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生葡人狀況「令人擔憂」 - Plataforma Media

土生葡人狀況「令人擔憂」

 

當選連任土生葡人協會主席的飛文基認為,新一代對於第三語言的選擇標誌著「土生葡人社群被侵蝕」。

 

上周六當選連任澳門土生協會主席的飛文基直截了當地表明,該社群的狀況令人擔憂。這位律師承認,沒有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法,但是他表示,這一狀況與派駐海外的土生葡人有關。
本周一他在南灣的辦公室對《澳門平台》表示,「我們的社群有很大的分散性,這種分散在澳門是驚人的」。 並強調,「越來越多的土生脫離了我們所瞭解的土生葡人典型範例」。
他表示,目前,這座城市正在經歷深刻的變革,例如,新的社會實踐引入和澳門土生葡人社群對中國與日俱增的親近感,這種靠近不利於標誌著澳門與其他地區差異的葡萄牙文化的存在。「例如,如今,缺少對於工作語言的公司,這是這種分散的決定性因素」,飛文基指出。
「我的祖父,我父親的父親,和他的兄弟,接受的是英國模式的教育,英語講得非常好。但他們總是講葡語。那一時期,澳門由葡萄牙管理,葡語是非常重要的。如今,已經不是這樣了,因為人們可以選擇另一種教育」,他認為。

「社會窒息」

這位澳門土生協會的領導承認,「每個人都知道教育是給與」,但是他還提到,這一對於其他語言的選擇,尤其是中文,對土生葡人的身份認同「有影響」。
「我們必須重新審視另一種方式的葡萄牙語教學,讓人們可以不同的方式思考」,飛文基提議,但也承認,這個過程並不容易。「我每天都在考慮:‘怎麼到達那裡?’我還不知道」,他說,並希望社會給與該社群的壓力可以說明達到那種狀態。
「我們正在觸碰非常深刻但確實存在、至少是有形的東西,人們並沒有忽略對於這一問題的思考。但是,從我們感受到有必要考慮這一問題的那一刻起,我們就感受到強烈的社會窒息,土生葡人需要空間,因為他們的歷史背景不同」,澳門土生協會主席認為。
飛文基表示,「他對潮流表示沮喪和遺憾,儘管他對該社群的成員正在拋棄這一社群表示瞭解,即使沒有拋棄,新一代的歸屬感已無法得到保障。 我還是要說:我並不反對土生葡人的孩子講中文。講中文很好,因為他們掌握了澳門的主要語言,但這需要付出代價。因為如果這一代人不講葡萄牙語,很可能下一代就完全不會講了」,他預言。
「之後,我甚至不會對人們對葡文名 —— 拉米羅·奧利維拉或者席爾瓦 —— 和中文名的區別的疑惑感到驚訝。如果土生葡人社群想要作為社群生存,就必須有態度」。
例如:「我們的葡語講得很好,那我們的孩子不講葡語嗎?這很複雜,我還是繼續強調:我尊重人們的選擇」。

租金不足

兩年前,第四次當選澳門土生協會主席時,飛文基宣佈,該協會將優先製作「馬爾他影集」,一部留給後代的、有關該社群的記憶的照片存檔。但是,兩年過去了,這本影集還未出版,「因為缺少資金」,這似乎是該組織面臨的新現實。
「澳門土生協會沒錢」,飛文基保證,這種狀況和澳門基金會新的撥款規則有關。
「之前,澳門基金會提供預算,每個收銀機構管理資金,這之前總是需要提交預算。但是,不嚴格要求一筆資金用於哪項活動。現在是這樣,如果一個人不能用完所有的錢,就必須歸還,不能用於其他事」。
最後,這位律師說,澳門土生協會「就成員而言是一個大組織」,但收入很少。 「如果澳門基金會不支持我們,我們就只能關閉大門,因為我們沒有錢」,飛文基表示。
因此,影集這一項目就留給下一屆了,其製作理念已和初始的理念不同 —— 只是一本肖像集 —— 有關該社群存在性的更全球化的展現。「我們將記錄該社群的存在,記錄澳門社會中的土生葡人的方方面面。這本身就具有歷史價值,目的是讓中國人知道我們在哪兒」,該組織主席表示。
還將出版有關過去兩年的兩次與土生葡人身份有關的座談會的相關文集,目前該文集正在修訂階段。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