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幾內亞“回家” - Plataforma Media

赤道幾內亞“回家”

 

赤道幾內亞政府認為該國加入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CPLP)就像“回家”一樣,現在還想要加入PALOP論壇和UCCLA。

 

赤道幾內亞外交部長阿加皮托‧姆博‧莫庫,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表示,該國受葡萄牙殖民統治的時間比西班牙更長,所以葡語國家和赤道幾內亞之間的聯繫是“非常緊密的”。
“現在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就像回家一樣”,完成了一項“歷史任務”,莫庫強調。
該國在十五世紀由葡萄牙航海家發現,在前費爾南博島(如今的比奧科島)創立目前的首都馬拉博。1777年,在聖埃爾德楓索條約下,令目前赤道幾內亞的土地被移交給西班牙皇室,使巴西不改的邊界正規化,因其遠遠超出了1494年托爾德西裡亞斯條約規定的限度。
在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的過程中,赤道幾內亞被要求執行,包括把葡語作為官方語言, 並持續在該國的教育計劃中推行等條件。莫庫已經開始上葡語課,展示了他對教學成功的信心,考慮到“西班牙語和葡語非常相似,所以將很容易學習”。
然而,對赤道幾內亞的加入來說“學習葡語並不是唯一的目標”,而更側重於“葡語國家共同體國家的經濟和政治一體化”。
“我們正在學習語言是事實。但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實現經濟和政治一體化”與成為“用葡語作為溝通工具”的CPLP國家。
國內將葡語、法語和西班牙語(最通用的語言)列作官方語言,但莫庫更看好其帶來的政治關係價值和新的經濟機會。“語言本身不是目的,而只是溝通的工具”,他說。
該國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對應於總統特奧多羅‧奧比昂‧恩圭馬的開放策略,莫庫指出:“當一個國家會說多國語言時,這個國家對比其他不說多國語言的國家有更多的優勢”。
因此,“無論在普通教育方面還是部委教育方面,政府都已經有計劃,讓每個人都能講葡萄牙語”,在計劃結束時,“將是一個優勢,因為赤道幾內亞人民又學多一種語言”。
今年二月,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的外交首腦決定推薦赤道幾內亞進入組織,並已在周三舉行的帝力峰會上被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通過了。
擴大影響

莫庫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說,在確保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之後,該國會要求進入PALOP論壇。
“我們想要整合進入葡語國家共同體和PALOP(非洲葡語官方語國家)中”,他說,儘管他也強調,這種對齊並不意味著該國要遠離其他地區的大國。
“不是必須要用殖民國家的語言來將非洲分隔。非洲是一個兄弟國家的大陸”和“嘗試根據其語言把非洲國家分組,只提醒我們記住殖民時期,而今天我們已經脫離殖民時期了”,他堅持。
莫庫認為“非洲國家間的合作是自由和獨立的”,“從殖民者那裡繼承的語言允許進行更多交流”,並重申該國靠近葡語集團不會危及鄰國的關係。
“加蓬和喀麥隆都是兄弟國家,如果我們講同樣的殖民語言,便沒什麼介意的”,他說。
對於葡語國家的情況,“多數葡語國家是非洲國家和團結在一起的兄弟國家”,他解釋說。
葡萄牙語國家首都、城市聯盟(UCCLA)的秘書長,維克多‧拉馬略最近也指出赤道幾內亞首都馬拉博希望加入該組織,這將在2015年由組織中的40個葡語城市決定。

 

“誹謗”

赤道幾內亞外交部長稱,該國一直是“誹謗和廉價宣傳”的犧牲品,對於關於侵犯人權行為的投訴。
“赤道幾內亞是誹謗和對國家真實情況的廉價宣傳的受害者”,他說,並考慮到該問題一直是溝通問題,而不是對公民權利、自由和保障的侵犯問題。因此在回應一些非政府組織,如人權觀察組織,和一些國家,如美國提出的關於侵犯人權的指控時,莫庫承認“其政府的弱點之一是努力向外界宣傳赤道幾內亞的形象”。
“赤道幾內亞如今對人權的尊重比許多國家都要做的好,但卻沒有人說這些國家”他指出,並爭辯在對其進行“不公平的指控”前,十分有必要“瞭解其歷史”。
1979年,現任總統通過軍事政變上台。這位部長強調,該國全國共有13個政黨,而且“全國的基礎設施都在發展,這是許多國家都沒有的進步”。
“這些錢從哪裡來?來自赤道幾內亞共和國擁有的石油經濟資源”,他總結,並指責反對派”正與某些國家攪在一起”,並要為該國的不良形象負責。
“如果過去葡萄牙不想支持赤道幾內亞加入CPLP,是因為這些影響和有些杞人憂天的壓力。但現在,葡萄牙當局正密切關注著經濟、政治、社會和文化發展,並已經意識到,國際上存在著一種不公正,因為外界所描述的和我們國家今天的生活場景是完全不一樣的”,他補充。
該部長說,“國際社會必須公正地對待赤道幾內亞總統和政府,並為道賀他們所完成的工作”。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