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閉關創作 - Plataforma Media

作家閉關創作

智利作家賽普維達(Luís Sepúlveda) 在參與葡萄牙 Correntes d’Escritas 文學節後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事件響起警號。

Correntes d’Escritas文學節是葡萄牙最大型的文學活動。今年2月15至23日期間,數百人齊聚波瓦-迪瓦爾津(Póvoa de Varzim),與各作家和出版商交流,也可能為了找某本書、與某個人交流或拿個親筆簽名。
《澳門平台》訪問部分有份出席的作家。他們按照葡萄牙國家衛生部24小時熱線(Saúde 24)的指引,自行隔離14天。
作家Raquel Ochoa表示:「我得知賽普維達確診時我已經離開波瓦-迪瓦爾津一週了,所以這個『隔離』要擴展至家人。」她認為這次在家隔離的時間可謂「剛剛好」。
她解釋:「我的情況頗為有趣,因為我與書商約好要在15日內完成最新一本書,以趕在書展上發佈。」Maria Rosário Pedreira是葡萄牙出版集團Leya的作家編輯,她和她的丈夫均需接受隔離。「我們很久之前已為出書作準備,快將完成最終稿件。幸好現在比較平靜,讓我們都可以在家好好善用時間。」
她亦有在得悉智利作家確診後致電24小時衛生熱線查詢,她說:「我告訴他們我沒有出現徵狀,但希望得到他們的指示,以準備最終出現病徵時知道怎樣做。熱線的人員指示我應留在家中,避免社交接觸,直至完成兩週的隔離期(…)我也有聯絡其他參與了文學節的人,他們全部也沒有出現症狀。」

「病有很多種,妄想症就是其中之一」

José Luís Peixoto則認為無須向傳媒交代自己的健康狀況,他表示:「不應該這樣做,況且也沒什麼要補充」。「我認為,作過度和投機性的分析和報導都是有害且不負責任的。病疾有很多種,妄想症就是其中之一。」
他在社交媒體上表示,鑑於智利作家賽普維達的情況,自己也沒有離家外出。「我利用這段時間閱讀和寫作,日子過得很平靜也很有效率。2月20日我參加完文學節後就離開了。這段時間我的身體狀況都很好。」
音樂家Fernando Tordo的兒子João Tordo是另一位自願在家隔離的作家,他向本報表示,自己沒有出現任何新冠肺炎的病徵:「我被隔離是由於我曾間接接觸到確診者賽普維達,但我是百分之百健康。」
他續說:「我寫作和閱讀了很多,比往常的這段時間還要多。我本來要去西班牙和一場發佈會,但都取消了,另外還取消了一個會議。所以呢,一共取消了3個公開活動。好消息是我被我公司『拒諸門外』了,往常這段時間都會因為有太多應酬而很難有時間寫作。」

靜待日子過去

「24小時衛生熱線的人員強烈建議我留在家中。」上週亦逗留在波瓦-迪瓦爾津的Luís Carmelo受訪時就這樣說:「從EC.ON寫作學校的出版工作到我在出版商Abysm的最新小說,甚至協調教師培訓、會面活動和新書發佈方面都做了大量工作。除了瞎忙以外,我沒有感到任何病病徵。」
既是作家,又是教授的Luís Carmelo說:「作為預防措施,我幾乎完全在家。」直至上週末,他取消了所有公開活動「包括大學的活動」。
莫桑比克作家Hirondina Joshua情況就有點不一樣了,她目前正在葡萄牙等候回國。她說:「我現在仍在家,沒有出門。我沒感覺到任何異常,反而覺得很有精神。」上週隔離階段接近尾聲時她表示:「我一直都在閱讀,很期待回去馬普托(莫桑比克首都)。」
Afonso Cruz亦表現得相當平靜。他表示自己如常在家工作,沒有作任何特別安排,並強調:「這次自願隔離沒有改變我的日常生活模式。」

一杯啤酒解悶

作家Rui Zink的精神很好,被問及他自願隔離的情況時,他第一句就說:「我正在喝啤酒。」並說:「我沒有隔離,但我會注意與其他人的距離。我相信這只是一場虛驚。」
佛得角作家Germano Almeida在葡萄牙與賽普維達聚舊後,亦在明德盧自我隔離。他接受葡新社訪問時表示,自己狀況「很好」,甚至在想以新冠肺炎為題材寫作。
這位2018年獲賈梅士獎的作家表示:「目前我留在家裡創作我最新項目的第三冊書。之後可能會寫一些關於新冠肺炎和我在醫院期間的文章。」

GONçALO LOBO PINHEIRO  13.03.20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