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

澳門已掩旗息鼓,如果可以鎖定不再移動的東西。事實是,今天已沒有人有腿可以走路了。目前的領袖正等待離開;下任領袖在行程序中...等待新指示。中國和葡萄牙文化有幾個共同特徵,例如無所事事的人會比做事的人感到安全。我記得在香港回歸前,一位英籍司長在捍衛自由主義時所說的諷刺語句:「『放任作為,放任通行』和無所事事之間的區別在於,做很多工作去確保沒有人會沒工作做。如果有人分心,仍然會認為他們可以做些事。」

最大的問題甚至不是這個過渡時期。事實上,他們甚至有理由在今屆政府結束時作出重大決策。以投資發展基金為例,該基金將公共資金轉移到未來的權力上,試想像這是由目前的當權者控制的。阻止這筆資金純粹是常識。那些長期當權的人士,並沒有意識到他們現在能夠採取超越時間的行動。

賀一誠的核心挑戰是扭軚轉向。預計明天發布的政綱不會出現重大中斷的政策,界限不會偏離中國官方的說法。重要的是他們的政治能量,以及他們能夠緩和區域融合,自治、個人自由、經濟多元化以及成為葡語國家平台這些使命的執行能力。

首先,他有責任將澳門從令人惱火的政治癱瘓中解脫出來。這樣做將在歷史上譜寫出特殊地位。但與香港回歸前的官員一席話似乎相反;如果你不這樣做,未來指控你沒有這樣做。

*葡萄牙環球傳媒集團及澳門平台社長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