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官僚架構千瘡百孔、架床疊屋” - Plataforma Media

“歐盟官僚架構千瘡百孔、架床疊屋”

在確認何塞‧馬里奧‧瓦茲成為幾內亞比索共和國總統後,聯合國秘書長駐該國的特別代表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向澳門平台表示,將如何發展這個非洲最貧窮之一的國家,並批評他的其中一位主要合作夥伴的運作方式。

 

東帝汶民主共和國前總統和前總理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擔任聯合國特別代表和幾內亞比索政治辦事處主任的任期,將在一個月內結束。在第二輪選舉結束後,幾內亞比索新總統當選,由2012年4月12日開始政變的政治過渡期隨即結束,而總理卡洛斯‧戈梅斯的權力亦解除。由於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在尋求公正、和平途徑以解決東帝汶衝突上有所貢獻,所以於1996年榮獲諾貝爾和平獎,與他共獲此獎的尚有帝利大主教唐‧希梅內斯‧貝羅。在這次電子郵件採訪中,會談及“新幾內亞比索"狀況,比較他到達幾內亞比索後,這十六個月之間的巨大差異,就落敗候選人質疑總統選舉結果,解釋國際社會透過哪些方法去了解他們的意圖,回顧在幾內亞比索的不同國際組織的作用,以及澄清東帝汶支持幾內亞比索的動機,亦會談及他的未來。

 

澳門平台:今天的幾內亞比索,和你去年二月到達時的相比,發生了哪些變化?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那些失去的希望重生了,擔憂減少了,原本僅以軍事政變和毒品交易而聞名,令人感到困窘的國家,如今有了新的驕傲;憲法秩序也恢復了。

 

澳門平台:聯合國秘書長在第二輪總統選舉前夕,曾與兩位候選人交談。對於候選人努諾‧納比昂透露,將質疑由全國選舉委員會(CNE)宣佈的結果,你是否感到驚訝呢?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並不驚訝,也不會將它視為鬧劇。對此我也不大擔心,當然,我們也會採取一些行動。我確信納比昂會重新考慮,而且也確實發生了。我在5月21日晚曾與納比昂會面,他當時向我保證,在第二天的下午五點,會確認接受CNE公佈的結果。現在,我們必須著眼於現在和未來,當選的總統和未來的首相應當盡一切努力,團結他們已疏遠的幾內亞同胞們,促進和平與和解,撫平新的和舊的創傷,並推動國家的重大改革。

 

澳門平台: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是領導幾內亞比索政府的正確人選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亳無疑問,他是的。他是幾內亞比索所擁有的最優秀人員之一。

 

澳門平台:作為聯合國秘書長的特別代表,你覺得在這16個月內有哪些事情沒有做?又或哪些事是可以用不同方式去解決的?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不會用其他的方式。我做了我所知道的,以幫助該國克服危機:聽,仔細聆聽,聆聽所有的聲音;傳達明確、堅定、毫不含糊的資訊;保持中立;與所有區域和多邊合作夥伴建立信任關係,並要獲得一直極度“被藐視"的軍人家庭的信任。

 

澳門平台: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CPLP)給予了你們所期望的支持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得到了葡語國家共同體道義和外交上的支持,這是所有人都理解的。

 

澳門平台:還有歐盟,你認為在歐洲國家中有可靠的合作夥伴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歐盟本身管理的原則和規定非常嚴格,是完全被信任的合作夥伴,不容忍政變和腐敗。整體來說,他們非常支持幾內亞比索和非洲。歐盟的官僚架構千瘡百孔、架床疊屋,這點應該要改善。但在我看來,一個這麼大的機構,向近30個國家提供服務,又必須要有非常嚴格的規定,否則,將會完全陷入混亂之中。

 

澳門平台:東帝汶在這次幾內亞比索選舉進程中盡了許多努力,你認為這次經驗可以在其他不同的地區重複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認為不能。在我們的兄弟們最有需要時,東帝汶決定支援幾內亞比索,但我們都知道,各方面最大的極限在哪裏,我們不會高估自己。

 

澳門平台:東帝汶對幾內亞比索的支持有著怎樣的準則呢?如果拉莫斯‧奧爾塔不是秘書長的特別代會,會給予幾內亞比索超過六百萬美元如此龐大的支持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只有一個準則:那就是團結。我們沒有其他任何的考量。我們都受益於國際團結,受益於聯合國、葡語國家共同體和其他組織,我們不能受制於那些不團結而僅是聲援其他人的想法。

 

澳門平台:歐盟和非洲聯盟對幾內亞比索的制裁,將會在甚麼時候執行?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在新的主權機構就職後,就會立即執行。

 

澳門平台:在結束秘書長特別代表職位之前,仍有時間為幾內亞比索組織一個捐助會議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們正在努力,希望此項會議能在接近年底,十一月或十二月召開。若要成功召開捐助者/發展夥伴的會議,需要六至十二個月的時間作準備。就算我的職責已結束,但我仍會繼續幫助幾內亞比索人民以及他們新當選的領導人,他們需要我們認真支持。

 

澳門平台:這個捐助會議的主要目的是甚麼?你希望能在這次會議中啟用哪些專案?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確定優先事項和準備專案,並不是聯合國的政治使命。開發計劃署、世界銀行、非洲開發銀行等機構將會協助準備圓桌會議,但對這些項目進行表決的是國家當局。在許多優先專案中,教育、衛生、農業和糧食安全,大家都清楚,這是所有議程中的最首要事務。

 

澳門平台:你認為這次捐助會議最低限度要籌集到多少金額,才算是成功呢?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們沒有具體的數字,因為我們仍在努力當中;但未來五年,陸續會有數百億美元的捐助。

 

澳門平台:許多觀察家認為,有罪不罰的現象是影響幾內亞比索的主要問題。你同意這點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亳無疑問,我同意。只有窮人才會進監獄,而監獄的條件又極其惡劣。

 

澳門平台:在你任期內,聯合國對打擊有罪不罰的現象做了些甚麼?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所做的,我能做的,就是解決我眼前的任意逮捕情況。我用自己的錢支付一個備受折磨的上尉在一家私人診所進行治療,他已經六十歲了(在一份聲明中),不僅要強迫受訓,還慘遭毒打。我不得不干預,讓他在那所私人診所進行治療。因為聯合國沒有管道處理這些事,所以我用自己的錢為他的醫療費作擔保。可惜,一星期後,那位先生仍是去世了,這件事令我十分難過。今天,我仍會想起這件事。而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調查或審判這件事。聯合國一貫支持司法改革,而這專案亦將會持續多年。

 

澳門平台:你認為在不久將來,美國會在幾內亞比索扮演怎樣的角色?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美國對這裡開始產生興趣,在工作上,他們給予我所有的支持。華盛頓率先贊成我重建國家的建議,現時非常積極地協商和動員支持新幾內亞比索。

 

澳門平台:那中國呢?你預計中國能在該國的和平和發展上扮演一些特殊角色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中國與美國不同。幾內亞比索會持續堅持不屈服於制裁的態度。在中國和葡萄牙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葡語論壇)的框架內,中國宣佈對我國提供超過兩千萬美元的援助。中國在十年內,將幫助幾內亞比索更換所有基礎設施,公路、港口、能源等網路現代化,但是我想對我在中國的朋友提出一個警示:不要重蹈前蘇聯的覆轍,他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與非洲的技術合作是非常失敗的。因為品質太差,導致聲譽掃地。中國不能向東帝汶和非洲各地傾倒大量生產的小玩意和低品質產品;不能允許他們的商人“入侵"非洲,摧毀當地的小商家、國內的小型工廠、漁業資源和林業等。軟實力外交的成功,只能建基在誠實、正直和高品質上,否則,就會產生嚴重的後果。

 

澳門平台:武裝部隊總參謀長東尼奧‧因賈伊的離開,是國防和安全部門的改革和現代化的必要條件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幾內亞比索軍隊迫切需要現代化,在管理人員方面不存在阻力。

 

澳門平台:這次有哪些改革的主要策略?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已經說了許多遍,必須審慎管理這個進程,通過對話和協商的方式,尊重既得權利和每一個人的尊嚴,要給予安全保證,提高公訴程式流程和實行大赦等。

 

澳門平台:你在幾內亞比索的任期即將結束,你對聯合國十分了解,現在可能更加了解,那請問現在該組織有著怎樣的景象呢?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們都屬於聯合國。它的官僚機器顯得過於累贅,但其負擔遠不及歐盟。在執行職務時,得到秘書長開的綠燈對我是十分重要的,取得他全部的、和在紐約(聯合國總部)的團隊的支持,讓我的「辦公室」更清晰如何管理,以及落實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聯合國現在十分虛弱,因為那些強大和富有的國家持續消減稅收預算。一些強大和富有的第三世界國家也不希望增加其年度會費,以維持聯合國的正常預算。那些富有國家可以毫不費力地找到數百億美元來拯救他們那些由無能管理者管理不善的大銀行:這些騙子獲得財富,賺取高於美國總統十倍的工資。但另一方面,總是有人要求聯合國削減開支,隨後又批評指控聯合國“低效率"。他們認為德國同意經濟援助葡萄牙和希臘是幫助那些國家?不!他是為了拯救他們的債權人,他們的銀行;而葡萄牙和希臘公民為此埋單,也是他們承受緊縮措施的痛苦。

 

澳門平台:你現在會怎麼做呢?在聯合國擔任其他職務?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我的母親已接近九十歲,在過去的三、四十年裏,我很少探望她。今年,我僅僅探過她兩次,每次的時間都很短暫;我也很少探望我的兄弟和其他親人,我希望留在東帝汶,盡我所能幫助他們,但我也可以執行聯合國亞洲區,非常接近東帝汶的特定任務。

 

澳門平台:東帝汶將在七月擔任葡語國家共同體輪值主席,這有哪些重要之處?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這是有風險的,但也揭示了總統和總理的勇氣。我不是為我國總統辯護,現在已經是2014年了。就目前而言,我更希望的是,我們能專注在加入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的進程上。當然作決定的是合法權力者,我也同意這個決定,並給予一切必要的支持。我相信東帝汶能成為一個成功的、創新的主席。

 

澳門平台:東帝汶一直是葡萄牙語和與葡萄牙關係的偉大守衛者,將賭注押在擴張的葡語陣營對今天東帝汶經濟和社會發展會更有意義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至於擴張,赤道幾內亞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是因為這個非洲國家的歷史,和它自己獨特的現實,所以,在這個特殊情況下加入才是合理的。

 

澳門平台:你對印度攏靠葡語國家共同體這一事件有何看法?這在世界各大勢力之間的平衡方面又有甚麼意義?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印度和其他一些國家想加入葡語國家共同體,只是以觀察者身份加入,而不是正式成員,這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澳門平台:東帝汶也似乎熱切地關注葡語國家共同體在經濟問題上的議程,這對東帝汶來說是一條正確的道路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從總理沙納納‧古斯芒的聲明中得知,他希望鼓勵經濟合作,這合作是指在某些領域上的可能性,例如石油。

 

澳門平台:中國葡語國家專案有哪些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當有更多中國人開始學習葡萄牙語、更多旅遊、投資、優質貿易,而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物品時。

 

澳門平台:北京高度重視澳門作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之間的平臺角色,你怎麼分析澳門論壇的歷史和發展?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中國重視澳門論壇,因為澳門是中國的一部分。不過中國也曾試過沒有經過澳門論壇,而與葡語國家共同體國家作多次獨立接觸。

 

澳門平台:澳門和東帝汶在經濟和文化上可以互相接近嗎?

 

若澤‧拉莫斯‧奧爾塔:澳門一直和東帝汶有特別聯繫,多年來,成千上萬的東帝汶人在澳門找到避難所和支持;很多人在澳門學習、生活和工作。不過這種關係始終是要得到中國中央政府的肯定和支持,東帝汶才得以繼續受到青睞,以維持這些特別聯繫。

 

古步毅

銳務實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