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桑比克將是一個“輕量版”的安哥拉? - Plataforma Media

莫桑比克將是一個“輕量版”的安哥拉?

許多關於採掘業政治經濟的評價,描繪出透明度低的陰暗畫面,因為有很多政治人物佔據在這個充滿多種商業機會的行業。儘管我們也知道一些好例子,特別是在法律框架內,或《石油法》裡的正面案例,可是,英國牛津大學的一份報告指出,在一個制度發長未健全的國家,經濟增長會帶來的風險。

 

牛津大學在四月出版的一份報告警告說,尚未有相關制度、法律和政策來保護一般具政治風險的投資,如徵收、國有化和稅務罰款。關於腐敗的風險,報告認為莫桑比克還未有鞏固的制度加以打擊及防止,儘管與民主制度相關的法律體系正在慢慢改變。在民主制度內,在從古老的羅馬神廟贖回的圖畫中,正直的支柱以平衡的方式支撐著所有的制度建築。

再看看總部設在馬普托的其他幾個合作機構官員的看法,報告指出莫桑比克充其量將是一個“輕量版安哥拉”。也就是說,腐敗過程中將存在影響力的交易和利益衝突,但是規模不致太毀滅性。用葡語表述的話,是輕微的。

為甚麼是“輕量版”的?因為文中提及“政治和商業利益在社會中以一種或多或少廣泛的方式分布”,而且“在這裡,一切進展得非常緩慢”。該文還強調,莫桑比克在透明度方面“倒有一些基礎”,在這方面令她顯得比安哥拉相對較成熟,儘管當地仍然有些的運作機關依然軟弱無力,司法部門形同虛設。

以此與安哥拉相比,報告只著眼於一個指標:在清廉潔指數(CPI),設於柏林的透明國際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報告每年發佈一次,報告中莫桑比克的指數比安哥拉高。然而,只根據CPI所作的比較是偏頗的,畢竟憑感覺所進行的排名總是不準確的和不一致的。

總而言之,社會政治和商業利益散布在企業,為一少撮人提供了貪污、分享利益的機會。例如,公營、公私合營的相關“採購”項目,以及和礦產資源開採的合同判給。在不受制約、處罰的環境下,腐敗正慢慢滋長。

 

正面的例子

根據該報告,在採掘行業的管理上,幸好腐敗還沒有蔓延至碳氫化合物相關許可證發放的程序,這是較正面的好例子。“四輪連續的許可證招標程序,具很強的競爭性,而且管理有序。文中指出,在所有與國家石油學會監管的許可證招標過程中,均未見與貪污有關的例證,而且似乎國家石油法,已保障具競爭性的許可證招標過程。

報告更強調,當安哥拉加入採掘行業透明度行動計劃(EITI)後,莫桑比克也立即加入,並提供了一份報告,報告中列出了這一行業中企業的支出,大部分是付給政府的。然而,EITI所提供的報告透明度非常有限;撇開整個產業價值鏈,只看這兩個方面(支出和收入)的數字,這做法透明度不足,因為還有其他款項未納入其中,包括:產生於特許經營權和社會資金交易的資本收益。

雖然莫桑比克擁有合理的法律和體制框架,該報告仍特別指出,貪污腐敗和利益衝突可能對某些項目造成負面影響。目前尚未確定公共廉潔法(目的是規範和防止利益衝突)能否對國家技術部門的管理進行道德約束,技術部門的管理者通常掌握公共業務發展動向的內幕消息,每每是這些業務的主要受益者。

此外,預期這種欠缺透明度的做法,將繼續存在於不動產業務的許可證發放過程中,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及採掘業。奔巴島物流基地和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如以公私合營的方式建立的莫阿蒂澤熱電廠和莫阿蒂澤鐵路線修建項目,這些都是是近期政治要員正積極宣傳、具商業利益的業務的例子。

 

2018年面臨更多風險

正如我們所知,2018為莫桑比克出口第一船天然氣的“最後期限”,否則將會淹沒在這個充滿國際競爭力的市場裡。然而,要達到這目標,還有很多工作必須要開展,特別是在基礎設施方面,如奔巴物流基地的建設。對於ENHILS公司獲判給有關的業務,在莫桑比克引起了很大爭論;而有關的利益收入,更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與阿爾貝托.希潘德和Quionga投資有關的經濟團體),掀起了內部企業派之間的“爭鬥”。

作為ENH的附屬公司,ENHILS創建於2012年,致力於為相關行業提供貨物和服務,但這被視為照顧某些政治人員商業利益的工具。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內部的穩定,或多或少取決於採掘業收益的分配。一份牛津大學的報告指出,儘管ENHILS的創建會動搖ENH在天然氣業務領域的地位:其重點仍然是放在魯伍馬項目的競投,當中需要發展本身的運作能力,在策略、技術和財政方面均具挑戰。該報告稱, ENHILS可能偏離了ENH的“核心業務”。其他風險還有莫桑比克國營港口和鐵路管理公司(CFM)的效率問題,例如早前淡水河谷公司何力拓集團就多次批評塞納鐵路線的修建工程,公司前任主席Rosário Mualeia亦已因此而被解僱。

莫桑比克國營港口和鐵路管理公司(CFM)有機會參與港口基礎設施,包括與ENL合作的奔巴島和帕爾馬的港口建設。事實上,早在2014年,這兩家國有企業就已另組公司,即由前任礦產資源部長及碳氫化合物行業的企業家約翰.卡夏米拉領導的德爾加杜角港口公司。 CFM的低效率令項目的執行者非常焦急。試想想,奔巴島液化工廠的建設,主要取決於奔巴島和帕爾馬港口以及德爾加杜角的物流基地,唯有它們100%投入運作,液化工廠才能開始建設。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