拉人驕傲的數據。國家正在發展中,只是沒有意識到那些分心的人,這些人認為政府應該只為他而工作。」

葡萄牙的轉折年

據說是這間聖靈銀行賄賂若澤·愛德華·多斯桑托斯總統的親衛兵,因為破壞政治的不好原因被列入2014年的一個重要事件。這間聲譽差的銀行從地圖消失,過程中,這間銀行牽涉葡萄牙較有權力的一個家族。
廣為流傳的錄音上,大眾收聽到聖埃斯皮裡圖家族的成員爭論德國潛艇銷售到葡萄牙的佣金,以及質問家族首領裡卡多.聖埃斯皮裡圖有關百萬獎金的提供。但是,當人們認為沒有什麼可以令全國感到驚訝時,不料,前總理若昂.蘇格拉底因涉嫌貪污被逮捕。社會學家安東尼奧.巴雷托評這事作為今年轉折年的高潮事件,寫出這件事供大眾瞭解。
「我們有一個前總理若澤•蘇格拉底在反對他的輿論聲音中被還押監房,前部長莫賴斯在第二階段入獄,國家前秘書奧利維拉和哥斯特正在服刑中,另一位前部長阿曼多·瓦拉等待服刑,一名國家前秘書若昂等待服刑,一個議會小組的前領導人多明戈斯.杜阿爾特.利馬也在等待服刑,國家的高級官員『在黃金簽證事件』被調查以及預先羈留。」
安東尼奧.巴雷托對今年毫不懷念地補充﹕「有阿拉伯,安哥拉和中國的金錢。不是作為外國資金佔據葡萄牙,錢沒有異味也沒有國籍,但是新鮮的錢可以購買和不作投資。這表明,葡萄牙經濟體制脆弱,經濟精英是極其脆弱的。有一個政治危機,有一個公義或貪污腐敗的危機,有一個資本主義的危機。除此之外,2014年是權力交接,以及工作和法律重要顛倒的一年。」
去年,在國際透明組織的指數上,葡萄牙改善貪污腐敗的情況,由2013年第33位 (62分) 上升至2004年的第31位 (63分)。

從每月津貼到石油國家
石油公司

2014年是巴西大選年,巴西工人黨贏得總統寶座,迪爾瑪·羅塞夫再次連任,但是,主要的努力是在於政黨耗費執政期間貪污的金錢。
最新的醜聞涉及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石油龍頭,在2005年和2014年間的洗錢計劃中,非法調動100億雷亞爾(37億美元)。通過和政府互相勾結,從巴西國家石油公司中挪用大部分金錢。目前,國會調查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帕薩迪納市購買的煉油廠、推行未完成的平台、支付對國家官員的酬金,以及建設煉油廠。舉個例子:巴西石油公司在2007年以12億美元購買帕薩迪納市煉油廠 — 之前,他的前東家只用4250萬美元購買。
據巴西雜誌「Veja」記載,這項計劃受益的政治家,有礦產能源部前部長愛迪生洛邦(巴西民主運動黨)和參議院眾議院院長雷南(巴西民主運動黨)和亨裡克.愛德華多.阿爾維斯(巴西民主運動黨)。還有伯南布哥州和裡約熱內盧州前市長愛德華多.坎波斯(巴西社會黨)和塞爾吉奧.卡布拉爾,以及馬拉尼昂州州長羅斯娜.薩爾(巴西民主運動黨)和迪爾瑪政府前市長馬裡奧(巴西工人黨)。
之前,貪污腐敗造成巴西工人黨的犧牲,其中最有名的是有權勢的人若澤.迪爾塞烏,他是歷史性的學生領袖,後來成為巴西總統盧拉的右臂,目前,在盡人皆知的「每月津貼」案件中被判入獄10年零10個月。在計劃中,巴西總統盧拉.達席爾瓦透過聖靈銀行支付反對黨議員金錢,以換取票數通過議會法律。
據當時葡萄牙報紙《公報》的說法,聖靈銀行賄賂反對黨,使能通過巴西再保險研究所的計劃,「在一個交易上,可以為巴西工人黨產生超過3000萬元歐羅」。不過,《公報補充,因證人證供的矛盾,及缺乏證據而不能起訴聖靈銀行的領導人。
2014年的清廉指數上,巴西改善貪污腐敗的情況,從2013年第72位 (42分)上升至2014第69位(43分)。

東帝汶總理沙納納的陰影

在國際透明組織的指數上,東帝汶在列表上失去兩分,從2013年第119位(30分)跌至2014年第133位(28分)。
事實上,過去一年,政府決心對抗貪污腐敗的形象,對年輕國家是十分不利的。這個不是現在的問題,馬裡.阿爾卡蒂裡,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的領導人,他之前曾明確指出:「這是一個小國,我們是彼此的鄰居,在成為部長和總幹事之前,某些人家中沒有任何東西,但今天擁有一切。」
沙納納.古斯芒的政府,傳說中對抗印度尼西亞的遊擊隊,包括部長在內無一倖免涉嫌貪污。前司法部長聖露西亞.洛巴托,她在2012年被帝利地區法院被判監禁五年和罰款4000美元,而財政部部長艾米利亞.皮雷斯在今年底因涉嫌貪污接受裁決,但東帝汶的葡萄牙法官的離開妨礙審判過程。據裡斯本「每日新聞」報道,葡萄牙法官在2014年被趕出東帝汶,他們正調查因貪污及濫用職權而參與經濟交易的至少有八名部長。
「夏納納?我確信他涉嫌貪污。我有證據。我把證據裝在箱子並送到葡萄牙。」若澤·布裡托,葡萄牙調查人員之一,他曾任職聯合國進駐帝利的使團和反貪污委員會,他接受葡萄牙的每週快報訪問時表示。
其中,布裡托指出,非法的大米合同牽涉沙納納的女兒,在燃料交易上,他的外甥亦牽涉其中。
澳大利亞記者特德.麥克唐納是東帝汶地區的新聞專家,他提及對總統陶爾.馬坦.魯瓦克頒佈新聞法的爭議,原因在於這新聞法是由古斯芒同意,目的是禁止媒體對政府金融劣等管理的批評,對政治精英的貪污調查以及對古斯芒外甥 – 尼爾頓.古斯芒的石油合同的深入分析,他因沙納納在石油合同上獲得數億美元。
澳門:難以控制選舉腐敗

澳門2013年最新數據表示,「輕微增長勢力」案件在選舉期間被移送廉政公署﹕2013年,廉政公署收到896宗案件,較2012年的825宗多。根據廉政公署2013年相關活動的報告,總共有236宗完成訴訟程式 (包括2012年的部分調查)。
這是澳門,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公佈了一宗在葡語系地區上較大的貪污判決,2008年,前運輸工務司司長歐文龍因貪污和洗黑錢被判監禁超過29年。
自澳門在1999年12月20日回歸中國後,歐文龍一直擔任運輸工務司司長, 在2006年12月6日,歐文龍被廉政公署逮捕,廉署發現在他就任前司長時擁有一筆大約八億澳門幣 (約一億美金)的金錢和資產。
去年,檢察院對打擊賄選的立法修改效果表達疑問,其中一件罪案被認為是最神秘的。
據檢察院說,法庭沒有判決的原因在於調查的困難度和較重要的證人也參與了犯罪。
在2014年底,新澳門學社在當時求助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要求她盡快公佈在2012年發生的選舉報告,新澳門學社認為選舉活動因不同的非法行為而遭到詆毀﹕學校妨礙選民的選舉活動,社團在選舉日當天派發禮品、金錢、免費午餐等不法行為。陳麗敏下台後,報告繼續披露事件。

中國一名副部長被逮捕

據本周《南華早報》報道,中國國家安全部副部長馬建,是國家情報機構最高負責人之一,因涉嫌貪污被捕。
自兩年前習近平上任為中國共產黨主席後,馬建成為中國正進行的反腐敗活動中被捕的第一位情報機關領導人。《南華早報》引述「導致形勢直接結果的來源」,馬建被捕與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活動有關。
數十名副部長級和更高職階的幹部,包括前國家安全部主任在內,都在正進行的反腐敗運動中被捕。

莫桑比克的腐敗「日益複雜」

涉及醜聞的部長,沈醉於有利可圖貿易的政治精英,直接協議數百萬美元的合同–都是從莫桑比克的腐敗產生而成的,甚至是「小小灰色地帶」命令的非一般「增緩」,這親暱的暱稱確定警員是不清廉的。
近年,莫桑比克在國際透明組織的排名維持相同位置(第119位),但2014年獲多一分,從2013年的30分到2014年的31分。但是,地區上,收入好轉,而這好轉,只會被行賄者使用。莫桑比克公共誠信中心表示,貪污案不僅增加也變得更加複雜。
明天12月9日是國際反貪日。據分析者說,莫桑比克的形勢,隨著國家發展,導致貪污現象以複雜的形式進行。
政府反貪污中央辦公廳說,近年來,一直收到1958宗人民的檢舉,其中109宗導致同等數量的刑事訴訟和120人因貪污收賄而被捕。
據莫桑比克公共誠信中心說,貪污案件不僅增加,也使犯罪方式變得複雜。
莫桑比克公共誠信中心「反貪污」部門的協調員 – 巴爾塔劄爾.法埃爾表示,這種現象終於趨向其他領域,「這類行動以複雜的形式進行,在權力交易、與自然資源領域相關的利益衝突上,存有少許複雜的貪污腐敗和自然資源有關的同類問題」。
法埃爾講述,莫桑比克是自然資源開採的新興國家,必須對這領域上正在發生的事情投入更多的注意。但是,在反貪污鬥爭上,法埃爾是悲觀的,他總結:“明顯地,這裡沒有顯著的進步”。
以前,世界銀行已經警告這個國家面臨一個名叫「隱形腐敗」的危機,這危機是一個例子:「隱形腐敗」發生在教師拒絕教授小孩應有的教育,原因是教師應據政府的預算而全職教授學生,但預算並不存在,因為支付給老師的薪金,被腐敗的官員和其他勢力欺詐地挪用了。
重要的自然資源出現 – 煤炭,天然氣,寶石,木材等等,進一步加大腐敗的現象,這現象幾乎延伸至社會所有領域。2014年底莫桑比克僱主聯盟研究透露,莫桑比克共和國警察局內部貪污承擔4100萬梅蒂卡爾 (120萬美元) 的虧損,這筆款項是發生在旅遊業。「去年,在旅遊方面看到貪污指數的增長,對警方的投訴和旅客的指責而判定。」,這項研究指出。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