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

恭喜左凱士(Carlos Morais José),拒絕同性戀恐懼症,保護你的報紙-以及我們全部人-免受煽動,仇恨;體現現代性及編輯責任,與讀者的關係以及保護受害者免受不容忍和道德批判。沒有人會因信仰、種族、性別或性傾向而受到歧視......這是一個憲政上的當務之急,也是在不影響我們的生活、財產、權利和自由的情況下,向社會發出良好意識。彌賽亞的靈魂需要將他們所謂的價值觀強加於他人;他們可能想通過化身在同一群人中來拯救人類。他們可以自由地思考並成為他們理解的東西,而被接受,但他們沒有權利懲罰別人的差別。有一天,他們會意識到他們已經是少數;並且多數人無權對他們施加任何責任。

Partilhar

習近平抨擊台獨份子,提及台灣統一,並實施類似港澳地區程度的自治。這還不夠......在這一點上,也許軍隊和外交政策都不會說服台灣獨立。事實上,越大的威脅,越多的不信任。達成統一的共識,或許只有自由的大陸,才滿足台灣。北京知道這一點,因此,強人的說話有另一個目的:軍方將領和黨內保守派力量。內部緊張局勢加烈......如果受到經濟危機衝擊,將威脅到整個政治勢力,包括有爭議的延長主席任期。
有關軍事力量介入的說法引起國際恐慌。世界領袖以毛澤東思想的語氣講述海峽兩岸關係......是外交的地雷區。一如既往,台北牽涉其中。沒有「一帶一路」、葡語項目、多元文化或全球貿易抵制在台灣使用武力。
城牆外,特朗普還拿着民族主義的鑰匙。到最後,貿易戰和墨西哥圍牆,使軍國主義和保護主義的領導人政府缺乏保守派。國際形勢風雲色變,經濟數據包受驚嚇。隨著國民「荷包乾硬化」和失業率上升,特朗普即使站在法庭受審,亦會有人票投特朗普。
在短期內,習近平和特朗普互相影響;應對外敵,可濫用內部權力。
中期是危險的。1929年股市崩盤後,經濟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歷史並不總是重複,但最好不要重複。

Partilhar

厄運的先知諾齊擔瑪士,預測2018年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將從中東開始。 托佛勒,提出第三波社會的夢想家,意識到將會有第五波,第六波......或更多的改變。特朗普,「貿易戰」的梅菲斯特,他暫停談判,被歷史沖昏頭腦,拘捕華為首席財務官、創辦人女兒孟晚舟,發出加密訊號,只有手持解密表的人才明白說甚麼:戰爭已經烽煙四起。這不是模擬的;也許沒有炮彈;但對數字帝國來說卻是殘酷和果斷的-死的死、傷的傷。
今年,英國廣播公司記者報導,在7分鐘內,中國當局通過面部識別技術,可發現被通緝人士,展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技術。華為悄悄地與歐洲合作夥伴簽署協議,這種合作關係扼殺了美國在量子物理學和人工智能方面至高無上的地位。這引起5個「盎格魯-撒克遜」(anglo-saxónicos)特務機關響報警: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徹底拒絕中國參與到5G技術領域,無限上網帶來徹底變革,這可控制現代的新燃料:數據流量和物聯網。
孟晚舟不僅僅是一位金融人士,她剛剛在荷蘭與最大的猶太納米技術集團簽署協議,在阿根廷舉行的G20會議上,與諾貝爾物理學獎熱門人選張首晟共進晚餐,他被喻為納米導體行業的革命大師。據稱孟晚舟因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實施的禁運,在參與完G20後到加拿大被拘留。12月1日,張首晟在美國死亡,官方說是自殺;有人則懷疑「被自殺」。
啊......中東的聯繫不見了,從布什時代開始,美國的軍事技術和人工智能已被阿拉伯人和猶太人轉移到遠東。如果這不是諾齊擔瑪士的願景,那就是我們今天所看到的。

Partilhar

情感大師德索薩贏取了習近平的微笑,值得作戰略投資。與巨大氧氣球般的中國首都所簽署的協議,務實的安東尼奧·科斯塔緘口不言。人們仍然注意到「黃禍」的敘述,在美國保守右翼的論述中,特朗普甚至喜歡中國的錢-華盛頓不遺餘力地-而不是中國的影響力。貿易戰只是一個工具,隱藏著一場更為嚴峻和激烈的鬥爭。
西方的收穫是足夠憤世嫉俗的;由陰影所構成的淺薄政治文化把許多人長期欺騙。有人看到:葡萄牙是朋友。即使!因為他們都想要;他們知道這條道路;由澳門管理這段關係。中葡平台結出豐碩的成果並將有所展。懷疑是有利發展的,尤其是有條不紊的-不是貪婪的- 但不值得隱藏顯然易見的東西。
兩個錯誤可能會「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有些人想要錢而不付出代價;其他人認為他們付出並被接受......信任、承諾、願景、常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澳門知道如何提供協助,而且是可做得到的。有許多人不想......甚至在我們之中也有人喜歡「搞破壞」。但世界在變,平台的能量也大於此,比我們更大。
我記得中國受到社會和政治權利的壓力。那時......我記得中國開放經濟和封鎖。另一種錯覺...... 仍是發生的,習近平微笑著,感受里斯本的舒適。這對中國有好處,亦非常適合葡萄牙,亦為澳門度身訂造......不是互相奉承,而是調解和搭橋。遊戲既艱難又復雜,但會順利進行。如果這是很容易走的路,其他人也會走同樣的路。

Partilhar

與過去的困局相反,羅安達抓住了未來的機遇。安哥拉總統洛倫索對里斯本進行為期三天的正式訪問,他向葡萄牙各界群眾打開大門,否認撤走安哥拉在葡萄牙兩個最具戰略性的投資。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仍可在BCP和GALP,最近兩國把有關爭議被形容為最「討厭」:涉及安哥拉前總統曼努埃爾•文森特的腐敗案。經過長期的政治權力之間的鬥爭後,葡萄牙司法部門最終屈服,為兄弟國家過渡這辛苦過程。洛倫索發表一份具有巨大全球政治影響力的聲明,他表示:「我們從不為文森特辯護,國家將判斷其公民的權利。」
北京和羅安達之間延續緊張氣氛。習近平政府得到安哥拉政府的還款-最近南非宣布新一批資金被授權償還安哥拉國家對中國公司的債務。始終如一的謹慎,北京增加關於腐敗和資金鏈的監管,推動耗盡和缺乏投資的信貸額度。明年是必定要重啟談判,以確保洛倫索足以支付有關政治代價,平衡羅安達新舊地主的利益。
然而,鑑於戰略利益的規模會影響各國關係,理解身處的位置似乎是不可避免的。這種新的「挑戰性」比想像中震驚羅安達和里斯本更為相似。但在這種情況下,超越更為重要。中國-安哥拉平台對安哥拉新的發展至關重要。安哥拉一定要認識到這一結果,可以肯定的是,這裡的平衡是非常不同。新興的全球領導力與頹廢的殖民歷史不相上下。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