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不能以婦女及孩子的痛苦為代價」 - Plataforma Media

「和諧不能以婦女及孩子的痛苦為代價」

為提升女性地位,崇德社今年夏天正式成立。主旨是拒絕女性主義,因為也需要男性的參與來創造更美好的社會。推進「改變 」,並願意討論一切;從教育到健康;從政治到經濟:「為澳門好,會竭盡所能」,社長楊寶儀表示,該協會的啟蒙導師是何超瓊。

澳門平台: 崇德社的想法從何而來?

楊寶儀:成立這一組織不是我的想法,是何超瓊的想法;但做好事,做社會工作一向都在我們每個人心。就我而言,我離開政府,因為我覺得一定要改變我的生活。經濟局、財政局、上海世博會(澳門館), 讓我大開眼界。這是一段了不起的經歷,我結識了很多世界級的人物;我也發現有很多我還未做的事。我早就想為澳門做更多的事,我也意識到我已到了關鍵時刻。如果不離開政府就錯過了在退休前給我的生活帶來新方向的機會。很多人對我辭職感到意外,因為當時是我事業的上升期。

澳門平台:你在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的情況下辭職了嗎?

楊寶儀:杯子半滿半空的狀態。在上海代表澳門工作時期的成功和國際知名度給了我在政府跳得更高的平台,但我感覺自己封閉在盒子裡,我希望打破頭頂的天花板。人們成長的唯一方式是創建不同的平台。我感覺自己擁有特權卻遠離真實的世界和人們。

澳門平台:這很有趣,也正是人們所指責政客的:生活在一個金鳥籠裡……

楊寶儀:我無法談論其他人,但我希望體驗更簡單但多樣化的生活。例如,我想以個人身份探訪孤兒院,而不是以官方任務。我曾陪伴我的朋友去收養兒童,最終意外地我收養了一個四個月大的嬰兒。我可說已當了12年單身母親,因在我的侄子五歲失去母親時,他便由我帶大的,我其實並不需要多個小孩陪伴, 而且我非常理解當一個單身母親要兼顧教育小孩和自己事業是如何困難。

澳門平台:是因為衝動嗎?

楊寶儀:我常認為自己有助人的使命,這個嬰兒生病了,沒有人想收養她。我本打算幫助別人做收養,但當我再回去的時候,孤兒院有傳染病毒,他們請求我救這個孩子。我相信因果報應;而且我信上帝,我認為這是命運。我並沒有完全準備好,但最終這又成為我新的使命;第一個是我侄子,第二個是世博。

澳門平台:之後誕生了肩負更多集體使命的崇德社……

楊寶儀:我們的使命是提高女性在社會、職業和經濟方面的地位……

澳門平台:為什麼是女性?為什麼是現在?

楊寶儀:從我們身邊接近的事物開始更合情理。我是女人,我理解我們的問題和需要;但這僅僅是起點。我們為男女之間的平等而努力,因為這樣的社會對人們才更好,同時也為所有我們關心的問題而努力。有很多人在談社會和諧;但家庭是社會的基礎,而家庭的核心是女人。所以,當我們談論女人時,我們就在談論大多數的事。

澳門平台:將討論教育、健康、經濟、政策?

楊寶儀:使澳門變得更好的一切都需要討論。

澳門平台:這可能不只是一個女性組織?

楊寶儀:我們必須再深化討論這一點。首先,我們從與我們接近的和首要問題開始,也就是關於家庭和性別平等的問題。

澳門平台:最大的問題在哪裡?家庭文化還是社會傳統?

楊寶儀:二者都是。以家庭暴力為例:如果不解決家庭問題,就將成為社會問題。反之也是如此。女性從身體上而言較弱,在亞洲文化中,女性被認為低人一等。但在美國或葡萄牙,這些被認為較先進的社會中,也有許多家庭暴力的案件,受害者99%是女性,但亦有男受害者。這歧視想法源於歷史,就在我們腦海中。

澳門平台:澳門是男權主義社會嗎?

楊寶儀:有議員(馮志強)作如此言論,我不得不說不是!並不代表澳門是男權社會。因此,我們必須先從教育和人的意識著手。事實是,為取得事業上的成功以及獲得社會知名度,女人通常需付出三倍努力。社會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我們。不過,我想就這一點明確表示:我們不是女權主義者組織;我們的定位不同,不想與男性對立。我們需要他們的支持,以創造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很多澳門女性可以選擇事業或在家裡照顧家庭,我們要感謝男人,因為沒有他們的支持是不可能有這一選擇,但這並不意味我們要為家庭和諧而挨打。

澳門平台:包括女性的權利嗎?

楊寶儀:這取決於如何定義女性的權利。

澳門平台:如何定義?

楊寶儀:平等不會是完美的,只是比現在更平等,把不平等的距離拉近;評估應該依照能力而不是性別。為什麼不利用佔人口50%的女性建設一個更美好的社會?作為女性,這就是我們想要貢獻的。一個更加平等的社會才是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澳門平台:你如何衡量這一目標?

楊寶儀:沒有科學的方法。但是,如果有更多的婦女參與政治和商業管理已經是一個好現象。行政長官的五個司長中只有一個女人,但人們似乎很開心,因為畢竟有一個女人在政府!然而女性佔人口的一半……不僅澳門有這一問題,聯合國成立了 70年還未有一位女秘書長。

澳門平台:有更多女性任位便証明新想法?

楊寶儀:是一個好跡象,因為我們真正想要改變的是想法。為此亦需要法律上的改變。我們需要提出問題,促進集體意識並找到解決方案。婦女和兒童只是出發點。

澳門平台: 我們可以將矛頭指向那些未向孩子灌輸這種教育的母親們嗎?

楊寶儀: 當然! 我們必須投放於教育去改變想法。而且我們也需要男性的支持, 因為他們是人口的一半, 並佔據了大部分決策位置。許多男人現在理解並支持我們的事業。我們正在創建必要性, 這將有助於改變。

澳門平台:澳門有其他很多女性協會,但討論一直不明確……

楊寶儀:我們不評價其他協會。崇德社成長很快,因為它的存在方式被大家認同:我們從家庭出發來達至社會和諧。

澳門平台:在有關家庭暴力的討論中,特首將和諧用在完全不同的意義上。

楊寶儀: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訴諸暴力,在家或在街上都不能。另外:不能以婦女和兒童的痛苦作為獲得和諧的代價,婦女和兒童不應懼怕捍衛自己的權利。因此,他們必須知道社會在支持他們。

澳門平台:如何分析中國的性別平等?

楊寶儀:中央政府在經濟和社會改革方面遙遙領先,包括性別平等。崇德社獲得中聯辦的大力支持,鼓勵我們與內地的類似機構聯繫。

澳門平台:中國第一夫人如今被推崇為政治人物。這重要嗎?

楊寶儀:中央政府很注重其國際形象,對第一夫人的推崇也是尊重女性的信號,國家不斷地進步!

ED-66-28-8

「何超瓊很喜歡幫助人」

澳門平台:何超瓊與崇德社是如何建立聯繫的?

楊寶儀:我與何超瓊一同在「世界旅遊經濟研究中心」共事多年了。我收養兒童的一兩年後,何超瓊聽說了這件事,就建議我成立這一協會。她對我說,如果我收養了一個孩子,就意味著我希望幫助其他人。她有想法,而我把她的想法實現。何超瓊是催化劑,她給予了我靈感。經過20多年激烈的職業生涯,我真的很累,我想要遠離聚光燈的平靜生活。但往往我們需要有人給我們勇氣,所以何超瓊來得正是時候。我們意識到建立真正有價值和意義的協會將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在如此小的城市已經有大約7000個協會。

澳門平台:對此,何超瓊說了什麼?

楊寶儀:她鼓勵我做!做、做、做……

澳門平台:不可抗拒的……

楊寶儀:然後我就開始思考必須做什麼。我知道我們會面臨很大的困難。但對此,何超瓊和我非常相似:我們一旦作出決定就不會輕易放棄,我們都非常執著。她相信我,當我開始接觸其他女性時,因為我過去的工作成績,她們都相信我。顯然,何超瓊的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她打開許多大門。我們倆產生了非常積極的協同作用 。

澳門平台:何超瓊給我們很強的雷厲風行的形象;很少將她與慈善機構或社會工作聯繫起來。由於你擔任美高梅的特別顧問,你感覺這個形象符合現實嗎?

楊寶儀:如果我們認識何超瓊所在的世界,我們就會意識到,一定要堅強;為不影響你的成功,你不能退讓。她在工作外是一個不同的人:溫柔有趣,但都是有極強的責任感,喜歡關心幫助別人。她喜歡澳門,儘管在世界上已經有很高的知名度及認受性,但她知道澳門對於她和她的企業的重要。她早就想為澳門的發展做出更大的貢獻,特別是為澳門人,但並未遇到方式,或許做這件事就是最佳方式。我想,她在崇德社中找到了,自始至終,她都與協會緊密聯繫。她的支持是必不可少的。

澳門平台:來自美高梅的邀請是在成立崇德社之後?

楊寶儀:我很高興能在美高梅工作,我負責社會責任領域。我直屬於吉米·米倫和何超瓊(美高梅中國控股主席及聯席主席)的,這有助於崇德社,因為崇德社不僅得到何超瓊的幫助,還得到該集團的幫助。當我最初建立崇德社時, 沒想到會得到美高梅的邀請的,事實是, 美高梅也非常重視澳門,亦希望為澳門作出更多貢獻。

 

「馮志強竟然產生幫助」

澳門平台:家庭暴力為什麼突然出現在公眾討論中?

楊寶儀:當一位資深立法議員在立法會發表此番言論時,澳門的男權主義已無法掩飾。這位議員由特首任命,應該是年青一代及甚至我們所有人的學習榜樣。然而,我們還可以聽到他說男人可以打女人。我們正在籌備本協會時,策略還不清晰,但這一言論觸動了所有人。最終,馮志強竟然產生幫助。我們認識到時間很緊迫,很多受害人可能處於自殺邊緣,突然,所有人都對此作反應;這是很正面的。

澳門平台:馮志強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楊寶儀:我本想先試試水溫的。我是很謹慎的,最初我想試看社會的真正需要什麼,如是為弱勢社群辦些活動……可這番言論改變了一切。我很不安,但我寧願忽略它,看看至今我們還是麻目的!然後,我接到一個男性朋友的電話,他知道我正在籌建這一協會,就告訴我,我不得不作出回應。

澳門平台:第一個打電話給你的是一名男性,你對此感到意外嗎?

楊寶儀:他對我解釋說,馮志強正在破壞男性的形象。這不是女性主義問題,而是社會觀念的問題。第二個打電話給我的是一位女性朋友,她在企業擔任重要職位,並向我承認她是家暴受害者。她現在離婚了,並和另一個男人幸福地談戀愛。但她未對家暴提出申訴,這損害了她的離婚訴訟。

澳門平台:很難承認……

楊寶儀:因此,我們必須讓人們意識到澳門的這一悲劇現實。這場討論的正面意義在於當今社會更好地意識到家暴。馮志強發表此番言論後,21個協會聯名上書,這非常重要。而我們則自己做,我會所採取 的立場非常理智,這有助於人們更好地理解本會。

 

古步毅

2015828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