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決心加快改革 - Plataforma Media

北京決心加快改革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 為使在中期內更有效地改革經濟,中國政府應犧牲國有企業,並規範地方行政開支。

中國中央政府拒絕立即對地方政府的行政開支進行限制,並堅持向國有企業開放貸款優待。北京承認調整的必要性, 但不是在這個時候。「操之過急既沒有必要而且可能成本高昂」,他認為。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的本年度中國經濟評估報告對中國經濟改革提出建議,並稱中國需調整政策以確保經濟增長有序減緩,同時開展結構性改革,與此同時,該機構承認,「有加快這一進程的餘地」,「而且短期內,改革將對經濟增長造成負面影響,另一方面,這將有利於中國更迅速地恢復到較高水準的國家生產力上。但是,北京主張平穩的「落地」和漸進的經濟。

雖然這份報告剛剛公佈,但它在七月已經完成,五月,該組織曾與中國監管機構討論。所以這份報告在中國人民銀行上周作出人民幣貶值的決定前已完成,這次貶值是為了使人民幣匯率更貼近市場基準。匯率政策自由化的措施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歡迎,該組織預測人民幣貶值不會低於匯價平衡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北京將在兩到三年內完成貨幣自由化進程。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稱,該組織重新審議儲備貨幣籃子的期限,將延長9個月至2016年9月30日,因為人民幣還沒有完全滿足組織對儲備貨幣的要求。

IMF指出,最終的決定將不依賴於當前的評估結果,除了貨幣自由化和中國市場向國外投資開放的壓力外,IMF尤其擔憂過多的債務和保持增長的信貸,這一增長模式某種程度上被該機構視為是「低效」的。

 

「保持低效活動的信貸和勞動資源降低了經濟增長前景,並導致壞賬情況進一步惡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中寫道。

「更積極地調整結構」

中央政府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依靠兩個指標,評估預算中不存在的公共債務以及國有企業和地方政府因融資需要產生的債務——通過商業。這些債務持續增長,雖然中國去年年底採取了新的財政框架,並要求地方政府制定開支預算, 而且已經採取措施遏制所謂的地下錢莊業務。

所謂的社會融資──中國最廣泛的信貸方式,其中包括公共和私營部門,由中央政府發起──去年5月,上漲12%。債務──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稱,通過當地政府建立的基金──增長10%。

在這兩種情況下,2013年中期,中央宣過中國正在進入「新常態」,其特點是增長減緩,但是更加安全和可持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到2020年,債務增加可以限制在10%內。但是,公共財政的調整進度應更快一些,期間將犧牲國有企業,並規範地方政府的行政預算。

「保持低效活動的信貸和勞動資源降低了經濟增長前景,並導致壞賬情況進一步惡化。更積極的改革──可能包括減少壞賬,破產和資本流出(包括無法生存的國有企業) 」,該組織在報告中建議中央政府。

為「更積極地調整結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主張,地方政府開支應在沒有靈活措施的情況下,受新的財政預算法限制。應當指出的是,中央政府提出了一個過渡框架,保障已經在進行的基礎設施項目的資金,並允許新的債券發行, 以及重新協商地方政府還債期限。這條道路「有利於增長,但代價是不必要的債務存在的時間將延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為。

中央政府承諾,2020年前,實現利率完全自由化以及消除國有企業信貸的優惠條件;人民幣匯率轉變為基於市場有效浮動;強化財政框架──尤其是地方行政和中央的轉移──擴大社會保障制度的覆蓋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議提高退休年齡並減少社保基金貢獻);改變稅收政策(建議徵收統一的消費稅並對不動產收國家稅,已被中央政府拒絕) 。

國際貨幣基金以及組織年度報告預測今年中國的經濟成長率是6.8%,明年為6.3 %。2020年前,經濟將繼續以5%以上的速度增長。

瑪麗亞·卡埃塔諾

2015年8月21日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