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成功或者成為環境災難,澳門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 Plataforma Media

轉型成功或者成為環境災難,澳門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擁有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密度、最高的國內生產總值,而且缺乏自然資源,使得澳門成為擁有得天獨厚的條件來轉型到綠色發展模式,或者變成環境災難的城市。在接受《澳門平台》記者專訪時,CESL盛世集團亞洲區總裁田達德,為澳門的再發展獻策,而且指出和中國、葡語國家之間的合作不失為一條出路。

 

澳門平台:請問,您認為澳門的這種快速發展考慮到綠色模式了嗎?
田達德:這種環境主題都是以政治問題開頭,然後是科學技術和工程問題,再後面就是經濟問題了。現在我們討論的是可持續性模式的全球化概念,這個概念和發展問題也是密切相關的。
我認為沒有人對改善澳門的生活條件會存有疑慮。澳門很特別,這塊土地上,擁有地區上最大的人口密度,人均國內生產總值排名世界第五位,沒有自然資源,人均生產率比那些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優勢的、而且條件優越得多的國家都要高。中國大陸對澳門在各個方面都做出了貢獻,應對澳門產生了一些影響,而且所有的這一切都在影響著澳門。
如果我們總是採取相同的發展模式的話,那麼我們的這種每年同比10%、15%、20%的發展速度不具備可持續性,因為,就像我們所知道的那樣,我們一直在消耗資源(而我們沒有資源)。
我們的交通狀況還沒有達到混亂的地步,但是我們需要運輸太多的人口,交通道路是給城市生活環境造成影響的一個重要原因。空氣污染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物流、客運和貨物運輸。澳門每年有三千萬來訪者、高端消費者,而且土豆和大米都需要進口,所有的這一切都會給環境造成影響,而且什麼都會受條件限制。我們的挑戰是重新考慮這一切,重新分配自然資源,來實施新的發展模式。

澳門平台:澳門消費的自然資源很多嗎?澳門的浪費很大嗎?
田達德:實際上我們都在浪費。事實是,在澳門並不缺水,倒是供給澳門自來水的地方很缺水,因此,有可能有一天水會來不到我們這裏了。
這個問題明天可能就會出現,因為如果關閉5個賭場的話,如果所發生的事情再次重演的話,如果沒有這些的話,因為我們有七、八年時間出現過乾旱,那時候乾旱持續了三、四個月,澳門的水是鹹的,不可以飲用。因為我們有錢,我們還可以讓人弄來瓶裝水。現在,這樣就解決問題了嗎?在過去的二、三年裏,差不多所有的寫字樓、賭場和賓館都不得不更換空調系統。想像一下吧,每年都會更換哦。
我們不能夠說,我們開設更多的賭桌、我們建設更多的樓堂館所,然後財富就會翻倍。毫無疑問,我們必須採納結構性的解決方案。
在我們走出我們的房間時,我們每次都會熄燈,我們這樣在創造著價值。我們可以減少能源消費達到50%,這是一個增加我們財富能力的決定性因素。
在新的增長模式或者綠色增長模式中,我們所遇到的挑戰是我們的生活方式。城市再發展的道路成為一個生態思維模式的願景,在澳門,我們把澳門建設成為歷史中心、旅遊中心是非常切合實際的,經濟多元化、老百姓的生活、替代性的方式,所有這一切都需要密切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來落實。

澳門平台:您認為澳門有條件成為綠色經濟模式的樣板嗎?
田達德:澳門發展綠色經濟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但是這也可以成為環境災難的樣板,因為澳門沒有自然資源,而且人口密度非常高。
今天,我們所輸送的東西,給澳門創造了很多價值,但是存在著很大的浪費,因此這不是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創造了財富,但是財富沒有得到公正地分配,還產生了無效活動,房子的租金比人們的工資漲得更快。
還有許多事情有待我們去完成,我們身處一個富裕的社會之中。20多年前,不敢想像我們成為世界上財富的領導者。當今,我們有零售店、有賓館、有飯店、有比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更為複雜的賭博經營活動,而且我們還會不得不接受更多的、更為複雜的事物,例如運輸網絡、能源網路、自來水網路和學校、文化、旅遊,我們不得不比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更好,我們不得不找到獨一無二的解決方案。澳門,在外界的幫助下,我們有義務探索世界上最好的做法,而且在實施這些做法時,還要做得更好。

澳門平台:因此,我們應當重新審視澳門,重新思考澳門作為一個城市怎麼樣運作⋯⋯
田達德:澳門不僅是一個城市,也是一個社會。一個城市作為它的一部分。如果我們不重新審視那些當我們還是排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區第20位、第30位的時候,那些曾經為我們服務的東西,我們將不會從世界上最富有的地區的第4位繼續向上發展。今天,澳門的財富是建立在15年、20年前的基礎設施上的。但是,我們沒有站在全球的高度來提高我們的生活品質,沒有抓住最近10年、15年的財富,增加財富,減少貧富差距,這就足以讓我們重新審視所有的一切了。

澳門平台:增加財富具備可行性嗎?
田達德:我確信是這樣的,可以翻一番、翻兩番。

澳門平台:這難道不意味著消耗掉更多的資源嗎?
田達德:不會,會有更好的方法來使用資源。自然地,我們將會消耗掉更多的資源,但是這些會創造出更多的價值。
澳門沒有水,但是我們卻瞄準了河流,這很可笑,不是嗎?這將是一個經濟增長的瓶頸嗎?不會。我們每天給澳門帶來了30萬立方米的自來水,而且讓它們流走了。
選擇是艱難的,因為實際上,澳門的財富來自於博彩業。
問題在於:我們正在創造的價值是可持續的嗎?
我們找到的解決方案是15年以前的,而且證明今天它還在支持發展。在取得的成績上,澳門不是唯一的領導者,這是一個值得注意的能效問題。每天博彩公司會把10萬賭客吸引到它們的賭場裏,外加1.5萬名公務員。世界上並不是到處都會發生這種事情。在沒有良好的交通和對外聯絡的地方,這種事情也不會發生。但是,道路的車流量是有限的,我們看到所有的汽車都停下來了,這種局面必須要得到改變,以期能夠取得可持續性的發展。
我認為公司會遇到很多挑戰,有可能,澳門的交通模式和對外聯絡是真的應該重新審視的東西。

澳門平台:您對此提出了那些寶貴的意見咧?
田達德:我預計,利用自然資源是必要的,可能會從境外進口澳門沒有的技術,找到解決方案,不僅在澳門,與社會和經濟主體就這些解決方案開展協商,並且要實施這些解決方案。
有一件事依然還是必不可少的:必須有當地人和當地的實體,他們不是靠博彩業和其他東西來謀生。我們有金融業的基礎設施來做這些事情嗎?我們的銀行能夠對非博彩業或者地產業的一項投資來進行評估嗎?這必須結合協會、銀行、政府、工業界和技術供應商、向中國、也可能是香港、新加坡或者亞洲其他地方和葡語國家轉讓知識和技術的公司一道來完成,澳門有自己的基礎設施、歐洲大陸和葡萄牙宗主國,這就意味著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沒有歐洲文化名城吉馬良斯的再發展嗎?
沒有人會告訴我們要按照吉馬良斯的方法來做,但是,我們可以引進知識、經驗和資源,而且和吉馬良斯、庫里提巴一道配置這些東西,想一想里斯本的歷史中心、想一想中國做的事情,然後把它們落實在建設我們的綠色澳門新城行動之中。

澳門平台:路環的污水處理廠的情況怎麼樣了?
田達德:現在處於專案的最後階段,在幾個月內就要開始啟動再生水的轉化工作了。我們的合同在兩年內到期,屆時所有工作都將準備就緒。
回收水的處理能力將達到每天18萬立方米,可能還會有所提高。這意味著超過了澳門所消耗的水的三分之二。想像一下這個污水處理廠,而不是將水抽到魚塘裏,把水供應給那些不知道這裏正在建設多少住宅的人們。這也並不意味著我們在澳門消費的水,都會被這個污水處理廠處理過的水所取代了,但是,這減少了用水量,例如我們今天所消費的水有三分之一是依靠進口的,這就意味著,我們的自來水進口量回到了40年前。今天,我們從珠江或者污水之中取水、然後把這些水轉化過來供我們使用,比起從200公里之外的地方進口水過來就更便宜了。

 

蕾思雅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