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木和森林

不確定的時代是這樣煉成的。活在這個眼花瞭亂的世代,即使有千里眼,預測未來也變得困難。香港的危機,引起全球關注這個金融的東方之珠,這是過去二十年從沒有過的。難怪,這個城市正步向深淵,危險,停不了,也沒有其合理性。
暴力衝突,使香港處於懸崖和掘頭路之中。
在澳門,處之泰然,有着歷史不同。儘管過去15年來,博彩業爆炸性發展,產生出官僚主義和社會矛盾,但真正的中國歸屬感和非凡的繁榮與穩定仍然存在。然而,當局引以為傲的社會穩定,既不是恆久,亦沒有創造任何實際價值。這只是用來安慰精英階層和一部份社會人士,保持可表達不滿的閥門繼續開啟,問題得到糾正是至關重要。行政長官當選人賀一誠的使命,是建立一個新視野,為年輕人提供創造而非破壞性的希望和空間。
新當選的賀一誠-在選舉中取得大多數選票,與2004年何厚鏵獲得的選票可相提並論,特朗普對北京的「貿易戰」,加上香港的危機,使這一地區烏雲密佈。這些使得賀一誠的政綱更加嚴格,過去兩週,留下了大致積極的訊號,儘管在具體措施方面的承諾很少。
本澳社會有一種觀念,認為很重要,要避免香港的錯誤。避免來自珠江三角洲另一邊的「傳染病」,這也有明顯的焦慮。這是完全可以理解,並且非常有意義。然而,這種關注不應導致過度敏感,破壞基本權利,就像在議事亭前地的默站那樣,必須避免混為一談的現象,需分清樹木和森林的分別。
過去幾年所發生的事,的確會令人擔憂,包括立法草案、事件和言論。除了法律條文外,還必須培養法治精神。「一國兩制」原則,高度自治和「基本法」,應該永久澆灌和受重視。不應有虛假陳述的出現,或不成比例的危言聳聽。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