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影響巴西原住民惹爭議 - Plataforma Media

新冠肺炎影響巴西原住民惹爭議

死於新冠肺炎的巴西原住民人數不斷上升。有致力保障原住民權益的協會統計,至今已有418名原住民受感染而死亡。

然而,政府公佈的數據僅顯示,有171名原住民死亡,數字遠低於的巴西原住民協會(APIB)所得出的資料。

數字差距亦見於感染人數上。巴西原住民協會指出,截至上週末,11,270名原住民受感染,但巴西衛生局分支原住民特別衛生部(Sesai)僅表示,約有7,598名原住民感染新冠肺炎。

協會又與其他組織合作收集數據,指出有122人受疫情影響。

協會主席Sonia Guajajara批評,自疫情爆發以來,政府與原住民組織數字差距已成常態。她認為,統計數據差異的問題出於政府如何定義市民是否原住民。「原住民特別衛生部劃定了一群他們認為是或不是原住民的人,而且他們沒把城市的原住民計算在內。原住民特別衛生部本身就遠離一些村落,令原住民要去到其他城市求醫,結果一去就被計入在市內個案數字,而不視為原住民受感染個案。」

她直言這是由於「不希望顯示真實情況」。巴西大多數原住民散居於幾千個村落,目前感染個案最多是在亞馬遜森林,那裡亦是大多數孤立部落所在之地。但協會指出,原住民特別衛生部沒有把居於城市和郊區傳統地區的原住民計算在內。

上個月,政府唯一一次就原住民新冠肺炎問題舉行記者會,衛生部長Robson Santos在會上表示,關於感染和死亡人數統計的問題,政府是按現行法律所統計,強調是以「科學」方式抗疫。

然而,先不說數字的龐大落差,原住民感染人數持續上升卻是個不爭的事實。據巴西司法部及當地原住民指出,非法礦工(專門勘探貴金屬)是其中一個散播病毒的源頭。

亞諾馬米族發表聲明指出:「在過去,我們因非原住民帶進來的疾病喪失了很多家人;到今天,我們仍經歷著這些痛苦。我們迫切需要防止更多的疾病在我們之間傳播。非法礦工進出我們的土地尋找黃金,無人控制。」「他們在我們的社區中四處傳播,而且沒有任何健康預防措施。」

面對原住民土地所受的入侵,巴西司法部上週決定,博爾索納羅政府要驅趕亞諾馬米族地區的礦工,作為抗撃區內傳播新冠肺炎的手段。

第一地區聯邦地方法院下令:「現時亞諾馬米族地區有近2萬名礦工,區內原住民則有26,780人,鑑於區內人口的社會和免疫性明顯脆弱,必須採取必要的緊急措施。並要求政府在15日內提出行動計劃。」

當局最關注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原住居民容易患上呼吸道疾病,這增加受新冠病毒感染時病情惡化的風險。

部落學習自我保護

考慮到感染個案急升,一些原住民群體正築起保護屏障,以防止入侵者進入其領土。病毒在這些部落傳播的另一種方式是透過傳教士,2月底,他們在巴西疫情爆發期間亦曾進入原住部落傳教。

4月時,福音傳教士在未得到權限機關的批准下,乘坐直升機前往亞馬遜偏遠部落。《環球報》(O Globo)報導,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向巴西印第安人傳福音的巴西新部落宣教(MNTB)成員登陸亞馬遜爪哇谷,那裡是世上偏遠人口最集中的地區,亦變相令當地人健康備受威脅。

按官方資料,「孤立原住民」一詞專門指與社會其他地方沒有長期關係、或與非印第安人或其他原住人民很少互動的土著群體。

亞馬遜原住民組織協調會(Coiab)表示:「各類犯罪分子的入侵,包括礦工、木工、傳教士不單入侵和搾乾我們的土地,還令我們暴露於新冠病毒下,影響到原住民的生活,他們本來就是這種族滅絕政策下最脆弱的一群…由於政府未有採取行動,我們的歷史和生命再次受到威脅。」

這一自1989年起成立協會並批評博爾索納羅政府未能保護原住民的居住地,也沒有負起應對疫情的責任。「我們原住民聯合起來,一同監察和保護我們的土地和生命,為的是避免我們親人曾遭受過的大屠殺,既因為國家不承擔防疫抗疫的責任,也不立法保護原住民家園。」

協會亦收集另一份令人憂慮的數據─原住民兒童和青少年感染新冠肺炎。原住民兒童和青少年佔相關群體感染人數的5%。應巴西《國家地理》的請求,巴西原住民協會統計出有18名19歲以下青少年死於新冠肺炎,當中有13人更是新生嬰兒。

協會續指:「在地球任何一個地方,年青人都是最能抵禦病毒的,死亡率僅約1%。英國全部人口中,18歲以下死於新冠肺炎的僅有5人。」

據巴西衛生部至上週日的資料,國內錄得1,603,055宗確診個案,64,867宗死亡個案。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