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深圳取代是自作孽

上週四新華社發表了「國務院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央視主播李梓萌提出了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深圳這次的定位是先行示範區,那麼都會示範給誰看?對此,香港大公報發表社評,香港持續發生暴力示威之際,一河之隔的深圳卻傳來好消息,此情此景香港應該反思。
長期以來,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視窗,是溝通與連接世界的平臺,是中國發展的一個重要支點,甚至在今年二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公佈時仍舊將香港視作區域龍頭,給予了百般的政策傾斜與支持,但是,事實上,深圳去年的GDP就已經超越了香港,更重要的是深圳擁有香港所沒有的高科技產業,雄厚的製造業、全面的服務業、發展後勁十足。
不過,再好的環境,再多的關顧,再大的支持也敵不過自我沉淪,李嘉誠那個廣告含義上的解讀從中央這個「意見」就能看出來,這標示著中央再不會為了眷顧香港而克制深圳的發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深圳被重新定位,這就是重起爐灶的戰略定性。
在中華文明復興,重回世界之巔的過程中,今天對深圳的重新定位就是要告訴美國人,在香港問題上中國不會投鼠忌器,因為香港作為為英美服務的金融中心對中國不重要,中國要的是為中華民族復興服務的國際金融中心。結合今天對深圳的重新定位可以看到,中央政府是不會被反共反華的階層把持香港耗費資源,包括外匯儲備上,中國減少對香港金融服務的採購,扶持深圳代替。
以深圳取代香港,短期之內在香港的反華反共勢力一定會氣急敗壞,並對深圳進行各式各樣的衝擊,所以在深圳集結大量武警並不是要去香港而是防止香港的暴徒衝擊深圳。另外,之前中央宣佈的開放外資金融機構在內地投資開設公司的持股限制就是釜底抽薪減少香港的金融買辦地位,這些外資公司在大陸可以獨立開設公司,祇要按照中國規則來經營就可以,為何還要去香港繞一圈呢?當時還覺得這樣是吸引外資進入中國充當人質並對沖特朗普的貿易戰、金融戰的壓力,現在看來同時也是把香港變成了沒那麼重要,對於外資金融機構來講在香港和深圳之間選哪一個,我們也不用作太多的思考,如果香港的買辦小資產階級不是這麼歇斯底里的反共反華,中央可能還不會這麼快做出把深圳的戰略地位提高的決定,這次香港的暴力動亂,中央提高了深圳的戰略性定位又是一次華為式的逆襲。
*高級編輯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