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內亞比紹積弊下的新領導 - Plataforma Media

幾內亞比紹積弊下的新領導

幾內亞比紹朝著失敗國家又向前一步:一位沒有經過正當選舉、自任為國家元首且同時違背國際社會意志的總統上台了。

這位總統任命的國家總理,威脅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 (CEDEAO)派遣至幾內亞比紹的專家,因為安全得不到保障,專家組決定撤退。接下來要出現的,就是對這個靠國際援助為生的國家的制裁,似乎這個國家正走向深淵。
烏馬羅·西索科·恩巴羅作為幾內亞比紹總統選舉的勝出者,他在2月27號宣誓就職,他並不希望選舉最終結果由總統候選人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掌握的最高法院進行最終裁判。
即便如此,總統的就職儀式還是在一系列活動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結束,在就職儀式後,恩巴羅前往即將離任的前總統若澤·馬里奧·瓦斯的總統府邸,完成了工作交接。
之後恩巴羅總統就立刻辭退前總理阿裡斯蒂德·高馬士,因為高馬士一黨在議會有很大的話語權。然後任命努諾·納比亞姆為新的政府首腦,納比亞姆隨後下令讓部長們和軍隊掌控國家的所有機構,包括司法機構。
阿裡斯蒂德·高馬士稱「這是政變」,面對並不能阻止事情發生的國際社會的消極態度。
這是如今幾內亞比紹的現狀,幾內亞比紹政治分析家霍逸·藍丁認為,目前的情況令人擔憂,並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他認為:「目前國際社會由於某種原因對此不太關心,但這並不能成為它合法的理由,因為我們也是世界的一部分,生活在這裡的人們也需要像其他民族一樣擁有體面生活的權力。」

致命錯誤

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自2012年起就參與和調停幾內亞比紹政治危機的一個組織,一直在犯「致命的錯誤」。根據霍逸·藍丁的說法,第一個就是總統若昂·貝爾納多·尼諾·維艾拉在2009年3月被刺殺後採取了「放任」的姿態。
霍逸·藍丁說:「這滋養了他們的惡行。」他回憶道,那時尼諾·維艾拉正在安排自己的安保工作。
之後是2012年,國際社會「與政變製造者合作」,指的是當時擔任總理的小卡洛斯·戈麥斯的政變。藍丁說:「現在到了他進行不當干預和發表超出其職權範圍的聲明的時候了。」
然而,藍丁還強調:「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正在引火自焚,犯下致命的錯誤。」在他看來,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對幾內亞比紹從來都沒有過積極正面的行動」,因為「這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組織」,雖然有其的宗旨,但這是為一部分國家的領導人的利益而生的。

撕裂的社會

幾內亞比紹永無休止的政治危機正在對社會造成衝擊,儘管在現實中表現平靜,但在社交網絡上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和烏馬羅·西索科·恩巴的雙方的支持者們卻是劍拔弩張。
每一方都竭力地去捍衛自己的觀點,充斥著控訴、侮辱和謠言。記者協會主席安托尼奧·納嘉說:「這是我們的現狀,社交網絡並沒有在我們國家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作為公認的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儘管擁有一切可以繁榮的條件,但持續80年的政治危機對人民的安定和社會的發展造成了極大的衝擊。國際社會已經不止一次提到幾內亞比紹腐敗叢生、與販毒和資本洗白緊密聯繫。
政府僱傭了百分之三的人口,有超過百分之八十的人口靠農業為生,尤其是腰果農場,腰果是這個國家的主要出口物和經濟的原動力。

聯合國的「表面功夫」

據霍逸·藍丁之言,國際社會從來沒有採取深度的措施,而是「揚湯止沸」。他說:「聯合國駐幾內亞比紹二十年毫無作為。本來該在司法、安保領域,甚至是整個國家進行的改革,卻始終沒有出現,只是做了些表面功夫,藉此彰顯聯合國的存在。」
聯合國在幾內亞比紹的建設和平綜合辦事處將於今年年底結束,但未能結束該國一再出現的政治不穩定。
他總結說:「安全理事會必須著手協調處於危機之中的幾內亞比紹,二十年內必須結束這一切。」

Marisa Serafim ou Mussá Baldé 13.03.2020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