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依賴石油 - Plataforma Media

擺脫依賴石油

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承認他“已執政太久”,但是在卸任前,希望安哥拉的經濟更多元化、現代化。

對一個享有了12年和平,一切都圍繞石油開採而開展的國家來說,擺脫依賴石油的路似乎步步艱難;主要是因為經過三十年的內戰後,政府已無力清除那些“黑金”遺害。
矛盾是顯而易見的:在羅安達能成為世界上最昂貴的城市的同時,為何安哥拉卻又急需一個發展中國家最基本的基礎設施?答案都在於石油,無論是好、還是壞的一面。原油開採行業、石油“巨頭”,以及90%以上的消費需求都依賴於進口,令得安哥拉成為了一個高消費的國家。
安哥拉人並不願意看到這局面,因此,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制定了一套國家發展計劃,目標訂於2013年至2017年間,減少安哥拉經濟拉對石油的依賴和發展項目以實現經濟多元化。
更深層次的原因,在於一個酸奶要花費近1.5美元,而各種勞動行業的最低工資卻徘徊在 11,000寬紥(113美元)和17700寬紥(181美元)之間,完全不足應付每月生活必需品的開支。2009年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進入安哥拉時,受國際金融危機影響,石油價格降至歷史新低,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政府被迫採取措施以應付社會衝突。
國際貨幣基金會提倡問責制、透明度和現代性,並強制安哥拉政府在國家運作和金融體系上採取的主要行動。這兩大舉措可使安哥拉社會到達另一個層次,而且至今亦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儘管仍未達理想的程度。
“Gasosa”這個安哥拉用語,意指賄賂或人情交易;從代駕到警察,甚至社會最高階層,均見蹤影處處。吊詭的是,“Gasosa”一方面促成了進步,但同時也對經濟造成了明顯的衝擊,也是羅安達甚麼都貴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推行了銀行業現代化和公共賬目透明化等的援助計劃後,國際貨幣基金會今年離開了安哥拉。當中著墨最多的重點項目包括:安哥拉國家銀行推出新的外匯法以應對經濟的美元化,迫使石油公司向本地供應商支付寬紥;此外,政府還開始每年公佈政府總賬目,使公民得知公款的用途及去向。
國際貨幣基金會安哥拉辦事處的經濟學家,奧斯瓦爾多•維多利諾•約翰指潛在的石油危機尚不明確;但除了烏克蘭危機外,還有“世界石油需求下降和在美國新發現的石油將導致未來幾年油價走低”。他認為,國際貨幣基金會的計劃旨在“恢復宏觀經濟的穩定”,從而增加其“國際信譽”。
未來幾年的經濟發展前景令人鼓舞,但也不如政府計劃的那樣樂觀。對於官方所預測的8.8%增長,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春季報告將數字調低至5.3%,並對安哥拉重回預算赤字和堅持停止燃油補貼,表示仍然擔憂。
在艱難時期,如石油危機的出現,得以“倖免於難”的關鍵措施之一,是由安哥拉主權基金會所設立,達五十億美元的初始資金──抽出一部分石油收入用以重新投資到基礎設施和其它項目上,以促進安哥拉經濟多元化。
何塞•菲洛梅諾•多斯•桑托斯及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的兒子被委任為安哥拉主權基金的領導,激起政治反對派和民間社會的嚴厲批評,直指乃任人唯親和有腐敗風險之舉。即使是國際貨幣基金會也沒有就此項任命發表意見,捍衛基金“需要明確目標”,並確保“有效和透明的問責”。

提出繼承問題的議程
反對派希望在2017年安哥拉重新選舉投票時,現任總統不得參選。此外,自1979開始領導國家,總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已經在議程上,提出繼承的問題。“已執政太久”──在他的黨內向“各種情況”打開大門期間,他接受巴西電視班德瑞特斯採訪時自己說到。關於交接過渡將如何進行,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政黨(簡稱“安人運”)正在“預演各種方案”,包括“如果首先是從國家的層面,如果先從政黨的層面⋯⋯最後,我們正在研究”,並補充說到“可以慢慢來,但同時要考慮到保持穩定”。
當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任命曼努埃爾•文森特為國家副總統時,安人運組織出現了一些內部爭議,因為總統的這種姿態,被視為已選擇了2017年選舉的繼承人。個別組織,特別因應曼努埃爾•文森特的資歷指出,他最大的問題是缺乏政治經驗,而這情況只會在臨近選舉時得到解決。
主要反對黨,爭取安哥拉徹底獨立全國聯盟(簡稱“安盟”),黨主席伊薩伊亞斯•薩馬庫瓦,期待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時代的終結,能確保他們在2017年得到更有利的選票,並且不同意認為這些行為可能會令國家陷入危機。近日,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會見了安盟領導人──這個長達三年內的首次會面,被稱為“安哥拉的新社會盟約”。在當時,薩馬庫瓦向總統遞交了一份備忘錄,當中對安哥拉“政治經濟局勢”不無感慨,根據安盟說法,“一直在惡化”。
安哥拉廣泛救助同盟(CASA-CE)主席,亞伯•希武庫武庫卻置身事外,與安盟持不同政見,特別集中在組織的弱點提出反對聲音。安哥拉廣泛救助同盟主席表示:“共和國的所有組織──我說所有的而無一例外,儘管有的多有的少,都顯露出沒有民主信念和沒有政治意願在實踐中承擔起一個真正民主法治的價值觀和原則”。

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