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整裝待發取替香港

中央政府宣佈與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再定位為中國特式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決定雖然說是因為香港的亂象迫出來的,但是,在過去一段時間,中國一些沿海城市都希望能仿效香港甚或超越香港的願景,況且早在四十年前鄧小平就曾講過要多造幾個香港,祗因為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的傾斜及特殊關顧,上海、深圳衹能按中央政策辦事,但仍以香港作為趕超的目標,包括在人文方面亦是儘量模仿,如香港人的時間緊迫感、工作效率,以至茶餐廳的飲食文化。
現時中央正式將深圳地位提高,對深圳來講是大好的消息,但亦有擔心最先學到香港的行業是房地產,從而令深圳的房價暴漲,看來是過慮了,因為香港的房地產行業發展蓬勃所衍生出來的社會問題教訓已經擺在面前,如果深圳繼續走香港那樣,不是自尋死路嗎?在深圳再定位之前,深圳專門出了新的住房制度,就是60%的土地要用於公租廉租房,而且在深圳重新定位後肯定會增加特區面積,新深圳可能會參考新加坡模式,令居民對深圳有歸屬感。也有擔心香港的法律制度、生活方式更適合英美人士,這點深圳很難替代,這就說明英美西方仍然想把香港作為一個殖民地為英美等西方人士服務。一個正在復興,即將重新處於世界之巔的中國怎可能允許自己的領土香港還像過去的租界一樣呢,作為超級大國的中國,西方公司想跟中國打交道,就得按照中國的生活方式,按照中國的法律制度來。法律制度的先進,生活方式的先進取決於軍事和經濟實力,要來的來,不想來的可以離開,就如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同父異母兄弟一樣,他在深圳己經生活了近十年。
先行示範區要有一個清晰的定義,就是國務院的「意見」提到的高質量發展高地、法治城市示範、城市文明典範、民生幸福標桿、可持續發展先鋒五個戰略定位,而最關鍵的在於「先行示範」四個字,從試驗田到示範區,就是要為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打造一個面向未來的典範,一個可供參考、複製的樣板,從之前的先行先試到現在的先行示範,重點強調示範二字,未來深圳做的各種實踐一定要有值得其他城市借鑒的示範意義,並且能帶動其他城市做得更好。

*高級編輯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