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外交政策不會改變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外交政策不會改變

 

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總統候選人開始在南部非洲幾個國家間的訪問,他再度確認莫桑比克的外交政策不會改變。

 

解放陣線黨總統候選人菲利佩·紐西本周於博茨瓦納的嘉柏隆里表示,他的黨派領導下的未來政府,將不會改變 莫桑比克的外交政策。
紐西對這一南部非洲國家進行了五小時的訪問,並發表了講話。他於博茨瓦納會見了包括總統伊恩·卡馬在內的當地領袖們。此行包含在這位解陣黨候選人的國家訪問行程中,作為他在10月15日大選的準備工作之一,目的是向這些國家的領袖解釋其未來政府的外交政策方針,如果他贏得大選的話。
“我們正在訪問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國家,目的是向我們的朋友們介紹並使他們放心,即使更換領導人,我們政府的外交政策也不會改變。”紐西說。他強調,強化各國間的關係是唯一選擇。紐西補充說,這些訪問的另一個目的是要向這些國家的政府,包括執掌這些政府的政黨傳達一個信息“即我們渴望和平,並向他們表示我們希望將經濟活動放在外交關係中的首要位置… …因為我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消滅貧困、為我們的人民創造福利並發展國家,我們相信各鄰國會在我們努力推廣的經濟合作中發揮重要作用”。

 

“朋友間”的地區旅行

紐西在博茨瓦納之行前訪問了津巴布韋的哈拉雷,在那裡會見了津巴布韋總統羅伯特·穆加貝,此外還與居於該國的莫桑比克社區成員進行會面。在此之前,紐西還訪問了安哥拉、納米比亞與坦桑尼亞。
此次博茨瓦納之行,紐西的同行人員有解陣黨政治委員會成員阿爾貝托·期班德(Alberto Chipande)與民族解放鬥爭戰士協會(ACLN)秘書長費爾南多·弗斯汀諾(Fernando Faustino),該協會在架構上與執政黨相關聯。
這些訪問行程並未局限於有莫桑比克加入的非洲南部發展共同體(SADC),也包括其他國家,這些重要國家使莫桑比克的發展力量更加完整。兩周前紐西到美國,在那裡完成了許多會面,除了會見美國國家能源部門與貿易部門外,還參與關於治理經驗、透明度、民主、選舉過程、商務程式與腐敗方面事物的圓桌會議。“這些會議爭論對於我們來說非常有用”紐西說。“我們正在考慮為履行這一責任而做準備”。
紐西對波札那的訪問開始於周二凌晨,他先與居住於該國的部分解陣黨戰士會面,之後到議會總部會見波札那議長瑪格麗特·納莎。接著到該國執政黨波札那民主黨(BDP)總部與秘書長馬弗·巴羅皮(Mpho Balopi)進行簡短會面,然後於共和國總統辦公室會見總統伊恩·卡馬。下午則前往索法拉省卡亞,紐西與波札那民主黨的一個代表團進行會面,該代表團由黨派主席共和國副總統波納采霍·凱迪基盧韋領導。 此次會面中,除了秘書長外,到場人員還有中央委員會成員黨派嘉柏隆里地區負責人德巴特索·萊卡拉克-馬沙貝拉(Tebatso Lekalake-Mashabela)、對外關係與通信司莫格維特斯·馬西西(Mogweetsi Masisi),馬西西還臨時代理教育部長的職能;總統事務執行部長肖·卡蒂(Shaw Kgathi);以及波札那民主黨選舉運動負責人阿萊克·西亞瓦特索(Alec Seawatso)。在一場簡短的新聞發佈會中,紐西對此次行程表示滿意,但他依然強調莫桑比克與共同體其他國家的關係還應在經濟發展方面取得進展。“我們在政治關係與外交關係方面做得很好”,紐西說。“但現在必須在能為我們的人民提供福利的領域取得進步”。
紐西指出,當前有條件實現這一目標,關於波札那,他強調2011年7月卡馬總統訪問莫桑比克時兩國在經濟領域達成的協議 在“有些方面已經需要採取具體措施了”,紐西說,以連接波札那與莫桑比克的一條鐵路線的建設項目作為例子,該項目耗資70億美元。另外的一些專案包含莫桑比克或將通過卡布拉巴薩水庫為波札那提供電力並建立儲備庫,莫桑比克石油貿易上市公司Petromec也將參與其中。波札那目前大部分的燃料供應都來自南非,但近期波札那決定擴展其燃料來源地,有一部分的原因是來自非洲南部港口時常發生的過載問題。紐西認為,莫桑比克能夠受益,因為其牧場面積非常大,而波札那在產業化模式畜牧業,如產奶產肉以及制革業與畜力牽引方面又有著豐富經驗。“我們不能再把牲畜們當寵物來看,應當開始將它們用作發展產業。”紐西說。

非洲司令部有大約2000人,包括軍官、聯邦文職雇員和美國的承包商。這些隸屬於美國非洲司令部的人中間,有1500人在位於斯圖加特的總部工作。其餘的則派到美國非洲司令部位於佛羅里達州的麥克蒂爾的空軍基地和位於英國莫爾斯沃思的英國非洲司令部工作。
一個被人們問得最多的問題是:為什麼美國非洲司令部設在歐洲而不是在非洲。本·本森,這位司令部的公共關係負責人回答了這個尖銳問題,因為他總是被來到這個軍事基地的人們問及這個問題。請大家記住,美利堅合眾國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就把軍隊駐紮在德國。從那時起,就設立了兩個重要的軍事基地,其中一個位於斯圖加特,它在2007年變成美國非洲司令部的指揮部。一個關於為什麼美國非洲司令部設在斯圖加特而不在非洲的答案,是斯圖加特現有的基礎設施完備,以及將司令部搬到非洲國家所需要的成本高昂。本森強調,美國在歐洲的力量可以很容易地達到熱點地區,包括中東、東歐或者非洲,而且舉出去年在利比亞的例子作為證明。

 

費南度‧貢薩爾維斯
報為《澳門平台》提供獨家報道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