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怎樣用葡語為“加薩”定義? - Plataforma Media

你會怎樣用葡語為“加薩”定義?

 

面對發生在加薩地帶的屠殺,葡語國家異常沈默,除了巴西和東帝汶。而實情是,他們都是“外交上的小矮人”。

 

兩個月以來,哈馬斯和以色列的衝突導致巴勒斯坦死亡人數超過1,800人,其中大多數是平民;以色列死66人,其中2名為士兵。在加薩,平民被襲犧牲,上星期日,以色列的軍隊再次投放炸彈,轟炸了聯合國的建築,正由於這樣鎖定目標,導致至少10名平民的死亡。事件發生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立即譴責這次攻擊“是犯罪行為”,但是這就如曠野裡發出的聲音一樣。
在事件發生超過24小時後,葡語國家共同體沒有任何反應,當中包括大國巴西、聯合國安理會的候選非常任理事國安哥拉——它也是歐盟的“乖孩子”,還有長期與國際主義結伴的莫桑比克,以及其它低調但以維護國際團結姿態出現的國家,例如幾內亞比紹共和國及東帝汶共和國。事實上,自從6月中旬發生戰爭以來,大多數葡語系國家及其相關的組織,葡語國家共同體,均袖手旁觀。
我最後一次聽到葡萄牙就這次衝突表態是在7月11日──世界盃結束的那天;這一天,葡萄牙共和國的外交部長,瑞·馬奇特,透過幾內亞海灣國家會議,恍如所羅門王地攤分了戰爭的責任。馬奇特當時認為,衝突的以色列一方有反應過度的問題,但強調哈馬斯的行為也應當受到譴責,因為他們侵犯了基本的人權,雙方都有過錯。
偶爾,葡萄牙政府呼籲克制,而且謀求“迅速結束”目前的暴力衝突,希望衝突雙方能夠將行動降級,而朝對話的方向進發。正如所料,並沒有人聽取這種空洞的建議,葡萄牙亦未有就此再發表意見。

 

巴西和以色列意見相左

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衝突,即特拉維夫過分地使用武力,尤其針對巴勒斯坦平民,也令這個猶太國家和巴西之間的外交關係緊張起來。
不同於葡萄牙——利用一次會議的空檔時間發表非正式的、空洞無物的聲明,巴西聯邦共和國的外交部長召回了其駐特拉維夫的外交部長,而且為此兩度發表正式聲明;總統迪爾瑪·羅塞夫更將以色列在加薩地帶所開展的進攻指為“屠殺”。這種強硬的立場引起了以色列不尋常的反應,指責巴西是一個“外交上的小矮人”。
在7月27日一份新聞公報上,巴西外交部長表明,巴西政府認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暴力升級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強烈譴責以色列在加薩地帶不成比例地使用武力,造成了大量的平民的傷亡,包括婦女和兒童”,巴西外交部的新聞公報這樣寫道。
“巴西政府再次呼籲衝突雙方立即停火”,聲明補充並強調“鑒於形勢的嚴重性”,巴西支持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就此議題於上個星期通過的決議,有29個國家投了贊成票。
“從一開始,巴西就譴責投向以色列的火箭彈和迫擊炮攻擊,而且認為以色列有權作出防禦。然而,我們有必要強調的是,我們更加譴責以色列在加薩地帶不成比例地使用武力,造成了大量的平民的傷亡,包括婦女和兒童”,在7月28日於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召開的南方共同體市場會議上,迪爾瑪提出了指責。
一如過往,以色列使用了所有的手段作出回應。以色列外交部發言人易佳爾·帕爾默在接受《以色列郵報》的訪問時表示,“這不過作為一個經濟和文化大國的巴西一次可悲的舉動,展示它仍然是一個外交上的小矮人。”
帕爾默補充說,“這種態度背後的相對道德主義,令巴西成淪為了一個不相干的外交夥伴,這只會造成更多問題而非解決問題”。
巴西反擊,向離任從巴西利亞啟程回國的以色列大使拉斐爾·艾爾達德,未如以往的頒發勳章。
與巴西不認可以色列“過分使用武力”立場一致的,還有該區的其它國家,包括阿根廷、委內瑞拉、玻利維亞、厄瓜多爾,以及南方共同體市場。

 

東帝汶聲援巴勒斯坦

就星期日對聯合國大樓的攻擊,東帝汶未發一言,但帝力政府先前卻已就以色列在加薩地帶開展的軍事行動進行了譴責,而且表明支持阿拉伯聯盟實施停火的動議。
根據東帝汶的一份外交聲明,“東帝汶堅決捍衛巴勒斯坦國家和人民的權利,而且支持在埃及總統的提議,由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和阿拉伯聯盟進行停火的呼籲。”
文件指“聯合國安理會對於以色列所發起的軍事行動予以堅決的譴責,因為衝突只會加深巴勒斯坦人民的苦難,尤其是無辜的婦女和兒童。”
“基於國際法和人類團結重要性,東帝汶主張兩國和平共處,而且呼籲所有的國家捍衛和平、自由、民主、正義和尊重人權,以及主張把對話作為保護國家主權和人權的國際機制”,這位高級官員補充說。

 

馬普托的抗議和政府的沈默

在上個星期,在莫桑比克共和國的首都馬普托,成千上萬的人進行抗議,聲援巴勒斯坦人民,反對“以色列國家的攻擊”。對比於這個本年度最大型的抗議,莫桑比克政府、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保持沈默,而且這種態度從衝突開始就一直如是。
“我們要遵循薩莫拉·馬歇爾的理念,不單用說的,更要拿作出實際行動。今天,我們有一個政府說的是民主、自由,而實際上做的又是一套。這讓我感覺到他們就是以色列的一個支派”,莫桑比克人權聯盟主席愛麗絲·馬波達譴責道。
在於1975年取得政權後,莫桑比克解放陣線政府當時是由薩莫拉·馬歇爾所領導,提出積極團結被壓迫人民和地區的政策,直截了當地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和津巴布韋非洲人民族聯盟,分別對抗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和羅德西亞的白人少數政府,甚至引起偏遠地區如東帝汶和西沙哈拉的鬥爭。
如今,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仍然掌權,巴勒斯坦依然在馬普托設有大使館——這不會出現在一個猶太國家,然而,卻以增長的貿易出現在這個國家之中。
“莫桑比克解放陣線視巴勒斯坦人民為武裝起來的同志。莫桑比克解放陣線的企業家,很可能把尾巴都黏在以色列這一邊了,他們沈默,政府也沈默”,資深記者馬夏都·德·格雷薩,上個星期在《薩王納》周刊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這樣指責說。
此時作為候選聯合國非常任理事國的安哥拉,同樣也保持了沈默。可是,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SADC)——這個地區組織的成員包括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就以色列對加薩地帶的攻擊行動提出譴責,而且要求對已犯的“暴行”立即進行獨立調查。
在7月27日的一份公報中,由萊索托、坦桑尼亞和納米比亞組成的南部非洲發展共同體安全和防禦委員會,譴責“由以色列所發起,針對加薩地帶確切和過分的攻擊行令手無寸鐵的平民飽遭死亡和苦難,而他們當中的大多數都是婦女、兒童和老人”。

 

蘇志鵬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