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最多人學習葡語的國家” - Plataforma Media

“中國是最多人學習葡語的國家”

葡萄牙語言學家和研究員,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認為中國是葡語全球化主要的貢獻者之一。結束在澳門理工學院為期五年的使命, 這位專家對於葡萄牙並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來加強及持續”推廣葡語而感到遺憾。

 

澳門平台:您從事推動澳門葡語的工作超過30年。對於澳門葡語目前的狀況您如何評價?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自1982年我第一次來到澳門,我就開始推動澳門葡語的教學。我曾參與澳門大學的碩士課程,培養了許多現在在中國的大學任教的教師。這32年來,我一直都更緊貼當中的進程。我來澳的時候正值澳門政權準備移交,有很多關於葡語的爭議:有些人認為葡語將會沒落,大家不再對葡語有興趣,而且,隨著語言的消失,葡萄牙母語文化也會受到影響。我一直很反對這個想法,並始終認為葡語是一個有巨大國際影響力的語言,是一個被歐洲、非洲、亞洲和美洲四大洲使用的語言,而世界上亦有八個國家以葡語為官方語言。 我們更看到,世界各地都有人在學習葡語,所以我始終認為,葡語會捲土重來。

在澳門,葡語不是最被廣泛使用的語言,一般人最多以廣東話交談,其次是用英語,而葡語也有其自己的角色。在十六、十七直至十八世紀中旬,葡語已經扮演這一國際語言的角色。然後,一直到二十世紀中葉,這個國際語言的角色漸為法語所取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隨著美國的崛起,英語成為了國際通用語。但是,以比較直接的回答你的問題,葡語仍然是這裡的官方語言。您們的報紙就是一個證據。這裡依然使用雙語,葡語是管理階層和行政人員所使用的語言。此外,還有很多學生在葡語教學的機構學習葡語。我們不能忽略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現況:中國內地已經有28所大學提供葡語課程;根據他們給我的最新信息,其中22個設有葡語學科的本科學位。

 

澳門平台:隨著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關係的發展,您認為中國會是葡語全球化的重要助力之一嗎?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對於促進葡語在國際上的認受性,中國肯定貢獻良多。中國是如今最多人學習葡語的國家,教授葡語的機構數目也正在增加。若只談到大學的話還不是很多,但除了這些高等教育機構外,還有其他機構教授葡語。他們告訴我,28所大學當中約有1,400名學生學習葡語,這是個巨大的數字。中國是一個大國,這是事實,但我們認為,從政權移交開始後的15年的期間,葡語已經在這一部分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進展。

 

澳門平台:這不應該也是葡萄牙的計劃嗎?您認為里斯本在對外推廣葡語方面做得足夠嗎?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我認為葡萄牙盡了最大的努力,因為對外推廣一個語言,並在全球的層次提供教學支援, 需要大量的財力和人力。我們有人力資源,但不幸的是我們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來加強及維持持續的支援。但即使如此,全球亦遍布支持葡語教學的葡語人士, 還有其他葡語國家如巴西,擁有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讀者,也支持葡語教學。然後更有非洲,安哥拉和莫桑比克也已經開始支持葡語的教學。

 

澳門平台:澳門理工學院(MPI)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協調員,卡洛斯.阿斯瑟所.安德烈向本報表示,從人力資源的角度來看,葡萄牙的博士對於來澳教授頗為抗拒。您認為是在澳門推廣葡語教學的一個潛在問題嗎?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卡洛斯.阿斯瑟所.安德烈協調員對葡萄牙學術界十分了解,因為他在就是其中一員,而且曾多年擔任科英布拉大學文學院院長。他正在推動由MPI新創辦,以促進葡語為主要目標的教學中心,努力發展這個非常有意思的項目。

不過說真的,我也注意到這個問題。例如,澳門大學在安排博士學位教師來澳任教的問題上,遇到了一些困難。安排15天或一個月的短期培訓課程問題不大,但是要葡萄牙博士留在這裡就比較複雜了。無論如何,澳門大學已有三至四個葡國教師,而且也有巴西的教師。 我認為,現時專職教師在葡萄牙大學就業困難,從這的角度看,情況應該會有所變化,將有更多人願意參與並更有興趣參與這裡的工作。

 

協議的設計者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為語言學家、研究人員及大學教授,亦是1990年葡語書寫規範新協議的主要設計者之一。在巴西里約熱內盧文學院舉行的葡語書寫規範統一大會中,他擔任葡萄牙代表團的成員。

1936年8月29日,卡斯特雷洛出生於科維良。1981年,他榮獲葡萄牙語文學會授予的林德利.辛特拉國際語言學獎,五年後,更獲頒由法國政府頒發的金棕櫚文化教育騎士勳章。

他取得羅曼語言文學學位,在里斯本大學文學院,憑著以葡萄牙語語法學為題的優秀論文得到博士學位。在投身大學教育前,他曾在高中任教。

這位語言學家,在1979年加入里斯本科學院,撰寫了多部專門討論葡萄牙語的作品,包括《語言及其結構》、《葡語語言和知識的擴展》和《葡萄牙語在東方:從十六世紀到現在》。

 

“澳門教學有顯著改善”

澳門平台:在澳門理工學院語言及翻譯學校,您剛完成了翻譯課程的學術校外評審員的工作。 您對這為期五年的工作有甚麼評價?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我的評價非常正面,因為過去五年教育有明顯改善,無論是政策、方法,或是教師方面。他們確實付出了非常大的努力,令這個翻譯課程更充實見效,為學生的職業生涯做好準備。

 

澳門平台:五年前您開始這項工作時,遇到最大的問題是甚麼?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最迫切的問題是建立非常清晰、遠大的目標的方案和細分葡語教材,好讓教師經過多年來的訓練後,能得到更好的教學效果,好好地培養學生。有需要建立循序漸進的課程,每級逐步增加難度與複雜程度,讓畢業生能達到更佳的葡語的水平。

 

澳門平台:那這個實現了嗎?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我認為是的。今年是本屆的最後一年,學生無論在成績等級,或是語言能力的結果均令人鼓舞;就學生對課程所作的自我評估調查中,結果亦非常正面。

 

澳門平台:您的調動對現況會留下哪些挑戰?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基本挑戰是延續,並恆常努力改進和完善課程,因為教學不能默守成規,而我們必須考慮引進新的教學工具和更有效的教學方法。這是一個必須持續改進和完善的過程。

澳門理工學院是一個在促進和支持葡語教學上,具有非凡動力和強烈願望的機構。因此,創建了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並以具豐富企業管理的人材來營運,必定能透過這項計劃,協助提升中國葡語的教學質素。

剛結束課程的年輕畢業生一般未受過專門的教學培訓,他們或是邊學邊做,不免犯下一些嚴重的失誤;又或者參與專業的培訓課程,以促進葡語教學。IPM在支援中國內地各機構的葡語教學方面不遺餘力,作出了重大貢獻,此外,還就這方面努力開發合適教材,在這個方面影響重大。

 

澳門平台:教材的缺乏仍然是中國的一個主要問題嗎?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現時這方面的教材製作已有不少,老師一般也可以使用來自葡萄牙或其他葡語國家的材料,也可在互聯網很容易找到很多對課程有用的資源。

在澳門理工學院,我們同時編寫了“環球葡語”教材,現在將進入第三版,已差不多準備好了。

 

夾在新舊之間:葡文書寫規範在澳門

祖奧.馬拉加.卡斯特雷洛,是葡語書寫規範新協議的主要推動者之一,他認為現在時機成熟,澳門當局應採取行動落實相關書寫規範新協議。“政府應該推出干預政策、明確的法令,使新協定在整個社會和所有媒體上確切實施”。

澳門不是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的一部分,自這個討論開始就一直持觀望態度,只有一些葡文學校採用新的書寫規範。

澳門理工學院語言暨翻譯高等學校(MPI)崔維孝校長表示,“有一些教師採用了新書寫規範,而另一些則沒有,因為澳門官方仍沿用舊寫法”。

校長解釋,“我們的學生當中要投考公務員的,必須學習舊書寫規範,但在另一方面,那些想在葡語國家工作的畢業生,則要掌握新寫法”,他主張在澳門特區建立一個“政治語言”以及成立專責機構,研究新書寫規範在境內的應用。

該協議於1990年簽訂,目的是統一的葡萄牙語書寫規範。 安哥拉、巴西、佛得角、幾內亞比紹、莫桑比克、葡萄牙以及聖多美和普林西比均已簽署;而東帝汶亦於2004年,國家獨立後加入。

擴大這協議的應用範圍,至果阿和馬六甲這些很少人使用葡語的地區到底有沒有意義?卡斯特雷洛認為是有意義的:“新協議主要為新一代而設,而非那些上一輩的人,而且我也看到在這些地區教學中的完美應用”。 我們毋須強求所有人都這樣寫,但可以在學校推廣。

明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