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賀一誠

賀一誠是被選中的人。選舉委員會將在8月中旬確立他的位子,但來自北京的祝福-不可避免-已經非常清楚。有中國消息人士指出,這個決定有三個核心:他了解法律和祖國的秩序;了解法律和自治的環境;作為一名商人-紡織品和玩具-創造了沒有賭博和房地產投機的財富。簡而言之,中國選擇他作為一名政治決策者,是他不受當地寡頭政治分配的甜頭。

有人不同意上述觀點;他的形象從沒有得到所有人的同意;其他推定的候選人,如梁維特或譚俊榮,他們代表更多現代化的願景-甚至是更具自主性的願景......這場辯論是健康、充實和廣泛的。但在實際上,沒有出路。假設出現另一個反對命運的候選人將有其他選擇,但中國的政治文化不支持那些作出或保護他們所代表的理想。

力量的平衡-至關重要-取決於五位司長人選,賀一誠已就此與中央政府商討。現任司長中,唯一保險的是黃少澤,他甚至可以轉任行政法務司,升格為政府首腦的第二把手-從警察到立法者,宣傳內地的使命-這應該是有限的。

羅立文早已向公務員和夥伴道別;令人驚訝的是陳海帆,失去了意識形態旗幟的青睞。經濟財致司和社會文化司的人選取決於北京對賭牌續期和中葡平台的想法-教育、文化、雙語的背景。梁維特和譚俊榮均符合這一使命的形象和背景。但在政治合作與未來的行政長官關係不佳。形式上,是由他向北京提名司長人選;但實際並非如此。在這些範疇中可以看到北京對澳門經濟,以及與葡語國家連繫的看法。即使因為他有擔任這個職位的資格,但賀一誠的強項不是在這些方面。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