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ício » 澳門賽馬恐走進歷史

澳門賽馬恐走進歷史

無論對澳門賽馬的參與者、馬主及會方人員來說,大家對當地馬業的擔憂日益增多。一名當地練馬師向《競馬論》在上週五賽事中為出賽馬匹配鞍前表示:「形勢不太好。」這場賽事是當晚只有五場賽事的夜賽之其中一場。當地賽事已經縮減至每週一次,馬口亦曾遞減至220匹的低位。今季最後一次賽事為8月26日,之後的安排就暫未有公布。

澳門平台

據競馬論報導,上個月,一批載有30匹馬的航班計劃由悉尼前往澳門,但被當地政府拒絕入口,最終只能返回原地。這決定令持份者對澳門政府,是否有意收回澳門賽馬會舉辦賽馬的牌照感到憂慮。「我們仍然未收到來季開鑼日安排的消息,以往這個時候便會得知何時開季。」另一名練馬師透露:「而且我們聽說(會方)即將減省人手。我們不知發生什麼事。馬會是否在努力開源節流繼續營運?還是這是即將終結的信號?似乎馬會人員也不太知道。我們只是要一個清晰答案。」

《競馬論》曾就事件聯絡澳門賽馬會,會方未有就事件作回應。至於有不願透露身份的一些人士表示他們「並不了解情況」。

沒有兌現承諾

多個消息來源顯示,澳門賽馬會主席梁安琪被要求向澳門政府就2018年曾承諾的發展,大多沒有兌現作「理由陳述」。這些承諾使澳門政府為澳門賽馬會續約24年半。租約的條款包括澳門賽馬會進行看台及馬房的翻新工程,另外建設兩所酒店及馬匹主題公園。計劃承諾投資總共35億澳門元(約1.86億美元),這個為期三年,以「 休閒、娛樂、競技」為主軸的發展計劃每年涉資約15億澳門元。

梁安琪與已故丈夫何鴻燊博士於1991年接管澳門賽馬會。這位東方蒙地卡羅賭場大亨自2009年跌傷頭部入院後,馬會的命途逐漸變得黯淡。

2003年為澳門賽馬的高峰。當時年間舉辦超過1,200場賽事,馬口亦高達1,200匹,比鄰近的香港還要多;2003/04馬季亦創下單季總投注額超過90億澳門元的高峰。當季季尾更傳出香港賽馬會與澳門洽談合作關係。可是自此之後,這片光景就不再亮麗。

及後,雖然兩名何鴻燊的後裔、李柱坤,以及於2021年,梁安琪兒子何猷亨先後加入澳門賽馬會董事局或成為行政總裁,但馬會一直累積龐大虧損,馬場亦日久失修。

去年,澳門賽馬會的收入只有4,700萬澳門元(5.8百萬美元),累積赤字至21億澳門元(2.61億美元)。根據報道,這赤字已經撇除自2008年起獲豁免的地租,總額為1,500萬澳門元。今年初,據報一名來自內地的當地主要馬主欲承繼馬場租約,但因叫價太高計劃被擱置。

Macau Jockey Club Credit Macau Jockey Club

或步新加坡後塵

澳門是內地政府粵港澳大灣區計劃的一員,包括廣東南部的基礎設施和發展項目,旨在通過高速鐵路連接香港和澳門,打造一個巨型城市。早前亦有消息指澳門一直與香港賽馬會就香港退役馬直接前往澳門服役磋商,甚至將退役馬運至內地,旨在增加兩地馬口。

今年六月,新加坡賽馬公會宣布將於來年十月停運,當時澳門有望成為一個接受星洲賽駒的地方。可是,以現時狀況而言,澳門或許會跟新加坡步向同一命途。

去年八月,澳洲藉練馬師摩加利宣布重返澳門從練。摩加利曾於這地勝出九屆冠軍練馬師;其兄長五屆香港冠軍練馬師約翰摩亞則曾傳出前往澳門從練的消息。回到現在,練馬師們就與會方的磋商戰戰兢兢,憂慮人手被削減。「我們現正等待奇蹟出現。」一名練馬師表示:「首先是來自澳洲的馬匹被拒入境,若果馬口沒有增長,這裡的賽馬就不能延續下去。可是,近期的狀況的確令人擔憂。」

Tags: 澳門博彩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