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靈活的勞工法被視為倒退 - Plataforma Media

更靈活的勞工法被視為倒退

勞工法的修訂被視為懲罰工人權益,改進非常微小。對有新生兒的家庭而言有更多休假,但休假與公眾假期或將造成更少補償。
勞工社團和法律專家認為,隨政府對勞工法修法,工人福利將會倒退,是次修訂是《勞動關係法》自2009年初生效以來的第二次修訂。諮詢期至11月8日,訂定休假和公眾假期間工作的補償條件,使僱主僱員達成協議。
對政府和僱主而言,在博彩和旅遊業主導和亟具必要保證供給恆常服務的經濟中引入到更多的靈活性。對勞工社團和該法律領域專家而言,當為獨立協議附帶條件時,使到工人處於不利位置。澳門理工學院法學教授António Katchi稱:「當中混雜著一些工人權益上的倒退,改善非常小。」
勞工事務局在上周日所公布的文本,是與社會協調常設委員會商討兩年的成果。一方面,澳門中華總商會就私企工作時間表以外工作的補償要求更寬鬆的標準。另一方面,澳門工會聯合總會要求增加男士侍產假、女士產假,又要求引入周假與強制性假期重疊的處理方式。
立法會議員、工聯副理事長李靜儀提醒:「目前有企業是會對疊假情況作出補假的,但即使僱主不安排補假亦沒有違法。而服務行業出現的情況更多,因為服務業人員為輪班制,更可能出現疊假。」李靜儀最近獲連任立法會議員,其政綱亦強調需要解決此問題。
目前,本澳的勞工法規定,工人權享至少一日的週假、6日年假和10日強制性假日,但未有強制僱主在疊假時補回假期。
修訂中建議,週假與強制性假日重疊時,僱主須在30日內另外安排僱員享受週假。António Katchi和律師José Abecasis亦讚揚該措施。José Abecasis 稱:「我認為這個新措施有利工人。」Katchi亦同意「毫無疑問,對工人來說是正面的。」但他們的讚揚也就到此為止。

更多假 更少人工

其中一項主要修訂是勞資雙方可以透過書面協議週假或強制性假日勞動時的補償,有望獲應有的額外工資及額外的補休。而現行法例上,在強制性假日勞動有權收取「雙工」和一日補償假。而在強制性假日勞動時,可獲補償「三工」或「雙工」及補休。
在諮詢文本中,政府表示這個變化不是由於社會憂慮。其目的是增加「靈活性、協商性及操作性」。據António Katchi表示,政府的這個錯誤宣稱,損害到工人,不利雙方。他說:「這聲稱有望引入選擇性,實際上有望為資方強加條件。」
僱員因僱主意願在休假或強性制假期提供工作而獲補償,但僱員因自身原因而中止的話,則是另一點有望在法例中條改。政府希望補償按照工作時數的比例計算。目前,僱員除獲當日報酬外,外加一天補假及報酬。 律師José Abecasis表示,「我認為這對工人是沒有利的,因為會使有效享有的休假成為問題。」
政府希望法例更靈活性,如強制性假日勞動時的補償。現時,僱員有權提供工作的30 日內享受由僱主指定的 1 日補休。行政當局希望延長至 3 個月。Katchi明白到如僱員可自由選擇日期的話,這措施是有利的。「正如我們都知,這不會發生。」因為他認為僱員的意願面對僱主的意願時永遠都是次要,他又指責這個由行政當局發布的建議要落實選定強制性假日的機制。
情形在鄰近地區如香港發生一樣,選定其中 3 日強制性假日改於公眾假日享受。
假若僱員可「按其個人及家庭利益」選擇假日,那這個建議對有些人來說或是正面的,他解釋到,「例如,菲律賓僱員不在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時享有假日,而在菲國國慶日放假,這不構成強制性假日。」他又預料,「將會損害到僱員,正因為最終不是他們有權去作決定。」
José Abecasis也表示這個模式或「有利僱員,只要決定是由良心出發,是僱員自由選擇,而不是僱主強加或脅逼而決定」。

產假增加但無薪

勞工法的修改建議是回應社會各界對當前法律規定產假增加(目前是56天的產假和2天的侍產假)的訴求。
但是,以上對比公共部門的產假以及男士5日的有薪侍產假仍然不足。

政府提出新增產假後 14 日無薪合理缺勤的規定;3 至 5 個工作日的男士有薪侍產假。Katchi回想到:「總比什麼都沒有好,但是,很可憐,仍低於政府去年所公布的。」產假方面仍令人失望。他稱:「總比不什麼都沒有好,但這70日仍低於國際勞工組織條約所規定的84日,嚴重低於就公職員所規定的90日。」

兼職工作的不穩

政府的另一建議是透過特別法來規範兼職工作。建議中採取每四週工作時數不超過72小時,規定因生病和生產的合理缺勤是沒薪的,但未有對假期或無理解僱的賠償作規定。
António Katchi批評該建議,又認為會「削弱」一般制度下的權益和保障。他稱:「(剝奪工人)享有少到可憐的六日有薪年假權利,拿走他們有薪病假的權利,以及有薪產假的權利,甚至在解僱上更方便,不用預先通知,在無理解僱的情況下取消了賠償的權利,亦不用繳交社保。」
José Maria Abecasis強調:「沒有規範出任何事,只是奪走僱員權利,使他們的處境更困難。」
Katchi提醒:「這些改變的真正影響或有可能被實踐上的違法所扼殺,因簽訂的是提供服務合同而非勞動合同。」
休假不足、休息日的更改或輪更工作沒有夜間津貼,這正是身兼莊荷的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理事長周銹芳所指出的不足,博彩業為本地龍頭,其恆常運作加入輪更,對居民影響深切。
她解釋到,「我由晚上11時工作至翌日早上7時,如果翌日我有休假,我回家睡覺後都到晚上了,就跟沒有休假一樣。」作為博她在今屆未能當選立法會議員。她抱怨:「博彩業其中一個主要問題是有各式各樣的規矩,令到員工工作過勞。」
對Katchi而言,現時的修改建議不單止因法例上的修改而有缺憾,但同時也因為其自身是「十分失敗」。他評到:「其背後沒有考量到把勞工法帶到高於20世紀文明程度的底線上。」
蘇爔琳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