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哥拉的舞蹈現狀“暗淡” - Plataforma Media

安哥拉的舞蹈現狀“暗淡”

 

安娜·克拉拉·蓋拉(Ana Clara Guerra)15年前受邀管理獨立後的安哥拉國內“第一所舞蹈學校”。如今,安娜繼續嘗試在安哥拉建立一個當代舞傳統。
問—你對安哥拉國內舞蹈現狀的分析是?
安娜·克拉拉·蓋拉(ACG)—安哥拉國內舞蹈的基礎非常薄弱,既沒有一套舞蹈教學體系,也沒有專業人士。可以注意的是,目前有很多舞團的工作非常糟糕,準確點說,就是缺乏專業知識,不論是在技術方面還是美學方面。從另一個層面來看,我們的一些舞蹈遺產(傳統的和民間的)正面臨滅絕的威脅,它們中有許多都面目全非或是失去生存環境,要麼是這些舞蹈在活動中的用法完全與真實內涵不符(出現在狂歡節中、政治活動中、以及沒有人類學家或其他與這一領域相關的專業人士參與的節日與競賽中),要麼是“新的”毀滅性的舞蹈形式搶佔了更多空間,儘管我們的社會背景依然保守。
我們國家在舞蹈領域的現狀非常暗淡,證明這一點最好的例子就是國家只有一間專業舞蹈公司(安哥拉當代舞蹈公司),這本該是個非比尋常的公司,然而卻一直沒有吸引到特別的關注與任何機構的有效支援。

如何才能為舞蹈領域帶來更多學徒呢?
安娜—在安哥拉有許多青少年具備很大的天賦與跳舞的意願,但這是不夠的。毫無疑問,最根本的是要建立一個藝術教育體制,該體制不僅覆蓋舞蹈這個能夠培養舞者、舞蹈老師與編舞者的領域,還要覆蓋其他與之相關的專業領域,因為舞蹈領域也需要其他的專業分支。
相反,我們在趨向一種從沒為我們帶來過任何成果的形勢,換句話說,熱愛舞蹈(以及熱愛學舞蹈),但是並未做好準備將自己提升至專業水準的人群在幾何增長(用這個詞已足夠表達清楚),之所以未做好準備是因為他們的工作與藝術的關係並不大,也就是缺乏專業的知識。

—對於安哥拉舞台上舞蹈表演的品質你感到滿意嗎?
安娜—在談完我前面所說的所有問題後,對於這個問題的否定回答是顯而易見。這很不幸,因為我已經在藝術教育領域奮戰了三十餘年並將其作為首要工作來做,目的是為了提高我們國家的藝術發展品質。作為藝術領域的專業人士,我認為舞蹈這一概念已遠遠超越其娛樂意義,並且遠不止是一系列的舞蹈動作。此外,在這個背景下,我更願意將關注點限制在舞蹈作為遺產與戲劇的意義上 。
當談到工程這個話題時,我們同樣也屈從於對專業的設想,儘管我們知道小孩子玩樂高積木並且用沙粒或其它耐久性差的材料進行建築。然而為了讓這些“項目”得以運行,需要邁進一大步:學術教育;為了防止房屋坍塌,為了讓社會信任他們。對於舞蹈來說也一樣;並且必須一樣。當前最大的問題是人們並不總能通過這個角度來理解問題,因為存在著一個錯誤的看法,認為跳舞比計算一棟樓房要簡單。然而,正如我所提到的,有不同種類的舞蹈,有必要區分這些舞蹈的背景,從迪斯可舞廳與聚會,到有條件登上舞台的作品,有的用於治療,有的用於儀式,還有的用於娛樂。

安哥拉由於缺乏合適的場地,從而限制了更多舞蹈群體/公司的出現,這一問題有多麼嚴重呢?
安娜—並不是因為缺乏合適的場地才限制了更多專業舞蹈群體的出現,事實恰恰相反。正是因為對專業層級的需求不足,才使得一些人迫切想在安哥拉修建更多劇院(他們不承認魯安達擁有唯一一個劇院!)。
不幸的是,我們絕大多數的藝術家都受條件所迫,不得不在任何地方演出以謀求生存。這是恥辱的!因此,當前工作有三個方面:1.投資舞蹈教育,使得更多公司與藝術家個體出現;2. 修建更多的演出場館並配備器材,最重要的是招收相關技術人員入駐其中,宣傳專業舞蹈;3. 形成一個公眾認識,不再容忍技術與藝術品質差的表演。這看起來很容易,不是嗎?的確將是件容易的事,非常容易…如果有措施的話。

你如何分析你的事業?直到目前為止還有什麼事是你想做卻還沒做的?
安娜—儘管我的事業總是很充實很繁忙,但看起來總有些什麼還沒做似的。但目前我所希望的是看到我在這些痛苦的年月中所奮鬥的結果;我想要看到安哥拉的新一代專業舞蹈人士,他們謙虛勤奮並且沒有想迅速“成名”與當“佼佼者”的功利心;我想看到由於藝術作品品質的提高而帶來的機構利益;我想看到安哥拉那些真正的專業藝術人士受到尊重,他們在惡劣條件中工作,而另外一些毫無品質可言的藝人們卻代表著安哥拉去到各個地方表演;我想看到劇院的建成,座席上的觀眾們都很慷慨並值得尊重;我希望人們不再將舞蹈與戲劇僅僅看作是娛樂活動。最後,我希望看到一個文明的社會,它的審美需求與藝術需求實現了安哥拉藝術專業化的繁榮,與提高藝術知識品質的發展。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