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在中國市場缺少主動性” - Plataforma Media

“巴西在中國市場缺少主動性”

 

中國駐巴西前大使陳篤慶指出,巴西總統選舉的結果不會影響中巴關係。“兩國間的經濟,技術和投資關係是如此緊密,所以不會被任何當選者所忽略”,但他警告說,在進入中國市場的時機還缺少巴西商人的主動性。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現任中國社科院巴西研究中心主任談到他十多年來作為巴西外交大使的經歷。 陳篤慶強調,澳門並不是起連接中國內地橋樑的作用。巴西利亞“和中國的關係已經非常好,並不需要通過這個平台”,他解釋說。

 

澳門平台:你有很長的巴西外交經歷。相較三十年前,你如何看待該國家今日情況?
陳篤慶:我更願意談1974年或1981年以後的巴西。這兩個時期之間並沒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巴西的經濟仍處於軍事統治下,處於上升中。
有巴西經濟奇跡一稱,而當時巴西的整個公路網路,基礎設施和電信設施都遠遠好於中國。1985年的巴西給我的感覺是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比中國更先進。但2006年,當我回到巴西當大使時,我對我的巴西朋友說:“現在輪到你們比較落後了”。他們很驚訝,我回答說:“你們可以去那裡(中國)看,事物正在發生變化,風向變了”。
1985年,軍政府退出舞台而公民政府開始掌權。直到如今——幾乎是30年後,曾有好幾個平民政府,許多黨派執政,但遺憾的是,很多都低於預期。

澳門平台:由於瑪麗娜·席爾瓦的競爭,我們正處於另一個巴西政壇變化之門?
陳篤慶:現在做評估仍言之尚早。愛德華多·坎波斯的突然去世,這位亦是我的私交好友,選舉形勢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我一直認為會有進行第二輪的可能性。迪爾瑪是一方,阿埃西奧·內維斯是另一方。現在,在愛德華多·坎波斯去世一個月後,情況徹底改變了。種種跡象表明阿埃西奧·內維斯已處於週邊,戰鬥在兩個不同的女人之間,羅塞芙和瑪麗娜之間進行。有技術性平局,兩個女人面對的情況都差不多,各有擬票數約30多個百分點,如Datafolha所示的那樣。但阿埃西奧有約15%,這意味著仍有10%或15%的票數未定。如果阿埃西奧退出競爭,那麼有可能就只有一個回合,但他不會這麼做,因為這是一次政治聲明的機會。
我奇怪的是,當費爾南多·恩里克·卡多佐擔任總統時,PSDB達到了頂峰。但這個政黨被定為精英階層的政黨,所以有一點脫離群眾。從這個意義上說,PT尤其是在盧拉後,(更多是面向廣大群眾)。瑪麗娜也一樣,她從基層開始,是工人,從事割橡膠工作。在我看來目前的局面有點混亂。

澳門平台:什麼對北京更為有利?
陳篤慶:我已經退休了,不再代表任何人。但是,我們的立場是這樣的:首先,這是巴西的內部事務,也正因如此,並不涉及中國。北京不應干涉,也不會干涉。現在,在我看來,對於中國來說,誰進入第二輪或誰能贏得選舉並沒有太大區別。這是因為兩國間的經濟,技術和投資關係是如此緊密,所以不會被任何當選者所忽略。
如今兩國(雙邊)貿易超過900億美元,直接投資超過200億美元。 這一來回是非常有重量的,我甚至可以說,現在巴西對中國經濟形勢的關注和重視更甚於美國。你知道為什麼嗎?中國是[巴西]在本世紀前十年經濟增長的大功臣,因為中國是巴西大宗商品的主要消費國。中國是最大買家。自2009年至今,中國已成為其最大的交易夥伴。因此,沒有人能忽略這點。

澳門平台:但在商業活動上,有些問題數年來都未解決,比如巴西牛肉禁運的情況。
陳篤慶:習近平7月份對巴西進行訪問期間,我方部門已宣佈對牛肉的禁令暫停30個月。但事實上,巴西牛肉有瘋牛症(BSE)的嫌疑,很多地區都受到污染。
從這個意義上說,巴西可能會認為中國有一個非關稅壁壘,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巴西缺乏在中國市場的主動性。你看,澳大利亞人在賣,紐西蘭人在賣,阿根廷人和烏拉圭人也在賣。為什麼巴西不行?中國沒有理由扣押巴西產品,這是沒有依據的,問題是技術問題。對於肉類的進口,必須先有冰箱資格認證,有一系列規則要遵循,以及巴西要加快步伐以滿足中國的需求。巴西大量出售到香港,一部分的肉類被走私到內地。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市場是存在的,中國需要這些肉和巴西牛肉到來,但卻不是以常規方式。因此,對於每個人來說,最好是良好規範這一行為。但正如我所說的,要遵從市場要求的和經濟規定的規則。

澳門平台:除了特權貿易合作夥伴外,兩國間的關係如何?
陳篤慶:我總是要把這些並行的關係重播到貿易上。1974年,雙邊全年貿易額位174.2億美元。現在,每一天,這個數字都超過3億美元。總量激增。其次,20世紀90年代,我們於2012年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在溫家寶總理訪問巴西時,雙方的關係提高到全球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如今,在這次國事訪問中,習近平說:我們要在更高水準、更寬領域、更大舞台上推進中巴全面戰略夥伴關係。這就是說,兩國關係情況十分良好,好到不能再好。 友誼超越兩國邊界,並在國際舞台上有重要意義。

巴西不需要澳門這個平台

澳門平台:你在巴西任職的時候,澳門已列入兩國外交詞典中了嗎?
陳篤慶:通過我與澳門間的聯繫,我始終認為這個城市可以作為一個橋樑,可以起到重要的作用。而其中一個原因是,澳門非常富有。但是需要尋找投資機會。澳門缺乏創業精神,因為人們都生活得很好,沒必要努力找出路。

澳門平台:那巴西如何看待澳門?
陳篤慶:我認為澳門對於大部分巴西人來說,是一個博彩城市。一般情況下,巴西人對中國大體上知之甚少,只知道一點香港的。
澳門對於中國文化在巴西的傳播起到重要作用。在米納吉拉斯州,仍然可以看到具有東方特有建築風格的房子。是土生葡人或葡萄牙人從這裡帶過去的。我認識Camargo Correia建築工程公司的前老闆,他坦率地跟我說,五代以前,他的家族有人曾抵達澳門進行珠寶貿易。存在過這些聯繫,但後來停止了。第一批來到這裡的茶農也是來自中國湖北。通過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經貿合作論壇,如今澳門可以作為(平台),但巴西不是很感興趣,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它與中國的關係已經非常好,並不需要通過這個平台。

澳門平台:巴西甚至對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發展合作新基金表示懷疑。
陳篤慶:事實上,巴西不會是這個基金的最大受益者。 這個基金更傾向於最需要的國家。直到葡萄牙… … 最近,在北京,我被商務部邀請教授課程,培訓來自葡語國家的商務官員。我遇到了不僅有來自莫桑比克、佛得角、聖多美普林西比,安哥拉、幾內亞比紹,甚至有葡萄牙的。但來自巴西的,我至今沒遇到一位。他們認為並不需要。
老實說,我覺得大部分巴西人對中國有善意,但仍然有很多東西要瞭解。一名巴西商人曾經對我說:“你知道排外主義這個詞嗎?在巴西,我們有‘中國恐懼’一詞,我們害怕中國人”。但事實是,在這個世界經濟全球化進程中,競爭無法避免,誰能逃離這個進程?沒有人可以逃脫。所以在我看來,這個問題是:中國和巴西都是經濟體中的元素,只是也許中國更多的向下游,而巴西向上游。

在這個生產鏈中,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在此之前,中國所有需要都從巴西進口,現在,中國開始生產所有曾經進口的東西,而且是以大批量生產。巴西繼續保持其300萬輛汽車生產量,而中國已近2000萬。所以,中國會買什麼?賓士,寶馬,而巴西並沒有這些。我們從巴西進口雪佛蘭。只是因為現在中國汽車產量如此之高,所以我說,事情在發生變化,風向轉變了,沒有人有辦法遏制風的傳播。
那位商人還告訴我,“如果你不能改變你的風向,你就得改變你的帆船”。要知道如何適應新的形勢。更高的集成,中國和巴西之間的合作只在生產的水果,對雙方都有利。更大的一體化,中國和巴西之間更緊密的合作會對雙方都有利。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