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在希臘神話中,西西弗斯被眾神譴責,被要求將石頭重複地運到山頂,然後石頭又滾回山麓,永無止境地重複下去。
這個神話被喻為「宿命論」:努力工作但卻徒勞無功,這同樣適用於比喻管治。很多時候,政府管治就像「西西弗斯的工作」。就像近年澳門的情況,在經濟適度多元,或交通及社會基建發展等方面,一定程度上出現這種情況。
澳門近二十年的經濟增長,帶來繁榮和穩定。然而,隨着市民預期和需求程度增加,越來越多出現只屬「止痛片」的政策,而不是長期解決方案。有關對政策的診斷並不新鮮,但短時間內難解決。行政長官選舉唯一候選人賀一誠將在8月10日發表政綱,勾劃出未來願景和具體行動的計劃。今期,我們訪問專家學者,有關住房、醫療、人材培訓、交通及環境問題的挑戰和解決方法,焦點放在新賭牌公開競投及大灣區一體化。然而,鄰埠突然出現影響因素:香港危機。澳門必須避免為尋求成為典範而「做多左」,不僅因為在北京眼中,澳門已經是典範,無謂加快到達2049年的歷史時刻而適得其反。因此,重點應着眼青年,為他們提供希望和信心,獲得住屋及專業發展,無論在境內或境外,以及維持澳門的高生活質量、自治、權利、自由和保障,這也有助加強國家發展和大灣區項目推進。未來與葡語國家建立更緊密聯繫,將更加決定澳門對中國外交政策的貢獻和國際上的肯定。
必須擼起袖子加油幹、傾聽、思考、決定和行動。賀一誠注定不會成為西西弗斯。

Partilhar

這就像航空母艦上的大炮。新華社旗下的《經濟參考報》,狠批澳門博彩中介公司太陽城集團通過非法推廣網上賭博,嚴重損害中國的經濟和社會秩序。這一點不容小覷,這是澳門首家博彩中介公司成為這種性質的批評對象,即使太陽城很快就否認。太陽城集團是澳門貴賓廳的行業代表,亦是世界上貴賓廳市場最大的公司,在澳門擁有超過40%的貴賓廳市場,在澳門各博企中亦有其貴賓廳份額。另外亦有一些中國官方媒體所提及的東西。
澳門博彩監管機構-博監局-明確警告:「任何違法行為...... 包括在澳門境外違反當地法律規定,亦會影響澳門博彩中介人的適當資格。」太陽城集團創辦人周焯華期望投得2022年後的賭牌,夢想已經幻滅。但可能這是他所面對最小的問題,對他來說,或對他的團隊來說,或對其他人來說。
太陽城在過去十年迅速崛起,成為積累財富、權力和影響力的行業標記。儘管近年來,當局採取措施規管中介人,但仍是霧裡看花、缺乏透明度和充滿懷疑。2002年開始,澳門賭權開放,澳門的博彩模式由貴賓廳轉變大眾市場,這似乎已經取得成功,但遠非真正成為現實。在新賭牌中,必須採取更加堅定的步驟來實現目標。
航空母艦的第一炮,也是這部電影的第一鏡頭,當中的情節涉及到內部、內地和外部演員。板塊正移動,但沒人留意地震的強度。

Partilhar

政府「智囊團」今周出現在報紙上,不是因為他們發表重大政策,而是有「內部員工」寫信向廉政公署投訴,指控局長的種種違規行為,局長否認指控。無論如何,結果有待廉署調查。值得思考的是:政策研究和區域發展局的政治及社會作用。

Partilhar

香港搞出的政治「大頭佛」,正好應驗新加坡開國元首、前總理李光耀所提出的基本政治問題:服務兩大「主人」的挑戰,一個是北京,一個是香港人所追隨的高度自治。關鍵在於領導者的條件和政治能力,在一個合適的時機,實行「一國兩制」。
近年來,這個天秤已變得越來越不平衡,使社會兩極化-激進人士和強硬的建制派,這便兩群人士走向兩極化。之前每項行動都取得成功,最終導致現在的「引渡條例」危機。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可能會面臨著希臘式悲劇的經典「高潮」,從解決方案出現的時間來看,這是高度緊張,也可以是「救星」,即這觸發出一個明顯無法解決的問題的解決方案。
由於現實情況複雜得多,迫切需要中央政府和香港當局重新評估政治形勢。採取措施,裝上加速歷史發展的「加速器」,這往往出現與預期相反的效果。這缺乏機會及對稱性,有必要讓社會深呼吸,並找出解決方案,以加強民主合法性,糾正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不平衡,特別是那些正在增長的不平衡不對等情況。實用主義和靈活性曾經是關鍵,為官的人必須再次這樣做,以滿足國家和地區利益,再伴隨著一些基本的東西:青年人的希望。為此,制定正確的政策是不足夠的,必須有各方參與,為共同的未來提供出路,但不幸的是,只有瀕臨滅絕的東西才可作這種建設的原材料:相互的信任。

Partilhar

這仍然處於意圖的層面,關於行動計劃和具體措施,仍有很多話未曾講。然而,賀一誠在參選宣言中,所顯示出的首個跡象,揭示了一個新周期,這將由過去二十年來所準備的,使人他可於在12月20日之前準備好出任相關職位。
有些挑戰出現了但無法準備,另一些則隱藏在這些時代的不確定性中。十年前,崔世安的口號是「傳承創新、共建和諧」;賀一誠的理念「協同奮進、變革創新」中,「創新」這詞言與崔世安有所重覆。澳門周圍的世界已經發生了變化,但在澳門內部尚未進行必要的轉變,因此將崔世安所留下來的,視為未來的準備,以應對嚴峻的現實。
對於未來行政長官,已經沒有時間可以給他浪費,當中重要的是自治的保證,另一方面是提高競爭力,面對未來的鄰居:大灣區,但當然還有其他人。在第一步中,賀先生確保他專注於解決社會問題,「改善生活和多元化發展」。這演講不是新的內容,因此,越來越有迫切需要採取具體措施,以作規劃,面對澳門現代化過程中打破既有利益。
由於行政長官選舉沒大多數人的投票,未來特首會限制自己於完成工作、能力、效率、誠信和政府的透明度,對未來的預測,這將是澳門的聲音。發展及新政策將彰顯真正的社會正義,協助弱勢及青年人,這不是基於口號式或以一次性的形式而做,而是具體的長期措施。
不要忘記相關背景,對外開放及文化包容,是這個世界的歷史和身份的一部分,對永恆是至關重要。
與葡語國家的關係,想更廣泛和深入,澳門是充滿活力的角色,雙向開放-要加強(賀一誠提到這一點),駛向命運共同體的深水區。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