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水貨活動屢禁不絕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下水貨活動屢禁不絕

走水貨問題持續困擾澳門多年,關閘一帶的居民更是不堪其擾。隨着疫情的爆發,情況更是加劇。2021年海關截獲涉及「走水貨」的人士便攀升了4倍。立法會議員林宇滔在受訪時表示,政府過去二十年都沒有正視「走水貨」的問題,於是造成今日的情況,尤其近年來澳門經濟不景,缺乏工作機會促使不少本地青壯年人士亦逐漸加入到走水貨這一行列。

澳門立法會議員林宇滔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不論香港還是澳門都是自由港,兩個特區和內地的關稅制度不同,造就了兩地特定商品的價格差異,這個情況在澳門更加明顯。「在澳門你會發現,走10、8分鐘(到珠海)就會有這種同一貨品的價格差異,自然就延伸出這種水貨的需求。」

延伸閱讀:逾49內地「水客」被提禁入境程序

香港則因疫情關係,至今長達兩年半未能與內地正常通關,間接導致了澳門這個與內地通關較正常的地方逐漸成為另一個絕佳的走水貨渠道。林宇滔提到,因為有價差這個誘因,導致本地走水貨的行為屢禁不絕,「很多人不定期帶很少量貨品去變賣,監察的難度巨大。」

林宇滔笑稱:「從小學就有印象,澳門社會就出現過要打擊走水貨的聲音,可惜到近幾年政府才較為重視。」這從當局未能提供2020年前的水客數字和查獲貨品金額便可推測得到,在疫情爆發前當局並沒有真正重視這個問題。

延伸閱讀:當局收緊探親證入境澳門規定

失業促使走水貨
「無可否認,走水貨成為澳門一些低下階層的一個收入來源,並且在澳門回歸後的二十年來都有存在。」據這位議員觀察,由於澳門經濟下行壓力巨大,失業問題嚴重。在這一社會背景下,澳門青壯年群體亦逐漸加入到走水貨這一行列。「因為失業,有人來議員辦事處求助時,有提過自己在失業期間會攜帶香煙出關變賣,賺取收入。」

因為失業,有人來議員辦事處求助時,有提過自己在失業期間會攜帶香煙出關變賣,賺取收入

林宇滔

張麗麗(譯音)工作的服裝店於2月倒閉,讓她成為澳門13,000多名失業者中的一員,今年本地失業人數創澳門19年來的新高,她向葡新社表示,走水貨是她唯一可能的收入來源。

她每天過境多達6次,主要攜帶由外國進口的產品。在內地因有消費稅或奢侈品稅,這些產品都比較昂貴。「以前只有老人家會走水貨,因為錢不多,但隨著這麼多人失業,走水貨的人數開始越來越多。」

近年檢獲水貨價值逾億元
隨著水貨案件的增加,當局檢獲涉及水貨貨品的價值亦隨之增加。2020至2021年查獲物品價值增加約55%。僅是今年上半年,檢獲貨物金額已經高達1.22億澳門元,接近去年全年總額。

澳門海關解釋,過往走水貨的貨物種類以烈酒、奶粉及日常用品為主,但近年水貨店舖明顯增加,貨物中高價值之商品增多,例如:美妝產品、名貴皮具及衣服、遊戲機、遊戲光盤、電子產品及貴價乾貨(鮑魚、魚翅及燕窩)等。」

眾矢之的
今年2月底,中山市坦洲鎮發現一例新冠病毒無症狀感染者,據當局的流行病調查,該名女性患者曾在一日內有5次往返珠澳,並到訪位於拱北口岸市場同一商舖,被當局認定為是從事與身份不相符的活動,多次往返兩地從事走水貨活動,對此澳門治安警局決定禁止這名女子入境本澳1年,並對同類人士採取相應做法。

衛生局根據《傳染病防治法》作出規定,自今年3月14日起,持探親證簽註人士一天內經關閘或青茂口岸入境達3次或以上,需強制進行一次自費核酸檢測,等待至出核檢結果後方可入境

自這一病例後,走水貨行為又再次成為澳門當局和社會的討論熱話,持有探親簽證的內地居民和日常往訪珠海和澳門兩地的內地僱員亦成為了打擊水貨行動的「重點對象」。在社交平台Facebook上更開設有關注澳門水貨問題的群組。這個於2021年3月成立的「水貨舉報關注組(澳門)」至今已累積超過1,000名成員,成員不時會在社交媒體上對懷疑走水貨的行為進行公開舉報,甚至在網上公開涉嫌走水貨集團的內部信息,希望當局可以進行巡查工作。

延伸閱讀:教青局關注學生走「水貨」籲家長學生提高警覺

澳門海關表示,一直有加強與治安警察局的情報共享,並透過與內地海關的合作機制,強化情報收集,以更多掌握水客活動資訊,同時海關亦加強對各過境旅客及車輛的檢查力度,除加強部署打擊團夥外,亦與治安警察局及其他政府相關部門展開聯合行動,打擊水貨集團走私物品集散處。

澳門海關加強了與治安警察局的情報共享,並透過與內地海關的合作機制,強化情報收集,以更多掌握水客活動資訊

科技強警助海關執法
據澳門海關向《澳門平台》提供的資料顯示,海關早前已構建「旅客篩選輔助系統」,並應用於陸路口岸,相關系統已於5月底開始使用。海關強調,在監察工作中沒有所謂的「重點關注對象」,而「旅客篩選輔助系統」主要為輔助海關關員更高效地選出高風險人士。「前線關員指示被判斷為高風險的人士進入旅客檢查區接受檢查,透過利用非入侵式關檢設備對其及行李進行非入侵方式檢查,如太赫茲人體成像安檢系統、X射線檢查系統或CT型行李/物品檢查系統等智能關檢設備。」

澳門作為旅遊城市,遊客來澳少不免會購物消費,對於如何區分居民、遊客的正常購物需要和走水貨行為,澳門海關表示:「透過持續收集水客團夥的相關活動情況,針對查獲之水貨店內的貨物類型作分析,評估通關人士所攜帶之物品與水客活動是否存在關聯情況。另外,在口岸執法方面,海關透過自動化風險管理系統,應用大數據分析及預測技術,讓低風險旅客快速通關,集中資源對高風險人士作重點檢查,有關措施能達到有效監管的同時,亦無礙一般旅客的便捷通關。」

林宇滔稱,澳門海關能夠做的就是收集情報,當局目前已對多次往返兩地人士增加其過關難度,加上走水貨的外僱可能會被取消臨時逗留許可(俗稱藍卡)等措施,認為這些措施的阻嚇度已經足夠。

據早前治安警公布資料顯示,早在今年1至2月有 8名外僱涉及走水貨,被當局廢止藍卡。截至今年3月則有40多名持探親證的內地居民及 9名外僱從事水客活動被提起禁入境程序。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English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