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馬天龍

愛國主義與兼容並蓄

在澳門,愛國是來得如此的自然和真實,很大程度上是天時地利所造就出來的天然成果。絕大多數本地人沒有,也從來沒有,對中國的歸屬感和中國人身份的認同感提出過質疑。這些的身份認同如此鞏固,就成了澳門實現國家主權和統一的重要基礎,然而,過多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愛國話語過份渲染,不僅有反效果,倘若不適度控制,反而會在前往這個目標的方向上更增添幾分風險,帶來不包容和排外心理。
現時社會局勢大家眾所周知:香港危機、美國發動的「中美貿易戰」、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20週年。問題是,如果政治言論是這麼的狹隘,那麼可能令公眾辯論變得如此狹窄和受約束,這正是現在政府內部的一些領導、議員和「學者」在做的事。在立法會中,過去也有類似的情形,最近出現了,或再次出現了以愛國主義為名的聲音,冒起了一些非批判性的機會主義者,完全是所謂的皇帝不急太監急,其中一些人不乏是商人,他們對國家、城市以及社會公民義務的理解完全是有待商榷的。
其中一些人在在上週五,農曆新年之際出席中聯辦的招待會。我希望他們適當注意中聯辦主任的重要講話,傅自應在講話總結是表示「我們要積極營造更加包容開放的社會氛圍」。最後,他又引用了中國的兩個成語,「海納百川、兼容並蓄」形容是澳門作為國際化城市的重要特質。傅自應強調要有遠見,要「面向未來,要善於小中見大,胸懷祖國、放眼世界,致力打造國家雙向開放的重要橋頭堡。」
他還說了要讓澳門「積極促進國際人文交流,鞏固提升澳門國際化城市的特色和優勢,讓不同族群相互尊重、互助友愛,多元文化共存共生、互融互鑒。」
我們不僅需要更多這樣的語氣正面的信息來重新適度調整社會氣氛,還需要更多的包容性措施和政策,這可從本地居民與移民(外地僱員)的互動方式開始做起,他們在社會中亦扮演著必要的社會和經濟角色。
需要加強外地僱員的權益,例如健康和社會保障服務方面的權益,這是最基本的權益。另一方面,對外來的人和想法保持開放的態度,豐富本地和國家的發展,加強澳門的國際地位。 作為愛國份子,應為此關注。
不能兼容並蓄的愛國主義是空泛且缺乏人性的。

Partilhar

馬天龍

歷史感

時間回到一個世紀前,所謂的「咆哮的二十年代」開始上演。那時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中恢復過來的世界,是一個巨大的社會、政治和文化變革時代。在西方,女性在社會中發揮新作用,包括開始有投票權,大眾文化開始出現,投機性的消費主義和資本主義亦誕生,這導致了後來出現的大蕭條、民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興起。那時,中國生活在動蕩的時代,實際上,剛誕生的中華民國,實際上是「軍閥割據」時代,這使北京的政權變得脆弱。隨著孫中山先生於二十年代中期去世,動盪加劇。1920/21年中國北方出現飢荒,亦留下深刻的歷史印記。
實際上,過去是一個遙遠的世界。一百年來,不可否認的是,即使在另一次世界大戰、冷戰和各種衝突之間,世界所取得的進步亦得以見證。科學技術的進步使現實超越小說,全球平均預期壽命增加一倍以上,居住在這個星球上的人口卻增加了四倍。然而,在本世紀的轉折點,不確定性和擔憂出現在社會中。去年下半年,從香港到智利,到厄瓜多爾、黎巴嫩或法國,跨越邊界和各洲的大規模示威活動比比皆是,與不公正、社會不公平等感覺,以及對政治變革的渴望有關。最重要的是,面對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焦慮和壓迫感與日俱增。
在基礎上顯示的清晰信號必須與上層建築的變化相對應,以使變革出現。從黑格爾的角度出發,對立的矛盾產生出這個複合體。因此,歷史在前進,就像理性和時代精神般。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具體來說,獨立個體的男性(和女性)及有權力的人,可以成為決定的關鍵因素。在儒家思想中,必須以德、仁和來行使這種力量,並在道德上尋找「道」。這是有千里眼的。新年快樂!

Partilhar

馬天龍

期望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特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的講話中,提出四點希望。這些均是賀一誠管治班子在未來五年的指導方針,超出預期。與時俱進、開拓創新、以人為本、包容共濟。這並不感到意外,習近平的四點希望,在賀一誠競選行政長官時已經基本體現在他的政綱中,在明年3月或4月的施政報告中,或將有更詳細的說明,把有關指導原則轉變為具體措施。國家主席的第一點希望,應該放在優先位置,新特首上任的第一天應開始謀劃。廣泛使用新技術,朝著更有效、現代、誠信的治理,作行政改革,這將是一個重大挑戰。在這層面上,逐步推進民主亦很重要,但習近平和賀一誠的講話中,均沒提及。

Partilhar

馬天龍

濠鏡

習近平過去五度訪澳,其中一次更以國家主席的身份來訪澳門,為崔世安擔任第二任行政長官的就職禮主禮,當時習近平在講話中表示要「繼續推進一國兩制的事業」,在處理國家與特區之間的事務,習近平強調「必須牢牢把握『一國兩制』的根本宗旨,共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必須堅持依法治港、依法治澳,依法保障一國兩制實踐;必須把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作用和提高港澳自身競爭力有機結合起來,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只有這樣,才能把路走對了走穩了,否則就會左腳穿著右腳鞋。」這段說話回應了江澤民在1989年時所描述的「一國兩制」原則,以和平的方式處理港澳台三地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河水不犯井水」。而現在事實上是,河水日漸升高,泛濫之勢已不得不與井水接通了,在某些事件上,達密不可分的境界。

Partilhar

馬天龍

寬闊的道路

烏雲正漸漸靠近。「貿易戰」的時代精神及香港無休止的危機,正壓倒一切,使智慧蒙上陰影。在經歷了一系列開放和參與國際事務後,中國一直在應對所出現的不良反應,特別是在西方,但不止如此。除經濟和技術的大躍進,中國官員所表現出的自信及獨斷,臭名昭著,對於那些受到北京突如其來的勢力感到恐懼的人來說,這被認為是具侵略性的。因此這是重新評估的時刻候,現任中國領導人太早放棄鄧小平的格言:韜光養晦。十年前,奧巴馬政府採用了所謂的「亞太樞紐」,華盛頓最近遏制甚至削弱中國全球領導力,達到戰略競爭的層面。特朗普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立場和經濟民族主義加劇緊張局勢。
國與國之間的關係主要圍繞硬實力發展,就如托馬斯·霍布斯所指的「所有人反對所有人的戰爭」。幸運的是,現實是複雜的。合作也是一個人和第三方成功的條件。在這一領域,除中央政府外,其他參與者亦出現。城市、地區或社區通常是軟實力平台,在相互了解和跨文化聯繫的過程中,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得到加強。幾個世紀以來,澳門一直是具有這些特色的其中一員。如今,對中國和其他國家而言,考慮到影響香港的嚴重危機,相互不信任的氣氛,以及中國與美國的貿易戰,澳門這一點似乎更為重要。也就是說,中葡論壇就成為焦點。今個月,澳門舉辦許多活動,這些活動在很大程度上突出澳門最好的活動:世界旅遊經濟論壇(以巴西和阿根廷為焦點),此外,今年的「中國-葡語國家文化週」邀請佛得角作為嘉賓。佛得角博阿維斯塔市與江蘇省如東市之間的姊妹城市協議(下週將簽署,今期亦有報導)是一個好兆頭。我們需要更多的寬闊的道路,在所有層面上。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