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考驗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位置 - Plataforma Media

疫情考驗中國在全球產業鏈的位置

澳門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 澳門理工學院社會經濟與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教授呂開顏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表示, 目前持續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澳門的支柱產業博彩業的影響, 長期而言問題不大, 但對於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 在全球產業鏈上所起的作用究竟應如何評估, 倒是值得持續關注。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在全球範圍內蔓延,令全球經濟蒙上一層不確定性。最早受到衝擊的中國雖然目前疫情已經得到明顯有效的控制,但依然面臨著如何在繼續嚴格防疫的同時,拉動經濟的恢復及發展。
有關此次疫情對於中國經濟的衝擊及影響,呂開顏表示,2003年SARS的時候,當時中國剛剛加入世貿,還沒有充分參與到全球貿易裡面,服務業的比例也沒有那麼高。而現在中國的第三產業參與度很高,餐飲、零售、交通、旅遊各方面都受到衝擊,所以此次疫情在經濟打擊面比2003要大得多。
「這就對整個中國的治理能力就提出一個很高的要求。」他表示:「2003年只要把SARS疫情控制好,就相對能夠平穩度過。現在除了是要度過疫情之外,還要考慮經濟怎麼復甦,以及和國際市場的結合程度。」
呂開顏表示:「影響是否深遠,就是要通過這次疫情觀察整個中國和世界融合的程度–是越來越緊密性的繼續合作下去,還是說大家會以一個碎片化的形式自己顧自己?等於說這次疫情是一個壓力測試,到底是世界需要我,還是我需要世界?」
「現在就是要審視,中國在世界經濟產業鏈當中到底處於哪個位置。」
他解釋,例如iPhone手機,10年前中國在產業鏈裡大概只佔3%左右的附加值,但現在已經達到10% ,很多零部件,包括技術,都可以在國內採購而不需要進口。
「原來中國是世界工廠,為全球生產,滿足世界的需求。但現在,譬如口罩,生產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需求。而這種內需,是不是可持續,像美國那樣成為一個消費型的國家,靠投資消費維持經濟的增長呢?如果全世界的經濟都不行了,那麼中國的消費能不能帶動全球的經濟增長?這就是一個問題。」
他同時指出,這對中國和其他國家的關係、國際政治的變化,會產生微妙的影響。
「美國現在主動對醫療物資降低關稅,是因為需要從中國進口。但隨之而來產生的問題是,類似的情況會不會令他覺得,為了避免在重要物資上依賴程度高,自己也得製造,到最後就變成大家博弈的過程。但如果大家各做各的,貿易減少,那麼發生戰爭的機會就很高。」
至於疫情對澳門經濟可能造成的影響,呂開顏表示,整體上來看博彩業今年肯定是不賺錢或者虧錢,但是由於多年來的積累,外加能夠調動的調整手段比較多,所以大博企「還是撐得住。」
他同時表示,經濟低迷週期總是有的,博企作為長期投資者,這個時期,為長線投資而言,也不失為一個調整和拓展投資手段的機會。
「現在經濟差一點,政府會比較緊張,在一些重大投資項目上可能相對會比較寬鬆,一是政府希望有,二是比較容易招到人成本比較低。」
「從目前發展來看,澳門最起碼在未來十年內還是全球的博彩中心。作為企業以長遠的眼光來說,投資不可能因為短短的疫情而改變。所以博企現時雖然是虧本,但是也做得很好,包括承擔社會責任、本地採購等,代表他們對於這個地方、對政府是有信心的,所以對博彩業來說,長期而言,問題不大。」
呂開顏稱,博彩業能夠穩定住的話,博企的訂單可以幫助很多依附於博彩及旅遊業的中小企業熬過去。而且經濟局、銀行也都提供了專項貸款以幫助中小企業解決短期的現金流問題。
但他同時指出,政府的調控手段產生效果是需要一個過程,企業肯定至少要靠自己的能力去熬幾個月。但就澳門總體經濟,「長期來講,不用太擔心。」

呂開顏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國民經濟學博士,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副教授,研究興趣包括博彩旅遊,公共財政和區域經濟。目前獲特區政府委任澳門經濟發展委員會委員和城市規劃委員會委員。

宋文娣 20.03.2020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