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地區 「交通的易達性影響了澳門競爭力」

「交通的易達性影響了澳門競爭力」

Nelson Moura 倪熙晨

澳門會獎盛事協會(MISE)秘書長、商人潘俊安 (Bruno Simões)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表示, 澳門作為活動和會展目的地,缺乏具競爭力的策略性 遠見及跨政府部門協調,本地的交通基礎設施及旅客 體驗欠佳,也是限制行業發展的因素

– 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代主席余雨生預 計,澳門2023年將會有700至1,000個 會展。1月時你認為有可能達到這數字, 你現在仍然保持同樣看法嗎?

潘俊安:這估算是根據2019年的數字推斷出來的。我最初認為今年有可能達到這個數字,但我當時對市場前景有誤解。當博彩中介人的貴賓廳業務幾乎被淘在時,我預計酒店房價格會下降,因為類似的情況之前也有發生。中介人會預留起一部份酒店房供其客戶使用,所以一般剩下來的房間價格會上升。沒想到現在有更多客房被預留起來。

沒有被 貴賓廳留起的客房,現在都預留給賭場 的「高端中場」客戶,而「高端中場」對房間的需求更大。

目前,像巴黎人這級數的酒店,平日房價一晚約2,000澳門元。這房價算是高,以我和在酒店工作的同行看來,這 高昂的房價不利今年澳門的活動行業。 目前,可能只有在夏季之後才能改善這 情況。酒店現在需要為「高端中場」賭 客提供客房,這不利本澳的活動和會議 行業。

 – 對會展行業的復甦來說,人力資源短 缺是難題之一。這只能以本地人才來加 強,還是需要輸入外僱?

潘:會展業的復甦需要時間。疫後重開 的首波經濟回暖一直到二月的農曆新年 才體現出來,而現在只是三月份。復甦 還需很多個月。首先需要外僱額,然後 需要招聘選拔、培訓和磨合。對團隊進 行最低限度的重組需幾個月的時間。這 也導致舉辦活動的價格上漲,因為現在 時市場對休閒服務和餐館的需求急劇增 加,需要提升價格以補償僅有的員工。

 – 新冠疫情的「清零政策」迫使一些傳統 上在澳門舉行的活動取消。你相認為這 些活動最終會回到澳門舉辦嗎?

潘:在商務活動方面,市場需求非常 低。我們最少是這樣認為。只有一些博 企前幾年籌劃好但未舉行的活動會於今 年舉行。但就國際活動而言,市場需求 的確很低。我們幾乎沒有任何有興趣於 澳門舉辦會展的客戶。我們唯一的市場 是來自香港的小型活動,而活動參加者 只會在澳門逗留一晚或一天。但是來澳 舉行活動的價格昂貴,而香港又已擺脫 了長期的疫情封關危機。我們目前還未 有來自國際市場的訂單和查詢。

澳門會展業的情況就是這樣。亞洲國際娛樂展(G2EAsia)沒有了,這是澳門 唯一一個國際展,而選擇澳門的原因很明顯,那是因為我們的博彩業。其他展 覽都是由澳門政府支付大部份費用。澳 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MIF)、澳門國 際環保合作發展論壇及展覽(MIECF) 等面向市場的政府展覽,都有政府的大 量補貼。

G2EAsia的主辦方將根據澳門政府指示舉辦其他非博彩活動。沒有積極支持 G2E Asia在澳門舉辦,是一個策略性錯誤,尤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澳門應 積極支持G2E Asia,專注非賭博元素只會使澳門失去優勢。

– 與新加坡或香港等城市相比,澳門是 否仍然具有優勢?

潘:我對澳門的評價主要為,其願景是 要成為國際旅遊休閒中心,然而在許多方面的改善欠缺協調和策略。例如,旅 客從抵達澳門、入境、截的士都會遇到困難。交通十分缺乏,這一切都是很大 的策略性失誤。

 – 對於活動和會議行業的發展,交通和 道路發展是否必不可少?

潘:我們入境香港及在當地的士站排隊 時,都會有人協助的,但澳門則沒有這 種服務。香港有足夠的的士,而在澳 門,人們要在機場等候一小時或更長 的時間才能截到的士。每個活動策劃代 理都清楚這些事情。就解決這些問題方 面,澳門既缺乏策略,又沒有設立「工 作小組」等跨部門協調團隊。無法想像 將澳門出行的體驗,與香港或新加坡級 別的體驗相比。不知道為甚麼,從沒有 人談論過這個話題。無論是在關閘還是 港澳碼頭,都沒理由為旅客提供這差勁 或不合格的體驗。

旅客體驗方面,交通的易達性影響了澳門競爭力。政府缺乏解決此問題的策 略。我建議設立一個由所有有關負責 部門組成的專案小組。這設立又不需要 任何費用。為何截的士會這麼難?如果增加500個的士牌照,既得利益者雖然是 會因而少賺了牌照出租費,但可便利旅客。為何我們每年有大約4,000萬旅客, 卻沒有足夠的的士?澳門的士費比香港還貴,而且根本截不到。這是一個很嚴 重的問題。差勁的體驗是旅客永遠不會 忘記的事情。

– 因此,活動行業的競爭力和吸引力是否 受到城市交通及旅遊設施質量的影響?

潘:我們有頂級的酒店和餐廳。五星級酒店所提供的一切,都在國際水平上具 競爭力,但從離開酒店的一刻起,服務 就變得不足。例如在氹仔舊城區的餐 廳,無論室外室內也總是沒位置的。這 怎麼可能?氹仔舊城區的餐廳面積本來 就很小,但為甚麼不為特意去那裡的人 提供更好的體驗呢?不要以澳門天氣不 好為藉口,在香港和新加坡都有露天茶 座,唯獨是澳門沒有。為甚麼我們不在 公眾地方舉辦多些音樂會呢?

益隆炮竹廠的翻新工程最近完成,並重新開放,但沒有單獨的活動空間。其實 可以參考香港的蘭桂坊和赤柱市場,在歷史悠久的地方設置餐廳、露天茶座和 展覽中心。南灣湖上的碼頭每年只會被使用一次,但其實這是可用來舉辦雞尾 酒會的地方。大炮台是一個完全可被使用的空間,其實也可在那裡設置餐廳和 露天茶座,以用於私人晚宴、活動、會議等。

在澳門存在一個公眾地方不是用來舉辦 私人活動的概念,這在其他國家都不會 發生。政府總是鼓勵我們提議活動,但是我們提議後,又沒有得到支持。澳門 在這方面失去了很大競爭力。活動策劃 者看到一些一流的設施,申請在獨特的 酒店外舉行露天晚宴或活動,卻會遭政 府拒絕。

– 然而,各大博企都宣布了將對非博彩 元素和基礎設施作出多項投資。在基礎 設施方面,博企是否已經擁有舉辦活動 所需的設施?

潘:我認為最終(向博企) 施壓,令它們履行自己的承諾是件好事。在過去20年來,博企都是為所欲為,但是在澳門從8歲到80歲,都習慣向博企要錢來贊助自 己的活動,我覺得博企這些年來也被要 求得太多。 我認為博企酒店的基礎設施 做得很好,預計將會有更多演出,但這 還不足以給我們帶來競爭優勢。必須有 一個城市的策略願景,跨部門分析和合 作,以改善酒店以外的體驗。

現時最明顯缺乏合作的部門,是旅遊局 和貿易投資促進局,而後者更猶如不存 在。商務活動和旅遊活動是十多年前的 劃分,兩者之間存在灰色地帶,對我來 說這劃分是一個策略上錯誤,貿促局負 責籌辦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並不代 表其應負責會展。貿促局不具會展相應 的國際性和結構。貿促局去商務活動 時,不會準備旅遊資料,而旅遊局去展 會宣傳澳門時,也不會涉足商務活動。 這令人摸不着頭腦。

「現時最明顯缺乏合作的部門,是旅遊局和貿易投資促進局,而後者更如不存在的」

「在澳門存在一個公眾地方不是用來舉辦私人活動的概念」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