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現實 中介人法律恐影響博彩業競爭力

中介人法律恐影響博彩業競爭力

羅嘉華Carol Law

規範博彩中介業務法律需於今個立法會期,亦即8月15日前通過。政府未來會加強對中介人的規管基本上是不爭的事實。但究竟要如何規管則尚有很多細節需要討論。資深博彩從業員林繼光指,若法例管得太緊,即等同宣佈中介人行業的死亡。

修訂《博彩法》法案正於立法會第二常設委員會繼續細則性審議。繼政府之前提出,博彩中介未來只可為一間博企服務,同時禁止博彩中介與博企以任何形式或協議分享娛樂場內的收入或承包娛樂場的專用區域,只能收取為博企推介博彩活動的佣金。

二常會主席陳澤武早前引述政府代表稱,因應博彩中介的角色轉變,訂定從事娛樂場幸運博彩中介業務的資格及規則的行政法規會改為法律,政府屆時會列明中介人、管理公司同合作人的營業範圍。而透過與承批公司簽訂合同而設立的管理公司,只負責管理賭場並收取管理費,不得分享盈利或佣金。立法會小組會引述政府回應指,對於管理公司更具體的定義,將在規範博彩中介業務法列明。

將來新法生效後,如活得下去的,估計生存能力都很弱,因為面對種種的規管,也沒有自主權

林繼光有感,現正在審議的《博彩法》法案改變了過去博彩中介人的定位。「簡單來說,(法律)方向很清晰,就是要把中介人管死在法律中,再跳不出這範圍。」同時,如果法律綁得太緊,彈性太少,要博企改善與中介合作的條件基本上是沒可能的事。他認為雖然目前賭場沒甚麼生意,法律的影響大與否「見仁見智」,但他表示:「中介人的目標是想做好生意和賺錢的,彈性一定很重要。」

延伸閱讀:適當的時間


「據我們行家裡自己調查,將來新法生效後,活得下去、有興趣的就繼續做吧;活不下去的,絕大部分說是時候說再見了。如活得下去的,估計生存能力都很弱,因為面對種種的規管,也沒有自主權,博企也可能會合謀定價,中介人沒機會『走盞』。」

但當疫情過去,周邊國家及地區的賭場都是採用澳門往日的中介人分判賭廳模式,屆時可能大量的中介人蜂擁到這些地方經營。屆時會否有生意回流澳門?我估計應該不會

問及估計行業的規模會因而被削多少,他坦言「沒剩的了」。林繼光預感,這也將影響澳門博彩業日後的競爭力。「當然現在因為疫情,大家出外不方便,周邊東南亞的賭場都沒客,只能主要做本地客。但當疫情過去,即如流感般,大家能與病毒共存時,全世界的交通會重新開通,周邊國家及地區,如澳洲、俄羅斯、馬來西亞、柬埔寨、菲律賓、越南、韓國……有六、七個國家有賭場,而他們都是採用澳門往日的中介人分判賭廳模式,屆時可能大量的中介人蜂擁到這些地方經營。屆時會否有生意回流澳門?我估計應該不會。」他表示,不能排除一些中介會有報復性心理,「總之想盡辦法把賭客拉到外國去」。

延伸閱讀:希望在疫情終結時

林繼光

林繼光也認為目前尚有一些規管的細節不清晰。例如未來中介若要轉變合作的博企,具體要如何操作?他指,自己曾於諮詢會上向博監管查詢,但當時未有得到回覆。他解釋,中介人牌照需要有博企為中介人擔保,而根據未來的法律走向,一間中介人只能為一間博企服務。他舉例:「和A公司合作了,拿到(中介人)牌照了,然後和A公司不合作了,和B公司合作,那是否要先退中介人牌,然後找B公司擔保,重新申請,拿到中介人牌才可以開工呢?還是中介人牌雖然是A公司擔保,但牌照還未到期,我和A公司說清楚不合作後,是否可以無縫交接去B公司開工?」

延伸閱讀:博彩法修改牽連甚廣

他並關注中介人未來能否借貸的問題。「如不容許中介借,簡單來說就是所有賭客都要自己帶錢來賭。如果賭客自己帶錢來,又可以在博企開戶,博企又有很好的服務,為何要光顧中介?中介人還需要存在嗎?也沒有存在空間。所以沒有借貸資格的話,中介人又會再次宣佈死亡。現在是急症,彌留之際,如之後中介沒有借貸資格,就是正式宣佈死亡。」

至於法律未來能否做到調控博彩業,林繼光認為要視乎政府如何執法。他又表示,從經營者角度,他希望法律能夠明晰細緻。「你監管不是問題,最少讓我們知道邊界在哪。如法律邊界不清晰,常引用一些模稜兩可的話,即解釋權永遠在你手上,我們業界很容易誤墮法網。第二是當法律寫了出來,就請切實執行,因為任何法律都會有漏洞,將來有個聰明的人發現法律有漏洞,你就不能輸打贏要。不然問題會很大。」

聯絡我們

平台媒體,聚焦中葡關係。

平台編輯部

關於我們

電子報

訂閱平台電子報,縱觀全球新聞

@2023 – Copyright Plataforma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