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教師 - Plataforma Media

需要教師

中國內地越來越多大學有興趣開設葡萄牙語教學課程。但是,教師的培訓和教育質量卻未能同步。中國內地期望從澳門獲得更多的幫助,但澳門手上並沒有解決的方案。

 

這一消息來自首都北京。中國內地缺乏一個合格的葡萄牙語教學框架。隨著中國學習葡萄牙語的興趣擴大,中國內地就有二十多個高等教育機構開設公開課程-所以,招聘教師成為這些高等教育機構最大挑戰之一。

 

“近日,在一次研討會期間,就河北省保定的一所大學開設一門新的葡語課程的事情進行了磋商” 站在北京對外經貿大學葡語國家的研究中心前,王成安表示。如果成功的話,這將是石家莊之後,在河北省開設葡萄牙語課程的第二所大學。僅在石家莊、天津和北京這個地理三角,以及周邊近600公里的範圍內,就有九家高等教育機構提供葡萄牙語研究的學士學位了。

十年前只用一隻手的手指就能算完有葡萄牙課程的中國內地大學數目。今天,卻大約有1300名學生正在學習此種語言,這一現象與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快速發展經貿關係和良好的就業前景有關。

“這些中國大學仍然有很大的不滿,因為很難招到雙語和合資格的教師”,王成安指出。 並說:“如果澳門是中國與葡語之間的平台,那麼澳門應可能存在解決這一問題的方案”。

 

年輕人以及缺乏經驗

在中國尋找經驗的葡語國家的年輕人,或者是完成了在葡萄牙學習,並正在尋找第一份工作的中國人。就是許多中國內地大學葡萄牙語教師的來源。“他們是應屆畢業生,然後就變成了老師”, 澳門理工學院,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CPCLP)主任,卡洛斯.阿斯瑟所.安德烈指出這個現狀,還強調“這必然將導致教學缺陷”。

卡洛斯.阿斯瑟所.安德烈,是科英布拉大學文學院前主任,一年前應邀協調CPCLP。他放下了在科英布拉的事業,面對一個需要修補的世界:在中國培訓葡語教師。“存在著一個這樣的神話,葡語熟練到足以成為一個葡萄牙人,在任何區域都訓練有素,便可以教授葡語,但這是不正確的。現代語言,比如外語教學,如今已成為一個知識領域,一個科學領域,因此必須做頗多的努力才行。”

費爾南達.吉爾.科斯塔,澳門大學(UMAC)葡萄牙語系負責人對此表示贊同:“對語言的整個培訓和反思是必要的”。澳門大學每年招收約70名葡萄牙語學士學位學生和X名翻譯學碩士,也覺得缺乏合格的雙語教師,“特別是能教授研究生的”。

“我們有興趣招收能理解和講葡萄牙語的中國本土教師” 主任強調,並指出需要制定政策,以及令那些教育機構的主管部門警覺此問題。“目的是要令他們接受交換計劃以及支持中國的葡語教師”。

 

澳門可以有所作為

持續培訓,無論是通過碩士或博士課程,以增加中國葡語教學的質

量,是澳門大學葡萄牙語系董事的關注項目之一。“現在問題是有一些教師無法找到能提高資歷和繼續學業的途徑。他們最有可能的解決辦法就是去葡萄牙讀博士生課程,但這通常會失敗,因為它意味著失去已經找好的工作,又或因為他們沒有獎學金或其他的支持”,費爾南達.吉爾.科斯塔解釋。

中國內地只有兩所大學提供葡萄牙語碩士課程-北京外國語大學和上海外國語大學。

再一次說明,澳門是可以有所作為的。澳門大學(UMAC)葡萄牙語系主任承認正在研究“多種機制”,例如,針對在亞洲各大學的葡語教師的博士課程設計。 “我的興趣之一是使中國教師在澳門讀博士。在這裡比在葡萄牙更順理成章”,該負責人強調。

博士學位也是澳門理工學院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招聘教師的要求。卡洛斯.阿斯瑟所.安德烈回顧說:“很多語言學領域的博士學位課程,都是沒有開設葡語外語教學課程的”。

葡語教學暨研究中心自2012年開始運作,共有三個葡萄牙語教師任教-很快將變成五個。在葡萄牙的招聘情況:“在葡萄牙,博士的流動性仍然不高,也不容易說服一個人走向世界的另一端”,不過主任承認,從其他葡語國家招聘專業人士始終是有其可行性。“在巴西和莫桑比克有這一領域的優秀教師存在-我瞭解其科研環境”。

東方葡萄牙學會來邁出這一步

來自中國的葡萄牙語教師的早期職業生涯,可以從東方葡萄牙學會(IPOR)開始。與澳門大學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後,這個非營利機構開始向應屆畢業生提供實習。

“我們有一個教師培訓計劃每日編排非常好。這十分新穎,因為在澳門的學士學位之後,便不存在實踐教學部分”,從2012年起一直領導IPOR的若昂.勞倫蒂諾.內維斯解釋說。

IPOR在穩定狀態下有九個老師和22名員工。此外,主任還指出在教師班中雙語教學的必要性。 也是因為“這是那些想要學習葡萄牙語,尤其是在專業環境中的人的經常要求”, 若昂.勞倫蒂諾.內維斯向澳門平台強調。

關於在澳門的葡萄牙培訓,若昂.勞倫蒂諾.內維斯留下一個建議:在那些參與推廣葡萄牙語的機構之間建立通信機制。 “有數個機構已在開設葡語課程和學士學位。也許開始設立一個討論這些舉措的論壇也是有意義的,可以避免重疊的工序,因為已開始有由不同機構推動的相似性質的培訓班存在”。

 

新協議

 

葡萄牙語的重要性和中國葡語教師的培訓是葡萄牙總統 卡瓦科.席爾瓦,在訪問中國期間的精選論題之一。有關推廣葡萄牙語的協議已分別載在兩國政府、企業和大學之間簽署的29個協議書和諒解備忘錄之中。

就在這次訪問的第一步,上海,里斯本新大學和上海外國語大學就簽署了一項協議,將允許在上海學習過兩年葡萄牙語的中國學生,在里斯本參加為期兩年的管理課程,從而能獲得雙認證。

在這次中國經濟首都的訪問中, 還發表了“葡萄牙-中國外語學習”項目,這是一個為中文母語的學生提供遠程學習的計劃,並期望可在2015年的第一個季度實行。這是由在獲古本江基金會,賈梅士學會和阿維羅大學,科英布拉大學,里斯本大學,米尼奧大學,里斯本新大學,波爾圖大學和蕾莉亞理工學院提出的一項倡議。在中國的首都,里斯本大學和北京外國語大學簽署成立中葡語言文化合作交流聯合體,促進中國大學的葡萄牙語言和文化教學,加強中國高等院校提供的培訓,是這對新的合作夥伴的其中一些目標。

在總統車隊參觀澳門大學新校區時,里斯本大學和米尼奧大學將會簽署兩份諒解備忘錄,旨在加強高等教育領域與葡萄牙的合作,如教師的交換,開設講座,學術討論和科研項目等。

 

葡萄牙語在數字化時代

 

遠程學習葡萄牙可能比你想象的距離更近。東方葡萄牙學會(IPOR)預計在今年年底將開設一個葡萄牙語教學的電子平台。這個想法拋開了紙、筆和教室的形式,並創建了一個允許葡語課程有更大自主權的工具。

隨著創建這個數字儀表,IPOR主任若昂.勞倫蒂諾.內維斯想要超越國界,到達不同環境中。“我接待了一個來自越南培訓中心的團隊,他們 通常每年派出約200名技術合作人員去葡語國家,但是,沒有任何的培訓計劃”。

IPOR認為必須適應新數字時代。“這些輔助功能是今天的特權”,該機構負責人強調。此外,根據若昂.勞倫蒂諾.內維斯的說法,這個在線課程,現在已經有了從老師角度設計的第一個完整單元:“我們總是從一個人協調一組受訓者的這個角度去做”。

由於可用於此類措施的財政資源有限,IPOR希望建立夥伴關係以推進其他類似的項目。“這些夥伴關係,只在如果我們做的事情是有質量的情況下才會加入與我們合作”,負責人表示。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