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葡萄牙殿堂級歌手Sérgio Godinho,創作出色的歌詞使歌曲繞樑三日:「過去是一個遙遠的國家/距離是聲音的影子/過去是他們說的真相。」
當套用於國家時,集體記憶的問題會成焦點及得出政治輪廓。
在天安門發生的悲劇距今30年。在內地,這個問題不僅僅是當局的一個禁忌,而且是官方集體記憶的一個「黑洞」,在可見的將來沒有顯示出會平反的跡象。回顧那數星期,學生們在北京市中心的相片及訴求,他們不僅表達要求國家更透明和民主,也表達出愛國主義。在本週,我們回顧澳門人當年如何支持北京學生,約十萬澳門人走上街頭,創出本澳史上最大規模的遊行,與學生團結一起,社會各階層參與,不同專業人士連成一線。
三十年來,香港仍然有大規模的悼念活動,在澳門亦有活動向受害者致敬,重新定義這班「反革命份子」。1989年6月,這個重要月份的中國似乎是一個遙遠的國家。出現很多變化,十年前開始經濟和社會突飛猛進的發展,令人滿意和自豪。
然而,官方集體記憶中的局部失憶,以及偏執地圍繞着控制這類敏感問題的信息,將難以治愈這一傷口。遲早-或很長的一段時間-發現必須與過去的這個/遙遠的國家接觸。實際上人們仍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中活下去,即使不再提起那件事。
2005年,中國抗日戰爭勝利60週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發表重要講話,指出若過去沒有被遺忘,可作為未來的指導。「我們強調牢記歷史並不是要延續仇恨,而是要以史為鑑、面向未來。只有不忘過去、記取教訓,才能避免歷史悲劇重演。」胡錦濤強調,只有記住過去,吸取過去的教訓,才能避免悲劇的再次發生。這並不容易,但這是必要的。

Partilhar

行政長官崔世安將於下周訪問葡萄牙,這將是他作為政府首長到里斯本的第三次正式訪問-剛好處於加深中葡各關係的階段。通過高層次訪問的強度和頻率,也可以看到這方面的強化。在七個月期間:去年10月,葡萄牙外長奧古斯托·桑托斯·席爾瓦到訪北京、廣州及澳門;去年1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里斯本;上週,葡萄牙總統到訪北京、上海和澳門。
里斯本對「一帶一路」的支持,中國在葡萄牙的投資水平以及里斯本與北京在科學和教育領域的關係擴展,這通通都是機遇,也是展現澳門的作用和價值的挑戰。高層互訪一直強調澳門在葡萄牙與中國關係中的歷史和象徵意義。事實上,澳門以及葡萄牙人和葡萄牙語在這裡的存在是主要受益者之一,這是完全合理的。但是,除了重要的象徵意義和歷史功能外,更必須採取些實質性的措施。澳門能發揮的作用,不僅僅是因觀賞性高而存在。這些工具存在並已經啟動。澳葡聯合委員會葡語及教育小組的會議,標誌著這樣的成功是有可行的環境。
崔世安下週到訪里斯本和波爾圖,並不是代表着一個週期的完結,而是提高雙方關係的水平,並在中葡關係的新形勢下肯定澳門作用,採取具體步驟,今年底,新一屆特區政府,可預計未來的工作重點和付出更大努力,不僅僅是考慮與里斯本聯繫,而且在澳門與眾多葡語國家的聯繫。
澳門和葡萄牙以及其他葡語國家之間人民、遊客和專業人員交流增加,是新發展的必要條件。
澳門獲得葡語國家更多、更好的人才,尤其是成熟勞動力短缺的背景下,以滿足從戰略的一中心(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一平台(中葡交流平台)和大灣區的發展計劃。這是結構和在構建中的東西。

Partilhar

彭仲廉(Júlio Pereira)與澳門的聯繫可以追溯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他在本地司法機構擔任過重要職務,是當時新成立的反貪污暨反行政違法高級專員公署的第二號人物。回到葡萄牙後,他擔任葡萄牙國家情報系統秘書長12年。他精通中國語言和文化,曾著有關於中國刑法的書籍和學術文章。在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他談到在澳門和中國的經歷如何改變了他,並強調最近中國法律的發展。他認為,在一個戰略競爭加劇且在全球範圍內,權利、自由和保障面臨的風險越來越大的時代,習近平是中國共產黨應對重大外部挑戰強有力的領導人。

Partilhar

1.葡萄牙總統馬塞洛·德索薩已經在北京進行有意義的訪問。為期六天的訪問,分別到訪北京、上海和澳門。這個行程,與葡萄牙前總統施華高在2014年5月訪問中國的行程一樣。這次訪問正值兩個周年紀念,中國與葡萄牙建交40周年,澳門回歸20周年。國家主席習近平到訪里斯本4個月後,葡萄牙正式宣布支持「一帶一路」倡議。自習近平訪問葡萄牙的幾個月後,里斯本一直受來自華盛頓的巨大壓力,歐洲同盟對華為的封殺,亦令葡萄牙步步為營。中美加劇爭端縮小了葡萄牙與美國結盟和與中國的伙伴關係之間的路線。無論如何,意大利對「一帶一路」以及過去幾週巴黎和柏林對中國的態度改變,亦為里斯本帶來了一些緩解。葡萄牙,像雙面人一樣,將自己定位在過去和未來之外:在歐亞大陸這個半島的最西端。從海邊來到中國的身邊。
2.葡萄牙總統德索薩將訪問澳門,但不足24小時,肯定將會有官方歡迎儀式,官方活動之一,可能是與澳門未來特首會面。賀一誠向前邁進一步,十年前有人認為賀一誠將是何厚鏵的潛在繼任者。在過去的十年裡,他在澳門獲得了立法會的經驗-加入了北京陣營-雖然沒有任何行政經驗。
被視為謹慎、保守和忠誠,多年來沒有透露對澳門未來的展望。這是挑戰,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現屆政府不能,也不知道,不能或不想實現。可以啟動,例如,履行基本法規定的基本權利,本週立法會再由一班間選議員,投票否決工會法。工會法保證了「自由組建和參加工會和罷工的權利」。在基本法第27條所規定。未來是屬於每個人的。

Partilhar

Notícias (47)

  • <
  • 1/5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