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度

這可能看起來像一個細節,但肯定不是一個註腳。何潤生獲選立法會執行委員會第二秘書,這有值得強調的意義。自澳門回歸,首次有直選議員進入執行委員會,過去二十年,皆由間選產生的議員出任,這些議員是社團及利益集團主導。當然,與愛國陣營中最具影響力和根深蒂固的組織-街坊總會的何潤生進入執行委員會並不奇怪。無可否認,他獲得了在場的32名議員中,25名的支持。低於執行委員會入局議員的正常百分比。但是,直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已有進一步的提升。

與此同時,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本週在立法會的發言,持不同觀點。很明顯,在她任期結束前,處於幾乎癱瘓的管理狀態的政府,最後一件事就是談論政治改革。但吹來的風並不喜歡這話題,最重要喊的口號是「穩定」。

另一方面,有關陳海帆對民主和普選所作出的考慮,更加值得懷疑。一人一票可能不是充分條件,但民主制度無疑是一個必不可少的假設。無可否認,澳門基本法與香港不同,並沒有明確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全面直選,但這完全沒有阻止採取逐步實現政制民主化,這反映在選舉產生的代表人數的增加上。正如2012年所走的政改這一步,儘管民主化程度非常有限。

七年過去了,似乎沒有任何可以向前邁出新一步的跡象。我們清楚地意識到,北京擁有話事權,近年來沒有任何跡象,特別是在目前的中央領導下。然而,這會錯失機會。澳門為實現民主化的步驟提供所有必要的條件。作為未來行政長官的賀一誠,將會是走出這一步的中間人嗎?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