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改變 - Plataforma Media

有何改變

羅森多·科斯塔(Rosendo da Costa)、何塞·德拉蒙德(JoséDrummond)和安德莉亞·佩雷斯(Andreia Peres)三位人士,首先體驗新冠疫情所致的出行限制,也率先見證解除限制後的狀態。一年前,他們向《澳門平台》講述在中國內地新冠疫情形勢下生活的感受;一年後,本報再次訪問三位葡萄牙人的生活狀態,以瞭解北京、上海和深圳發生了哪些變化。現在,這三個中國城市至少已經恢復常態。但是,這個狀態來之不易,隨時一擊即破。

居住在北京的律師羅森多·科斯塔表示:「我每天都生活在我想像中的囚禁生活狀態。」他以此總結一年前在北京的生活。上次的訪問在2020年2月28日,當時中國約有7.8億人處於嚴密的隔離和檢疫措施之下。新冠肺炎令多個中國城市封城及嚴格的防控措施,上海、北京和深圳就是其中三個城市。

羅森多·科斯塔、何塞·德拉蒙德和安德莉亞·佩雷斯早前描述了封城時宛若鬼城的狀態,那個畫面似非現實生活。一年後,這種感覺再次出現。他們所描述的情景在世界許多地方都很難看到。「生活逐漸恢復正常,只是在公共交通、公園、購物中心等地必須佩戴口罩,在進入建築物和搭乘滴滴時還需掃描健康碼。有些地方需要測體溫,有些地方則不需要。」在北京的葡萄牙律師羅森多·科斯塔詳細描述到,北京現在有53例確診病例。

何塞·德拉蒙德表示,上海也恢復了正常。上海目前有114例確診病例。「想想我經歷的兩至三個月的幾乎完全封閉狀態,這座城市又恢復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活力」。

何塞·德拉蒙德在上海生活了三年,從事藝術家工作,他強調,這裡的疫情管控措施比其他國家嚴格得多,例如測體溫、佩戴口罩和隔離等措施,都嚴格執行。他說:「但是一切都得到解決。在西方世界仍陷在混亂之中時,中國的上海及其他城市,商業和生活都恢復正常。」

一年前,何塞·德拉蒙德將中國描述為一個讓14億人感到恐懼和沮喪的地方。羅森多·科斯塔談到似乎許多人匆忙逃離北京,他在中國首都居住了七年:「現在,這裡在各種措施之間搖擺不定,例如要求到達和離開者進行新冠測試,以及頻繁地更改規則。當北京有幾個月未錄得確診病例時,就沒有人測體溫,也沒要求掃描健康碼了。而每當有新確診出現,就會重新恢復這些管控措施,讓人覺得像在拉手風琴般反覆。」

防患於未然

再次出現確診病例和農曆新年臨近,中國當局採取新的疫情防控措施。例如,不建議國民旅行。何塞·德拉蒙表示:「一天之間,一切都再次改變。例如,此前只是在公共交通和建築物內強制使用口罩,現在恢復到在各地方都需使用。沒有人們否認當前形勢的嚴峻性。」

安德莉亞·佩雷斯分享深圳的狀況:「據我從朋友那裡了解到,六個月前日常生活就開始恢復正常。但是一旦出現新確診,中國就會立即採取極嚴格的限制措施,這可控制疫情傳播。」

安德莉亞·佩雷斯對深圳的狀況描述,並不是第一人稱。由於疫情影響,她去年回到葡萄牙。早前,她預計疫情及隔離措施會一直持續,而擔任足球教練的丈夫所供職的學校很難迅速恢復。

在疫情危機過去後,情況得到恢復。安德莉亞·佩雷斯,被困在這裡,不是選擇留在這裡。

丈夫的僱主願意續簽勞動合同和簽證做相關的文書工作,但申請必須在中國駐葡萄牙大使館完成。大使館解釋,可以為其丈夫簽發工作簽證,但無法為家庭成員簽發工作簽證,並建議她定時了解最新狀況。

她稱:「目前他們只向必要人員發放簽證,而家庭成員不是必需的。我們願意接受隔離、旅行、新冠測試等整套檢疫程式,並承擔所有費用。但只有在全家人都可以出發的時候才可以。」

在葡萄牙留了半年後,她承認自己感到在中國更安全。她抱怨:「我們在經歷第二次封城防疫措施,但是人們仍然可以在街上正常活動。」她續稱:「在中國進行封城措施時,街上甚至連汽車都看不見,是絕對的封城。每個人都在家裡留了好幾個月,尊重限制行動措施並保持社交距離。那是一次令人難以置信的動員,這使得他們不久之後就擺脫了這些限制措施。不幸的是,葡萄牙的情況恰好相反。人們好像無事發生一樣地生活着。」

她承認:「更加專制、對不遵守政府政令後果的恐懼普遍存在。」政府在抗擊病毒的鬥爭中取得了決定性的作用。即使如此,她強調說,由於中國是一個亞洲國家,且經歷過其他類似事件,因此所有人清楚不負責任和疏忽的危險。她指出:「人們更容易發揮自己的作用。而在葡萄牙,由於沒有人口過多的問題,而且病毒感染時不時就會發生,因此人們沒有察覺到這種影響,把新冠當成感冒一樣對待。」

心態

然而,中國對疫情的處理方式仍存在爭議。自中國官方公佈與新冠肺炎有關的感染和死亡人數以來,例如美國等國家和機構就在不斷提出質疑,包括質疑對中國對疫情的應對措施。

最近BBC發佈一部紀錄從第一例確診病例到武漢封城的54天的紀錄片。瞭解到的首例確診病例是1月23日出現在疫情震中城市武漢。BCC譴責北京掩蓋情況的嚴重性。

目前,世界衛生組織有一個代表團負責收集資料,並確定疫情的起源。這是中國政府首次允許外國科學家在現場做相關工作。此前,代表團的訪問被阻止了幾次,在一年多以後才得以進行,大眾對此行的有效性,以及是否為時未晚表示懷疑。

中國目前有約8.9萬人感染新冠肺炎,其中有近5,000人死亡。新冠病毒在世界造成了超過1億例感染,200萬人死亡。

關於對官方資訊和中國當局的信心,羅森多·科斯塔簡短道:「是的,非常有效。」

何塞·德拉蒙德答覆說,他沒有懷疑。他說:「當時間過得越久,答案似乎就越不簡單或不確定。葡萄牙讓我感到非常擔憂,我希望能在中短期內做到更大的確定性,以克服這一災難性局勢。」

在上海,他感到人們普遍希望一年前的情況不會重演。他強調:「人們意識到,如果每個人都遵守這些措施,就更有可能遏制疫情突然爆發。」

身處北京的羅森多·科斯塔談到了適應問題。測體溫、出示健康碼、檢查口罩佩戴情況和「對外面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恐懼」,成為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說:「有大量群眾排隊接種疫苗,我認為這給人們帶來了對未來的普遍信心。」

他承認,很難接受這種新常態:「我不喜歡看到人們戴口罩。看不到人們的面孔是我永遠都無法習慣的事情,這使我沮喪。」

他遺憾另外一些變化的出現,例如失去朋友(離開中國但沒有返回),憂慮葡萄牙正在發生的事情,而自己卻無能為力,無法像以前那樣回家和去東南亞出差。「我被關在中國了。當我可以離開北京時,卻感覺自己被困在一個可以活動的水族館裡,但我不能離開,因為離開之後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我的日常生活都在中國境內,其中大部分時間都在北京。」

何塞·德拉蒙德說:「世界變了,我們也變了。」他又稱:「上海是開放的。我現在可以毫無限制地去各個地方,但中國其他城市的情況好像並非如此。」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