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陳思賢

世衛總幹事令特朗普不爽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湖北武漢爆發之後,中國政府迅速採取各項措施防止病毒傳播,從近日公佈的各地新增確診病例持續下降,顯現了有關措施及時得當,而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在這次疫情的抗爭中的努力都給予肯定,然而卻有些人總是並不樂見這樣的情況(尤其受肯定的是中國),在世衛組織為應對新冠病毒舉辦的科研論壇後的記者會上,有歐洲媒體在會上問中國政府是否要求世衛組織給予讚揚?因為面子對於中國而言很重要,這顯然不是一個隨便問下的即興問題,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不止一次高度評價中國抗擊疫情的努力,近來在西方輿論場上遭到惡意的政治解讀,「我們不需要取悦任何人」,譚德塞回答說:公開讚賞一些國家的做法有兩個目的,一是鼓勵這些國家繼續堅持正確的政策;二是帶動其他國家借鑑學習這種做法。
由於譚德塞幾次三番讚揚中國,使其被推入一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掀起的巨大漩渦中,歐洲新聞台記者充滿政治炒作色彩的提問正是這種輿論情緒的縮影,但是譚德塞依然很堅定地說:「我知道世衛組織讚揚中國的舉動的時候有很多壓力,但正是因為有壓力才不能隱瞞事實,中國過去沒有,現在沒有要求我們讚揚,這就是事實,全部的事實,我們都持同樣的觀點,因為中國扎扎實實的做法應該得到稱讚。」還好譚德塞並不是一個華人,否則他現在豈不是更要被貼上親華的標籤,或者有西方媒體就要猜測他是不是被中國政府賄賂了或者威脅了所以才幫中國說好話。雖然譚德塞特別強調這不是他個人的觀點而是整個世衛組織都這麼認為,在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第146屆會議上幾乎每位成員都對中國表示讚賞。
也有比較有良心的德國媒體指出目前指責世衛組織亳無必要,各國必須放棄政治分歧,譚德塞正在兩大洲抗擊公共衛生危機,剛果(金) 的伊波拉和中國的新冠肺炎疫情,他做得非常好。
譚德塞在12日世衛組織大會上高喊「團結!團結!團結!不要慌張不要恐懼!現在重要的是不要妖魔化或者攻擊中國而是要展現團結!一起應對我們共同的敵人新冠肺炎和新冠病毒」,他的話打動了全世界但卻難以打動美國政府,就在全球緊急應對新冠肺炎和伊波拉疫情的緊要關頭,美國卻打算削減對世衛組織的支持,特朗普政府在新財年預算中砍掉超過30億美元的全球衛生項目資金,其中給世衛組織的援助金被減少53%,這次大大削減對世衛組織的援助可能與世衛組織讚賞中國的抗擊疫情令特朗普非常不爽有關。

Partilhar

觀點

尊重地讀出:李文亮

2019年12月30日,湖北省武漢中心醫院醫生李文亮向幾位同學表示對疫情的憂慮。他是一名眼科醫生,可能正因為這樣,他注意到眼前事態的嚴重性:7名在當地海鮮及野味市場工作的人士入院,經分析發現他們均染上一種與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沙士)非常相似的病毒。除了李文亮醫生,我們都忘了2003年「沙士」曾肆虐全球,奪去近800人性命,且源頭同是來自中國。這種舊的冠狀病毒就在武漢市場從動物傳染給了人類。
幾許年前,在1632年,意大利天文學家、數學家、物理學家,更是智者的伽利略(Galileo Galilei)出版《關於兩門新科學的對話》。當中所指的兩門分別指托勒密(Ptolomeu)和尼古拉·哥白尼(Copérnico)的學說。該書在地球是宇宙中心的捍衛者與地動說(認為太陽是宇宙的中心)支持者之間展開漫長對話。地動說由波蘭人尼古拉·哥白尼提出,儘管他於1543年逝世,歷經一個世紀後他的學說仍被伽利略時代的權貴所否認和迫害。在伽利略的書中,他把捍衛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人稱為辛普利西奧(Simplício),也毫不含糊自己是對立的立場。那是一本觀察和經驗之書,科學必引向真相。
其後,來到2019年的最後幾天,李文亮繼續捍衛自己的所觀察到的,警告很可能是一種新型冠狀病毒。2020年1月1日,就所謂的新瘟疫,武漢警方將李文亮及其7位同事帶走問話。是他們發出的警告觸動了當局的神經,而非新瘟疫本身。中央電視台當時報導指這8人涉「散播謠言」,但沒說明他們是醫生,決不要讓這本為事實的謠言動搖人民的信念。
1633年4月12日,伽利略同被警察攔下,不同的只是當時羅馬的不是警察,而是裁判法院。建基於他的觀察和經驗,《關於兩門新科學的對話》的這本書指出地球圍繞太陽而行。這在當時是非常破格的,就如今天警告一場正在發生、已出現類近病徵的瘟疫一樣。裁判法院的主意與他相反,即認為地球是宇宙中心,後按《聖經》審判作結。反主流的論點與那些不想知道真相的強者相衝突,破例者永遠沒有好結果。快70歲的伽利略被判有罪,要跪下來懺悔自己寫的書。
2020年1月3日線,李文亮在派出所接到以下訓誡書:「你在網絡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是一種違法行為。公安機關希望你積極配合工作,你能做到嗎?如果你固執己見,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李文亮寫下:「明白」及簽名。
伽利略深知自己將殊途同歸,因裁判法院數年前已就異端地動說作審判:焦爾達諾·布魯諾(Giordano Bruno)死於火刑,死前並要公開認錯。之後有傳說指伽利略細聲道:「它(地球)仍是動的」。教堂不應聽從和接受藉口。或者,殘酷的點燃者有時厭倦了篝火。
簽畢武漢警方的訓誡書後,李文亮獲准回到醫院繼續上班,也許名聲不怎麼樣的警察有時也如名聲不怎麼樣的教會一樣慷慨。1月10日,李文亮開始出現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病徵,2月7日與世長辭。
馬克思說,歷史會不斷重演。第一次是悲劇,下次則是鬧劇。可能到最後,都是一場以鬧劇(它仍是動的)開始,悲劇收場作結。

Partilhar

​​​​​​​古步毅

分析:是藥三分毒

每場戰爭中總有英雄勇士,也有戰敗犧牲者,從瘧疾到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戰,亦無一例外。澳門經濟回復正軌,政府推出的加快經濟復甦的政策是否會在短期內對澳門的盈利市場帶來短暫的影響,完全取決於特區政府以及關閘外的另一邊的內地政府。封閉城市不封關,這是控制疫情所帶來威脅的政治智慧。儘管如此,澳門這座城市仍無可避免的承受痛苦,經濟受創。從經濟、政治、社會、媒體的角度來看,中共政權面臨著內憂的壓力,這些壓力預示著其在一貫作風、態度、以及信念上需要突破改變。輿論控制並不奏效,中央政府明瞭這點,在關鍵時刻亦毅然強烈譴責湖北省政府的行為,讓這個道理更不言而喻。

Partilhar

馬天龍

真英雄

《英雄不再》,這是一首英國傳奇龐克樂團The Stranglers四十年來耳熟能詳的歌目,但倘若馬克·吐溫(Mark Twain)尚在生的話,一定會戲言說英雄隕落的故事也不過是言過其實而已。他們這樣的存在,不需要像古希臘那樣神化這些人物。在最近的公共衛生危機中,這些英雄就在我們身邊。他們是那些在這場疫症中感染的病患,那些冒著自己生命安危的前線醫護人員,那些不惜身入險境以救人為先的消防人員,那些維持社會秩序的警務人員,那些經濟不景氣下蒙受損失的商人,那些堅持站在前線報導真相、務求清晰及時發放資訊的新聞工作者,最後,還有自疫症爆發以來,每天日復日願意配合檢疫工作的全體湖北市武漢市民。
上週,一名英雄烈士不敵這場疫情痛心病逝,這個人便是李文亮,這次疫情中首個向外界披露第一宗感染個案的醫療人員,率先訓誡政府必須重點關注這個類似非典型肺炎(沙士)的新型病毒,他站在前線,自身也受病毒感染了,最終壯烈犧牲,他的死訊,引起了一波中國人民的騷動,陸續站起來要求社會公義,斥責中國大陸的輿論嚴控。
這全歸咎於地方政府對這次疫情資訊的阻撓,不但令決策者錯誤分析疫情形勢,還讓「造謠者」陷於不利。毫無疑問,動用全國資源及人民力量集中抗疫是首要的工作,但是,中央政府也需要徹底果斷地處理這一系列的延伸的問題:不但應禁止野性動物的販賣、改善傳染疾病預警機制、嚴格監管食品安全問題,還應意識到過分控制信息和壓制社會的危害,導致像過去數週在那些思想較自由、開放、透明的城市陸續出現訴求的聲音。畢竟,如列寧所說,只有追求真理才會走上革命的道路。

Partilhar

陳思賢

罷工的天使

自武漢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港澳兩地均有出現確診病例,除國內開展抗擊疫情蔓延的大封城措施、以「中國速度」不足半個月內建築起兩間專門收治危重確診病患者以及十多間收治輕度患者及需隔離的疑似病例患者的方艙臨時醫院外,港澳兩地政府亦分別展開防疫防護措施,兩地各行業的人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付出來支援這場攻堅戰,還有那些在病毒肆虐中的逆行者,他們的身影令人動容,然而在這個關鍵的時刻,(2月3日)香港卻有數千名隸屬香港醫管局轄下的醫護人員開始實行罷工,臨陣逃脫了,在病毒面前,他們原本是最不應該出現的「逃兵」。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力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鬥終生」這是香港每一個醫學院學生在畢業時都會宣讀的誓詞,不知道在罷工時高喊口號的那些醫護人員有多少還曾記得它。
這次罷工,由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綫發起,罷工為期五天,當天有6,700名會員參加罷工,其中80%是護士,醫生佔7%,在罷工前,就有一些醫護人員在抽到必須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的「生死籤」時竟然直接選擇了「辭職」,還有的乾脆就「集體請假」了,在伊利沙伯醫院深切治療部早前完成抽籤程式後有至少4名護士和1名文員辭職,東區醫院、博愛醫院和瑪嘉烈醫院至少有90名護士相繼集體「請病假」,在東區醫院手術室,1日原本應有45名護士值班但最終有多過26人請病假,超過一半的護士沒上班。
在罷工大會現場「代表」們清一色的黑衣,說自己罷工是被迫的,全場還高呼口號: 「罷工救港」把自己感動得痛哭流涕,醫護人員罷工救港?這個時候抱頭痛哭的恐怕是香港那些患者吧。
發起罷工的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綫,是一個類似工會的組織,在今年元旦期間剛剛成立,其「反修例」的背景十分濃厚,它的自我簡介裡第一句話是:「醫管局員工陣綫致力於政治問題、HA內部問題、醫療糸統問題主動發聲」看來就是為政治而生的,這次發起罷工的原因是直接針對香港政府,而所有訴求衹有一個核心,就是要全面封關,禁止內地人進入香港,其實港府是否決定封關這是香港自己的事,但是疫情肆虐的關鍵時刻,這些「白衣天使」們拿著病人的生命作政治籌碼實在令人反感,對之實令人太失望了,無可置疑的是他們的這次罷工令香港的公立醫院大受影響,但是他們對得起全國各地馳援武漢馳援湖北參加抗擊疫情的同業嗎?對得起沒有參加罷工而堅守崗位照顧病人的同事們嗎?對得起那些命懸一線等待醫療救援的病人嗎?難怪他們在發動罷工的資源開始緊張時呼籲設立基金而反應冷淡了。

Partilhar

馬天龍

徘徊歧路

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如同翻版特朗普,完全複製了其做事的風格。例如,對比傳統政府面對官方媒體,他更偏向使用他喜歡的社交媒體方式向公眾交代進行溝通。自博爾索納羅上台後,他一直向媒體和記者發動強力攻勢。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