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對中國說『不』總是很難,但我們必須這麼做」

「對中國說『不』總是很難,但我們必須這麼做」

莫桑比克將於10月選出新政府,而現任總統紐西(Filipe Nyusi)也將會卸任,由新總統接任。這關係到莫桑比克的政治和經濟未來。而在經濟方面,莫桑比克經濟學者Henrique Januário認為,莫桑比克必須要有對中國說「不」的「勇氣」。另一方面,政府必須解決德爾加杜角的「經濟問題」。

陸紹明 Gonçalo Francisco

莫桑比克大選定於10月9日舉行。可以肯定的是:紐西目前在履行第二個任期,他於2015年首次當選,並於2019年連任,按憲法規定他不能再競選總統。同時,解放陣線黨已表示將於5月3日宣佈新的候選人。

從10月份開始,國家發生了各種變化,其中也包括對未來經濟的擔憂。莫桑比克經濟學者Henrique Januário認為應該制定新的目標,但他對國家的改變不抱甚麼希望。「我沒有看到各黨派的政綱或想法,只看到一切停滯不前。我看不到發展旅遊業的想法,除了直接投資,也看不到其他投資理念。看不到直接投資以外的投資想法,看不到全面的經濟政策。也許會有所改變,希望會有改變。」

「當然,作為一個經濟資源匱乏的國家,我們必須向國外尋求資金幫助,但我們不能被這些國家挾持。例如,目前我敢說莫桑比克與中國的關係並不是最好的,因為債務數額巨大,難以而在短期內償清。」

他認為,要想改變現狀,就必須採取獨立的經濟戰略,「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就必須償還欠其他國家的債務,因為在投資方面,這些國家在我國佔據了主導地位。我們不能像其他非洲國家一樣被任何人控制。」這位經濟學者在談論的基本上是中國,因為中國是莫桑比克的主要債權國。

「當然,作為一個經濟資源匱乏的國家,我們必須向國外尋求資金幫助,但我們不能被這些國家控制。例如,目前我敢說莫桑比克與中國的關係並不是最好的,因為債務數額巨大,難以在短期內償清。那麼,如果中國看到莫桑比克與另一個大國走得更近,中莫關係就會變差。這就是為甚麼我說我們不能被任何人控制。」

權力制衡

這位學者認為,莫桑比克需要向其他勢力展示國內的機遇。「紐西將離任,解放陣線黨必須選出新的領導人,反對派也必須發揮自己的作用。要讓主要大國滿意總是很難,但我認為,我們要做的是讓感興趣的大國看到大w家都有機會。在莫桑比克,不能因為一個強國想比另一個強國更佔優勢,而使國家蒙受損失。」

然而,他仍強調與中國結盟的重要性,而「中國是否仍然願意」結盟則還有待觀察。他指出需要明白新政府是否想與中國走得更近,「是想緩和關係,還是想走另一條路。對中國說『不』總是很難的,但這是必須的一步。或者說,這是我們不止依賴一個大國必須走的一步。下一屆政府是否有勇氣這樣做,我們拭目以待。」

「葡萄牙最重要的作用將是在莫桑比克和一些歐洲國家之間建立聯繫,葡方在這方面能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至於葡萄牙,他認為其對莫桑比克的影響越來越小。「當然,兩國始終保持著關係,但事實上,葡方的影響力越來越少。有投資,有關係,但事實上葡萄牙的經濟實力不足以實現我國的經濟目標。我認為,葡萄牙最重要的作用將是在莫桑比克和一些歐洲國家之間建立聯繫,葡方在這方面能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德爾加杜角:問題與解決方案

他認為,天然氣儲量豐富的德爾加杜角省或能解決莫桑比克的經濟問題。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自2017年10月開始對當地發動襲擊,令它反而成為了「經濟問題」。

「如果說莫桑比克有甚麼東西對其未來具有決定性意義,那就是國內生產的天然氣。有公司想投資本國的天然氣,多年來投資額已達數百萬美元,但這個問題尚未解決。在我看來,莫桑比克與一個國家、一個強國聯合起來,就能解決這個問題。我並不是說這是正確的做法,正如我多次提及,我國不能被控制,但這確實是個辦法。眾所周知,法國嘗試過此解決辦法,但尚未奏效。如果中國成功解決這場衝突,那她將主宰莫桑比克。中方是否會這樣做還有待觀察。」

自2021年7月以來,叛亂引發的軍事行動,使盧安達和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派出2千多名士兵的支援,解放了天然氣開發附近的地區。在受影響地區相對平靜的幾個月後,德爾加杜角再次出現了新的叛亂運動和叛亂團體的襲擊,導致通往幾個地區的公路受阻。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