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必須變得進取和務實 - Plataforma Media

我們必須變得進取和務實

 

尼爾森·奧古安勒,國家油氣公司(ENH)總裁講述了莫桑比克液化天然氣的挑戰。

 

經過數月來一些投資選擇和國家法律框架各方面的緊張問題後,政府在與魯伍馬盆地經營的埃尼集團ENI(區域1)和阿納達科(4區)間的談判已處於最關鍵階段。那些跨國公司最終贏了一仗:政府將推出一項法令,宣布載在勞動法上的一些條款將不適用於這兩個項目,並承諾不會改動財政框架和其他有關法例直至生產結束為止。為此,政府已向共和國議會提交一個將在本次會議上討論的對於立法授權的請求。該法令是一種對法律穩定性的保證,對公司調動資金和做出所謂的最終投資決策來說必不可少。在接受SAVANA記者採訪時,國家油氣公司(ENH)總裁尼爾森•奧古安勒說,預計開始出口液化天然氣的2018年,仍未遇到風險,這與一些工業界人士的懷疑態度相比,是樂觀的看法。意大利埃尼集團(ENI)推進一個液化天然氣廠(LNG)的意圖被擱置。下面是採訪的相關摘錄。

我們知道,政府會在與阿納達科(美國)和ENI的協商中做出一些讓步。具體是哪些?
奧古安勒:與埃尼集團和阿納達科的合同締結於2006年,為發現的天然氣或石油提出研究、生產和銷售。目前,正在討論有關能讓該專案發展的各個方面。對於啟動如此規模的專案存在基本要求。我們談論的是一個初始投資為400億美元的專案。在帕爾馬架設四台氣體液化機組是必須的最低要求。為了做這個投資,需要一個買方,以及所簽訂的長期合同(25年),都會通過有追索權並需要抵押品的銀行。天然氣買家也要求一些保障措施,特別是該產品在合同期間的供應。

埃尼集團和阿納達科石油公司正在與政府談判哪些具體方面?
奧古安勒:目前,主要討論的是營運,與工作方案和投資的穩定性相關的一些內容。

穩定是指哪方面?
奧古安勒:項目本身的穩定性。該專案獲得批准的條件能在這期間保持,以這種方式確保其投資。

有關勞動法有什麼意圖?
奧古安勒:我知道政府為廢除特權,會頒佈一項關於僱用外籍勞工配額制度的法令……該專案將需要七千人去建設液化廠。將有四台機組。這就要求在各個方面上都有專業的技術人員。 隨著消息被傳輸到莫方,配額問題將受關注。作為第一個項目,我們還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我們正在努力培養人才,使他們具備必要的技能。另一方面亦與工作時間有關,因為在這種性質的專案中工作,平均要每12小時輪次班。必須迅速對這些事項做出決定。如果我們放慢腳步就會將項目拖累,並增加不得不支付融資成本或無法充分利用資金的風險。因此,必須有立法授權,以保障各個已經確定的方面。現在已確定了那些讓資助者擔憂或可能破壞該進程的方面。

獲得土地的問題就是其中之一。協商進展緩慢,已用了兩年時間。政府在選舉之前批准埃尼集團和阿納達科的項目存在條件?
奧古安勒:投資者需要擁有立法授權以開始融資談判。這些談判從開始到落實需要18個月。我們失去的時間越多,我們的財務結算就會越推遲,並可能危及2018年出口會延遲。另一個要注意的方面是投資者的角度,而在生產開始時,國家也是投資者。如果拖延,我們每年將會損失數十億美元。
該金額與投資成本有關,這從未來收入中扣除嗎?
奧古安勒:是。被稱作時間錢。今天和明天的錢是不同的。如果在2018年開始有營收,那其價值對我來說就有意義。如果在2019年才開始,將會對國家不利。

從什麼時候起國家開始因延誤導致損失?
奧古安勒:銷售會在有最終投資的決定後才能作出。而這個投資決定取決於兩個方面。第一是確保能在指定年份開始生產。存在一些能找出潛在市場的協議。該財團由生產商(ENI、阿納達科、ENH)組成,“核心業務”是生產,但我們也必須考慮到買家(日本、中國、泰國和印度)的利益,他們是主要的消費者,但他們必須確保其市場。因此,各方都希望項目的安全,主要是它會在指定的時間內啟動。另一方面由市場決定,它每年要能夠吸收2.4億噸天然氣。這意味著,給市場的任何供應都應該從競爭的角度來看。我們要看到市場還有條件吸收多少天然氣。進入全球市場的延遲可能導致我們限制了市場能給我們的產量。目前世界上,存在三個將保證能源平衡的焦點。東非集團(莫桑比克、坦桑尼亞和肯尼亞);美國與其葉岩氣(儲存在葉岩層內)和澳大利亞。這三個專案不能同時開始,就是由於市場和融資的安排。世界上並沒有無限的資金,我相信如果申請下一個,將沒有多於1000億美元的可用資金用於此類投資。所以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我們必須把自己放在競爭激烈的全球市場裡的競爭者位置上,因此,務實的行動十分必要,不僅對於投資者,而且,莫桑比克政府本身也是。

你期待投資方的最終投資決定(DFC)什麼時候達成?
尼爾森•奧古安勒:最終的投資決策取決於投資者,但他們需要確保資金,完成購買和出售天然氣的所有合同以及相應的發展計劃,只有在此之後才提交給內閣會議批准。政府的有關批准完成後,才可以做出他們最終投資決定。但有兩個組成部分,一個是融資,這將給予該項目經濟可行性,另一個技術是與基礎設施相關。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越早做出最終投資決定越好,因為市場將此視作一個項目,而不是僅僅是一個想法。對於國家來說,它也是相關的,因為此後,能增加我們的議價能力,有利於調整利益和在整個範圍內提供服務的機會,並具有分包合同,創造就業機會和發展農業的巨大潛力,這將被非常充分的利用。

立法授權問題處在什麼階段?
奧古安勒:該提案已由內閣會議審議了,我相信它已經被提交給共和國議會討論。

如何看待阿納達科和埃尼集團之間關於他們共同擁有的礦井的單元化存在的分歧?
奧古安勒:單元化是一個技術問題,不存在物理方面。兩個機構經常延伸超出專營權區,從國際慣例和石油法預測其會單元化。無論區域1(阿納達科)還是4區,埃尼集團都有興趣有被放置在涉及經濟方面的處罰的單元化。還有基礎設施共用的問題,已被拿出來作單獨討論。關於這點,雙方之間已經有了單元化協定,特別是關於如何生產儲層。但有一個方面正在討論,那就是油藏的管理形式,以確保雙方能維持其經濟前景。而且,對於這種情況,單元化的原則是要求有一個單一的營運商。為了這一點的實現,需要該地處在生產中,因此該專案的速度至關重要,基礎設施共用也十分必要。

那已經達成了嗎?
奧古安勒:是。

能闡明下埃尼集團在推進一間公海的工廠的利益問題 ?
尼爾森•奧古安勒:生產的基礎設施有望出現在帕爾馬,每四個液化單元中的一個,就將產生500萬噸。兩個單位將由阿納達科建造,兩個由埃尼集團。我們每年產量將有2000萬噸,有著潛在的擴張趨勢,依賴於市場狀況及經濟而定。

在資源枯竭的情況下,這兩個特許經營者該生產將持續多長時間?
奧古安勒:該合同預計生產超過25年。

在基礎設施方面對於公海有什麼計劃?
奧古安勒:政府似乎並不十分看好“漂浮液化天然氣(floating LNG)”的想法…… 我們將漂浮液化天然氣作為一種替代技術.,這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第一個工作台仍在建設中,不過馬來西亞已經準備使用這個技術了。在公海上有體積小的機組。就莫桑比克的情況,我相信,埃尼集團有意測試這項技術……我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我常說我們要面向國家,就如其想要在地區和全世界定位自身一樣。我們不能總是欣賞別人。該技術必須進行測試。目前,該專案的經濟可行性將決定它是否前進。任何有害於帕爾馬“在岸上”項目發展的行動都將不會發生。

那你們關於漂浮液化天然氣的構想有沒有提交給政府?
奧古安勒:絕對不是。我們也還沒有向政府呈交一個具體的提案去進行客觀分析。已經發生的事情是埃尼集團與財團的合作夥伴方面技術討論的選項,但尚未提交給政府。
政府對埃尼集團有關選項的恐懼是基於一個事實,即漂浮液化天然氣不那麼創造就業機會,基礎設施,商業機會,以及最終與地面上單位相比,其業務與本地擁有企業的聯繫。起初,阿納達科和埃尼集團想發展漂浮液化天然氣,因為其快捷(建造,安裝和生產),但我們表示必須放置在地面上以發展基礎設施。漂浮液化天然氣儘管沒有得到批准,但亦沒有完全被擱置。如果它表明在經濟上是可行的。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