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傳的限制 - Plataforma Media

宣傳的限制

 

在接近10月15日大選的這一時刻,出現了一個讓公眾傳媒機構重拾市民信任的極好機會,作為可靠資訊的真正代理人,而非被一些權力個人利益所污染的。
他們可以借此機會遵守那些要求他們在選舉競爭中,給予所有政黨和候選人平等公正待遇的法律和職業準則,擺脫目前淪為純粹的權力宣傳工具的趨勢,尤其是當權力面對必須管理多元化社會的挑戰時,處於守勢時,以及希望不會有批評的聲音出現時,而這些仿佛都是必要的。
現在是時候結束廣告宣傳迴圈,轉而打開可靠資訊新時代的局面,展開全面而有意義的討論,給予社會各界對其生活和自己國家的未來作出評論的機會。歷史已經證明廣告宣傳有非常嚴格的限制。第一,只有宣傳員才相信自己的廣告宣傳;社會,甚至是那些最不開明的人,都有足夠的聰明才智去發現宣傳員只是在試圖掩蓋真相。然而沒有什麼會比有人相信可以欺騙一個早知自己被欺騙的人更糟糕。
在種族隔離時代,南非政權在廣告宣傳上投下大量資金。該國今日知名報紙Citizen,就是那種不光彩努力下的產物,他們希望向世界展示其基於不同皮膚顏色的種族隔離系統的優點。瑪律德門醜聞被盡力掩飾並涉及了大量錢財,當它被揭發時,軍方利用其除了當時首相約翰內斯·沃斯特的權力。不是因為相信他犯下了任何罪行,然後動用國家資金來創建一個私營報紙作為宣傳工具,而是因為在他們的心目中,沃斯特和他的資訊部部長康尼穆德在執行計劃時太過無能。
當然不同的情況存在很大差異,而且這個比喻可能也不完全適合。但是,這只是一個例子用來說明,宣傳起到的僅僅是一個短期策略的作用,只是稍稍推遲了隨後必須要解決問題的解決方案誕生。宣傳未能阻止理性控制莫桑比克目前政治軍事衝突的主角們,除了談判,涉及衝突各方沒有發現其他的停止手段。宣傳阻礙使得這場衝突變得特別,公共傳媒的形象受到很大損害。不被信任,有時甚至被公眾深惡痛絕。內部衝突並不缺乏,這些專業回饋與智囊感到反感,因其必須遵從新聞編輯室外部的決定,其作用降至單純的鸚鵡學舌。10月15日的選舉是贖回本不光彩過去的唯一機會。如果不抓住,可能不會再有。整個國家只會失去更多。

 

薩凡納,社論/莫桑比克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