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澤特只從她的澳門堂兄弟那兒聽到了抱怨 - Plataforma Media

利澤特只從她的澳門堂兄弟那兒聽到了抱怨

 

利澤特·維亞納,澳大利亞澳門之家的會長觀察到,“澳門街上的土生葡人變少了”,並指出會有更大的悲哀出現在其同胞間。 

 

利澤特·維亞納自1966年開始生活在澳大利亞,期間經常來澳門,雖然如此,但每一次她都會發現這個出生地的巨大變化。“十分絕對地說。我覺得土生葡人社區正漸漸在澳門消失,走在街頭,甚至在教堂,再也看不到更多土生葡人家庭”,在接受《澳門平台》記者採訪時說。
利澤特出生在望德堂區,後來舉家搬至士多鳥拜斯大馬路。隨後,父親被安排在葡萄牙駐悉尼領事館,全家啟程前往南半球。許多年後,與一個埃及人結婚並育有一個女兒,這位澳大利亞澳門之家會長為其故鄉的巨大城市壓力感到遺憾,並聲明似乎土生葡人過的並不是很開心。“我聽到的所有都是抱怨”,她總結。
但並非一切都變得糟糕的。荷蘭園的冰淇淋店“仍然如舊”,而且還供應著同樣的口味,店裡還是同樣的餐桌和餐巾。而且“城市十分美麗,保留了舊文化、舊房子以及我們那個時代的傳統商店”,利澤特說。
“我不能說南灣還保持著原貌,但很好的是,那些大樹仍保留著,我很喜歡。但如果我母親回來這裡,她可能會大吃一驚”,這位土生葡人笑著說。

 

俱樂部資金寬裕但未來“不確定”

情形的變化延伸到澳大利亞澳門之家,這個充滿活力的俱樂部,有總部的支援和重視,財務狀況寬裕。但是他們的,會長不相信這個集體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存在更久。
“20年後就不會有澳大利亞澳門之家存在了。鼓勵新一代十分困難,因為他們很大部分都與異族通婚,仍是純土生葡人的家庭,剩下一隻手都數得完,即使是這樣,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廚房保留(澳門)這些文化”,利西特預測,“這是一個非常很悲哀的事”。
在那天到來之前,澳大利亞澳門之家將無憂無慮地生活,並緊跟每年三大節日的步伐——聖誕節,7月24日和春節。每周日供應的午餐都會加入葡萄牙菜餚,如鱈魚和燉菜,幾乎已經從澳門菜單中消失的本地小吃:porco bafassá、夾餡麵包、鹹蝦酸子豬肉,Minchi免治等等。
利澤特是澳大利亞澳門之家第一位生於澳門的女性會長,該俱樂部擁有600多名會員。在悉尼的該社群,一直由香港的葡萄牙移民領導,他們移民澳大利亞的歷史比來自澳門的更早。正如他們所說,來自珠江兩岸的葡萄牙人“都是堂兄妹”,但兩族間的競爭一直存在。
“我們在澳門長大,但被禁止說方言,只能說葡萄牙語,這與香港截然相反。我無法明白他們講的語言”,他說。相反也似乎如此,參加採訪的尼娜·安德拉德確認,她也來自澳門並住在澳洲。“當我們不想讓那些來自香港的人聽懂我們在談論什麼時,我們就用葡萄牙語”。

 

蘇志鵬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