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棋不定加上缺乏動力 葡語系運動會被延誤

2014年1月在印度果阿舉行的葡語運動會

自 2014年印度果阿舉辦第三屆葡語系運動會後,葡語系運動會便一直處於停滯狀態。莫桑比克馬普托作為下一屆運動會的主辦方,因缺乏資金而被外界認定是遲遲未能舉辦運動會的原因,雖然主辦方確保會繼續舉辦,但以何種方式舉辦,天曉得。

5年前的2014年1月19日,是印度果阿舉辦第三屆葡語系運動會的日子,運動會原本應在2013年舉辦,但當時因工程延誤便順延至2014年舉行,而下一屆運動會應在2017年,由莫桑比克的馬普托舉辦,但至今仍沒有舉行。葡萄牙奧委會 (COP)解釋道:「這是因為莫桑比克政府給組委會的財政支持不足。」
《澳門平台》曾試圖聯繫莫桑比克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CONM),但卻無法透過有關組織官方網頁上所載明的電話號碼聯繫到組委會。

安哥拉奧委會執行委員會 (COA)馬里奧•羅莎•德•阿爾梅達(Mário Rosa de Almeida)表示,在2018年之前,澳門為葡語系奧林匹克委員會總會主席。「出人意料的是,澳門放棄了輪值主席一職,是因某種原因改變了策略,決定放棄葡語系奧林匹克委員會總會的主席一職。」
葡萄牙奧委會透過電子郵件回覆,安哥拉利用澳門退出輪值主席一職的機會,在2018年安哥拉被選舉為葡語系奧委會主席,同時指出葡萄牙仍負責作為協會監事會。

至於莫桑比克,阿爾梅達重申,莫桑比克馬普托將成為下一屆葡語系運動會的主辦方。 他表示:「現在需要知道的是何時舉辦」。目前,葡語系奧林匹克委員會總會將於3月7日至10日期間在莫桑比克首都馬普托舉行會議,從短期和中期的角度規劃未來運動會。 「這或會伴隨影響主辦方的風險,但我認為沒有人想這樣。」
外界及社會則有一個共識:「這場高水平的運動會應該繼續辦下去。」葡萄牙奧委會亦支持有關立場,葡奧會明確表示不會停辦葡語系運動會,並補充,為了能繼續舉辦運動會,我們需要「加強葡語系國家和葡語社群的合作。我們必須糾正過去的錯誤,但與此同時,共同的語言和傳統並沒有得到適當的保護」。
安哥拉奧委會官方發言人阿爾梅認為:「我們需要挽救葡語系運動會。」只有「舉辦運動會的模式有所改變」,才能「挽救葡語系運動會」,因為運動會的規模「對一些國家來說太過沉重」。他認為:「為什麼不合辦葡語系運動會和葡語系國家共同體運動會?舉辦一場獨特而隆重的運動會?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
這位安哥拉官員指責說:「某些運動的二三線運動員認為為這場運動不會帶來聲望。」他指出,巴西和葡萄牙的頂級運動員,例如尼爾森•埃武拉(Nélson Évora,葡萄牙三級跳遠奧運冠軍)、奈德•戈梅斯(Naide Gomes,葡萄牙跳遠選手)或弗朗西斯•奧比庫魯(Francis Obikwelu,葡萄牙短跑選手)都未曾參加過葡語系運動會。在印度果阿舉辦的第三屆運動會上,巴西只有7名運動員參加武術比賽。阿爾梅認為:「這對主辦方來說太尷尬了」

澳門的角色

關鍵是要掌握第四屆葡語系運動會具體舉辦日期。《澳門平台》訪問了1996年至2008年間,曾擔任澳門特區政府體育發展局局長(即體育局前身)蕭威利 (Manuel Silvério),他也曾在2008年前,擔任澳門奧委會領導層。他強調:「葡語系運動會對澳門來說很重要,我認為對於整個葡語系國家來說都很重要,澳門曾於2006年舉辦首屆葡語系運動會。」
蕭威利認為,葡語系運動會仍然是「可以促進體育發展的有趣項目」,尤其是在葡語系國家。他表示:「我們必須保留這種精神,坦白說,我認為運動會會延續下去。」

然而,在解釋葡語系運動會為何停滯不前時,蕭威利認為,葡語系奧林匹克委員會需要建立一個監督委員會來監督運動會所有的準備工作,否則運動會很有可能被「放棄」。他認為,最重要是由於葡語系奧林匹克委員會缺乏領導力和活力,有時甚至缺乏政治意願。另外,亦缺乏督促運動會進展的監督力量。
他提及:「我認為,前幾屆奧運會應該在澳門舉行,然後再到其他國家或地區舉行。這將是很好的妥協,亦是穩定運動會的一種方式。」

葡語系運動會的話題從沒停止被議論。蕭威利回憶起在2002/2003年第一屆葡語系運動會舉辦時,當時運動會以非正式的形式開始,很快地,巴西便表露了一些作為參與方的阻力。他回憶:「我認為是歷史原因。也許巴西從來沒有成功地處理過與葡語系國家之間的問題,因為巴西曾經殖民地。我也不知道,這只是我的理解。澳門幾年前已回歸祖國,我們把所有事情都處理得很好,證明我們有能力處理一切事物,所以才決定由我們來組織第一屆葡語系運動會。」
按照蕭威利的說法,澳門近年來的工作「問心無愧」。他亦同意,必須改變運動會的競賽模式,尤其是在知名度方面。「我們需要強大的贊助商,良好的媒體宣傳和官方電視直播。若能滿足以上幾點,我認為運動會將以另一種面貌呈現,資金亦不再是問題。」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