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作為世界上最霸道的國家,美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輾壓世界上的其他國家,也是因為這樣,美國將自己的霸權發揮得淋漓盡至,世界上哪個地區發生戰亂,美國就在哪裡指手畫腳,要是看哪個國家不順眼,就用各種手段要讓其向美國低頭,而制裁伊朗就是其中最好的例子。

Partilhar


特朗普政府正式宣佈將伊朗的「革命衛隊」為恐怖組織,這也是美國首次將一個國家的軍隊定性為恐怖組織,這或許成為美國和伊朗在霍爾木茲海峽未來發生全面衝突的導火線。
伊朗革命衛隊是一個比較特殊的軍事組織,在伊朗地位極高,它完全獨立在伊朗傳統的三軍之外,伊朗幾乎所有的戰略性武器,包括絕大多數的彈道導彈基本上都歸革命衛隊管理,而且基本上先進武器會優先提供給革命衛隊使用,目前伊朗革命衛隊總兵力大約有13萬人,並且尚在持續擴展中,除了精銳部隊以外,革命衝隊下屬還有大約40萬人的民兵組織,如果發生緊急情況,革命衛隊還可以進行戰時動員。
伊朗革命衛隊的主要性質是維護革命成果以及維護國內治安,以保持伊朗內部穏定,革命衛隊效力於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尼而不是伊朗總統或任何其他軍事領導機構或團體,就是這點而被美國將其定為非法組織的因由。
自從1979年巴列維王朝被推翻後,伊朗就從美國在中東最重要的盟友身份迅速轉變為在中東最主要的對手,美國和伊朗之間的矛盾主要有兩點:一點是霍爾木茲海峽的控制權,另一點是伊朗背後的勢力-俄羅斯。美國要在中東獲得絕對的權力,伊朗絕對是繞不過去的一個坎,海上巨人號在該海峽被擊沉,美國至今沒有對伊朗動手最主要的原因是忌憚伊朗隨時封鎖霍爾木茲海峽的能力,兩伊戰爭中伊朗和伊拉克對過往的油輪展開無差別攻擊,讓許多國家遭到了慘重損失,而在伊朗的對面,中東主要產油國恰恰都是美國的盟友,如果美國沒有把握在極短的時間內解決伊朗,那麽,美國在其中東的信譽將會嚴重下降,甚至會有分裂的危險,而這個影響更會擴大到歐洲一眾鐵桿盟友,目前霍爾木茲海峽全線都在伊朗控制下。
美國這次將革命衛隊定為恐怖組織,很有可能是在釋放對伊朗開戰的資訊,因為革命衛隊的直接領導人是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將其定性為恐怖組織等於在直接侮辱最高精神領袖,這在伊朗這個宗教地位極高的國家是極為嚴重的事情,此前美國宣佈制裁伊朗石油以及派航母到霍爾木茲海峽附近都沒有這次一句說話嚴重。
美國在如此敏感的時間點釋放的一個信號其實和在千里之外的委內瑞拉局勢不無關係,目前美俄雙方圍繞委內瑞拉的鬥爭越來越厲害,如果雙方堅持毫不退讓的話,極有可能發展成為第二個古巴危機,如果將俄羅斯逼得太狠,其未必不可能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孤注一擲,此次美國直接將矛頭對準伊朗,可以看作是美國在戰略上以退為攻,雖然委內瑞拉當下來看戰略地位極其重要,但是伊朗才是俄羅斯短期利益所在,此舉不但可以化解雙方直面衝突的可能,緩解了委內瑞拉當前局勢,同時又可將俄羅斯的重心牽制在中東,如果美國藉此機會奪得霍爾木茲海峽的控制權的話,那簡直就是一石三鳥。

Partilhar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首次岀訪是歐洲三國,分別是意大利、摩納哥和法國,令人覺得意想不到的是,習近平在意大利和摩納哥時均會見了兩國的最高領導人,但在法國期間除了見到法國總統馬克龍之外,還會見了德國總理默克爾及歐盟的領導人,使歐洲三國的訪問增加了德國和歐盟的元素,令這次歐洲之行更為圓滿,默克爾及容克在法國見習近平,顯示了歐盟的對華態度的轉變,同時亦顯現了歐盟與美國方面的關係岀現了某些變化。尤其是默克爾跑到巴黎見習近平更看到德國與美國的不和已經完全暴露出來。
是的,自從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與其盟國的關係發生了巨大變化,雙方的爭端是如此的反復,以致人們無法理解,他們不得不問:怎麽了?如今,美國與其盟國之間的衝突越來越激烈,英國即將脫離歐盟,其後法國和德國結成了同盟,他們有對抗美國的潛力,現在他們在美國面臨著一個困難的局面並且已經發展到了開撕的地步,最初,美國和歐洲聯盟之間的分歧也是有的,過去這衹是一場爭吵,但現在內容大變,態度也不一樣了,雖然歐盟不是一個軍事組織,但它代表著歐洲國家的主力軍,影響力並不低,現在雙方都達到了近乎誇張的程度,在許多問題上有公開爭吵,美國已公開宣佈將退出北約,歐盟並不害怕,相反,美國受到了嚴厲的批評,它似乎並不害怕從美國撤軍的意圖,最近德國提出了一項所謂歐洲航空母艦的計劃,法國早前提到過建立歐洲軍隊的想法,其所謂的法德第六代機自顯然是不想再依賴美國。
今天的形勢對雙方都是必然的,對美國而言,歐盟在認為自己在許多國際事務中佔主導地位的同時並不與自己合作。雙方的分歧自然會加劇,特別在伊朗等問題上,雙方根本上就不是一個陣營,美國通過施加壓力以穩定其統治地位,認為它在軍備方面作出了更多貢獻,保護了歐洲安全,使歐洲保持了較低的軍事支出水準,這增加了其負擔,並要求歐洲提供更多回報,這讓歐洲小國不滿意,這不是小錢的問題,各國加起來,每年要花費上千億美元是不容易的,當然,美國太貪心了,歐盟也不願意聽美國的安排,顯然,它沒有給美國面子,它有自己的追求和想法,在目前的情況下,美國有戰略收縮的意圖,當然,這並不擔心關係受到損害,原來的英國可以在歐盟內部翻來覆去,幫助美國調解雙方矛盾,不幸的是,英國正要離開歐盟,給法國和德國一個統一歐洲政治的機會,法國有很高的地位,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德國有相當的實力和財力,如果法國和德國結盟,其他歐洲國家將不得不依靠過去,這將形成一個歐洲政治力量領導小組有能力對抗美國,在這種情況下,雙方的分歧自然會擴大,雖然分裂的可能性極低甚至可以忽略不計,但雙方之間不斷擴大的距離是一個真正的問題,這可能涉及到美國未來的地位以及最終如何發展,這可能才是真正令人關注的問題。

Partilhar


五個月內兩次空難,346條生命逝去,都是波音737MAX機型,如果說第一次事故是意外的話,那埃塞航空就難圓其說了,此次空難也將波音公司推向輿論的最高點,目前,大部分國家均已停飛波音737MAX,而中國是最早停飛該型飛機的一個國家,隨著事故原因的逐漸被查岀,不得不感嘆中國的先見之明。
對於民航客機來說,安全是最大的命脈,雖然飛機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但也是死亡率最高的,根據目前公開的資料分析,波音737MAX連續兩次墜機都有可能源自於波音公司為其加裝的自動防失速控制系統,也被稱為機動特性增強系統(MCAS) ,防失速控制系統是一種能把飛機迎角限制在控制失速的範圍內並減少迎角飛行時的側滑角,使飛機能迅速脫離對速的飛行控制糸統,一旦飛機發生失速,該系統會自動將機頭降低並增加空速,但也要面臨一個重要問題,一旦飛機的攻角傳感器岀現誤判故障,把錯位元數據傅輸給自動防失速系統,就會導致飛機仰衝或俯衝,飛行員如果在短時間內未能調整過來,最終就會導致災難發生,在去年的印尼獅航墜機事故中,據瞭解,飛行員與飛機的自動防失速系統博鬥了十幾分鐘,但是還是以失敗告終。
事故背後往往不是一個原因造成的,可能是飛行員操作不當,可能是防失速控制系統問題,也可能是飛機設計缺陷,這三點在波音737MAX上都有可能出現,最終定論還需要事故調查報告出來。現時看看波音737最近的改進歷程,波音737MAX之所以增加了自動防失速控制系統是因為換裝了尺寸更大推力更強的LEAP-1B高涵道比渦扇發動機,該發動機出自CFM公司,中國C919就採用的該公司LEAP-1C發動機,相比之前波音737MAX裝備的發動機LEAP-1B,風扇直徑要大22公分,而波音737在最初設計時並沒有考慮安裝直徑更大的發動機,導致兩者之間不配套,如果重新設計機艙佈局成本讓波音公司難以接受,對此,波音想到了另一個解决方案,將發動機安装位置前移並抬高,由此就帶來了飛機在某些飛行狀態下容易進入大仰角失速隱患,為了消除這個隱患,波音又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增加自動防失速控制系統,一系列改進最終導致悲劇發生。
MCAS系統其實在軍用領域廣泛應用,戰機一般都要做眼鏡蛇機動側飛高難度動作,MCAS系統剛好可以幫助飛行員控制戰機,但平飛速度與使用升限卻下降很多,以至於F-4無法勝任高空高速截擊任務,中國也曾做過改進,殲10最早是按照渦扇15發動機設計的,最後更換為俄製AC-31FN發動機,不過中國在更換發動機時對後機身做了修型改進,使機身前後更加平衡不至於發生頭重腳輕等問題,所以綜合來說,波音737MAX的問題不僅僅是MCAS系統問題,在更換發動機的一刻已經埋下了隱患,中國為什麼第一時間停飛波音737MAX,除了保証國內乘客安全外,或許早已經看岀波音737MAX的問題所在。

Partilhar

全球支幹綫客機和大飛機都要看美歐的臉色,因為能夠全領域打造安全適航的民用客機、貨機,而且被全世界認可的,祗有美國的波音和歐洲空客,即使是他們的產品在使用中有甚麽問題,造成甚麽或輕或重的不良後果,甚至發生悲劇性的空難事故,最終的技術解釋權也在美歐兩大航空公司,然而,這次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波音737飛機空難可能是個具有專業轉折性影響的事件,在此次埃航空難發生後,中國民航局3月11日率先宣佈鑒於兩起空難均為新交付飛機,且均發生在起飛階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暫停波音737的商業運行。
對於中國發佈針對波音特定機型禁飛的行動,美國媒體第一時間把這件事與貿易戰聯繫在一起,仍然沒有忘記他們的獨家解釋權和航空技術霸權的高傲性,更有指中國此舉是別有用心的,然而,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在中國率先停飛波音737飛機後,全球幾十個國家和地區也紛紛下達禁飛令,儘管美國聯邦航空局一開始時宣稱評估沒有顯示涉事系列客機有性能問題,沒有理由停飛,但是這種說法連他們的盟友都說服不了,從英國開始到澳大利亞等數十個國家和地區紛紛加入停飛波音737型號飛機和禁止其他國家該型號飛機飛過境的禁令的禁飛潮。
可以不客氣的說,波音客機很快將被全球停飛潮所淹沒,中國和英國等重要世界大國和航空大國帶頭禁飛,其他國家更沒有理由拿自己公民的生命財產當兒戲。
民用航空是當今世界最安全的交通方式,但在這個領域講求的是不怕一萬,祗怕萬一,從飛機的設計製造到飛機的運營維護都必須做到防微杜漸,因為衹要一絲一毫的小過失或小漏洞都可能導致機毀人亡的悲劇,對於波音737飛機在5個月內接連發生兩起致命空難的現實問題,波音和美國聯邦航空局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的,而且現在就連白宮也要求他們拿出更有說服力的證據,特朗普的表態這次是站在了與中國同一立場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在3月13日宣佈下令美國即時停飛所有波音737客機,並禁止別國類似型號客機過境直至另行通知,除了美國,加拿大也宣佈停飛波音737型號,致使到波音公司和聯邦航空局都不敢嘴硬了,在特朗普表態後,美國聯邦航空局頒布緊急命令暫停波音客機運作,波音公司表明,該公司將向美國聯邦航空局建議暫停371架波音737客機運作。
針對這次從中國開始啓動的波音客機禁飛潮,美國華盛頓郵報評論稱,中國領頭停飛,意味著美國聯邦航空局不再是世界上唯一的航空權威,中國民航局正逐步成為和美國聯邦航空局以及歐盟航空安全局同樣能決定飛機安全與否的權威機構。需要強調的是,隨著中國民用大飛機工業厚積薄發的趨勢性發展,中國的技術話語權還會越來越大。

Partilhar

Notícias (40)

  • <
  • 1/4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