濫用自由

西方密切注視香港,擔心當局濫用權力;最嚴厲的批評甚至認同內地對香港作軍事干預-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但激進示威者闖入立法會的行為是濫用自由,破壞對反對引渡條例的合法抗議。星期一發生的事情,是在城市中打游擊,所有的辯解都是不可接受的。野蠻的行為就是犯罪;必受當局打擊並在司法審判中受到譴責。

一些人的破壞行為,騎劫了數十萬人的勇氣和公民意識,他們因信念而作出有秩序及和平的示威-這是香港令人欽佩的地方。政府當局的手法亦值得稱讚,他們表現出冷靜和深思熟慮。順帶一提,這種情況下警察失敗了,或許是害怕被指責暴力鎮壓,而允許這種破壞行為。沒有一個國家,有或多或少的民主國,允許濫用自由。若警察更加嚴厲-甚至是使用武力-以防止里斯本、倫敦或華盛頓出現這種破壞行為,肯定會得到政府和民眾的支持。

必須控制這種激進主義的精神。有報導指出,年輕人以反引渡條例的名義自殺。在香港,沒辦法證明,他們簡單地對中國發自內心的仇恨,高於生命本身的價值。這根本沒任何意義。

提出高度自治-或爭取民主-有新的責任:把抗爭恢復到合理的水平,這應得到一般民眾和國際社會的尊重和支持。在香港的緊張局勢中,中國有責任和義務:必須回應訴求。但爭取自治的鬥爭-民主或其他東西的同時-也有內部的鬥爭。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