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2018年預算:帶著懷疑的樂觀主義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2018年預算:帶著懷疑的樂觀主義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警告,2018年莫桑比克國家預算為首要部門製定的預算創紀錄,但實際數額可能較低。此外,用於這些部門的預算比例有所下降。存在關於削減聘用教師數量的擔憂和關於確保賬目無誤的預計稅收來源的疑問。
自2011年起,莫桑比克國家預算中還本付息和資金運作的比例增3倍。當年,這兩部分的比重為佔總數的7%,如今增至23%(幾乎佔國家預算的四分之一),即使還沒有償還債權人20億美元隱性債務。
總理卡洛斯·奧古斯丁·多羅薩里奧11月末在議會表示,「債權人與檢察院正在進行對話,關於隱性債務的法律程序也正在進行,但政府並不是一直在處理債務償還的事務。」他解釋,「在此背景下,政府擔保和部分擔保的債務償還並未被列入2018年的國家預算。」
該提案預計支出近3030億梅蒂卡爾(約50億美元),74%的資金來自內部收益(比2017年多6%),14%來自外部貸款(減少5%), 6%源於捐贈(增長1%),內部借貸的百分比也是6%。
2018年國家預算分為三部分,債務和金融服務保持在23%左右,而首要部門的份額則被攤至其他非首要部門,例如安全和國防。這一部門的數額可能會增長,但分配至優先領域的比例有所減少。當前,全民都在討論議會國家預算,這一結論由聯合國兒童基金(UNICEF)分析政府公佈的文件後得出。「2018年優先部門的預算比重低於2017年」,從53%降至49%,一份包含各種圖表的文件中寫道。分配至其他部門的比例從24%上升到28%。
以上涉及的優先領域是教育、衛生、基礎設施、農業和農村發展、司法體系、交通、通訊、社會行動和就業。政府決定為這一群體分配至少60%的國家預算資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警告,「然而,如果考慮整體預算,預計2018年這部分資源低於50%。」回顧自2009年以來的數據,只有該國金融和經濟危機最嚴重的一年,即2016年,這些優先部門的投入少於國家預算預計支出的一半。
在莫桑比克,四分之一的人口不知道下一餐是什麼時候,甚至不知道如何獲取下一餐,根據世界糧食計劃署的數據,這種情況被列為糧食不安全。該國1500萬人口生活在赤貧中,佔該國人口的60%,這使其成為貧困比例最高的十個國家之一,也位於世界銀行貧困人數榜首位。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過高的貧困比重壓縮了越來越多的選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指出,「2018年債務償還額高於農業、水、醫療和衛生、司法、交通、通訊、社會行動和創造就業機會等重點部門的投入。」如果莫桑比克維持2014年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預計衛生領域的支出將翻一倍,償還債務預計還有必要的支出。」

數額創紀錄,但還有疑問

莫桑比克經濟和財政部以票面價值回應了百分比。莫桑比克經濟財政部經濟金融研究所所長Vasco Nhabinde稱,莫桑比克政府將繼續把大部分國家預算用於基本社會領域,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圖表中也提到這一點。關於優先部門,Vasco Nhabinde提到,「大部分資源將用於教育和衛生部門,這些領域也是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更多關注的。」國家預算的提案提到,這些需要更多關注的部門2018年收穫1473億梅蒂卡爾(24.33億美元),這一數額創下紀錄。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問題是,除較其他行業而言這部分所佔的比例較小以外,「通貨膨脹和梅蒂卡爾貶值,以及人民的實際購買力都距離歷史記錄有很大差距。」
這份分析列出了多個仍有待解釋的問題,其中包括,為什麼新聘用教師數「只佔往年的四分之一」,鑑於政府已認識到「提高小學教育中的師生比例」的必要性。
另一方面,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注意到,2018年的預計援助資金有所削減,並提問「哪些用於保護社會弱勢群體的津貼會保留,哪些會被削減? 」
關於收入的估算也引發疑問。政府預計,2018年的稅收將增加20%,分析提到,「但卻未指明稅收來源的細節」該分析令人想起莫桑比克銀行行長Rogério Zandamela的聲明,他對於該國是否有能力實現這一增長也不太自信。
「(從最樂觀的角度而言),如果國內生產總值僅增長5%,政府如何實現收入增長20%的期望?該國希望2018年能夠有豐厚的稅收。」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質疑,其擔心收入無法增長會導致優先部門的投入削減。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這一分析已遞交該國政府,預計關於2018年國家預算提案的討論將截止至12月15日。

路易斯·豐塞卡—《葡新社》/《澳門平台》獨家報導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