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麥卡錫主義?

美國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聲名狼藉。在1950年代,他領導美國的反共運動,這是一場真正的女巫狩獵運動。對知識分子、藝術家、政府或軍隊成員的偏見,不論是真是假,推斷他們與蘇聯或共產主義有連繫而扣上顛覆份子的帽子,指控他們從事間諜活動、侵犯他們隱私和謀殺等。
麥卡錫主義已成為一個代名詞,代替了恥辱,侵犯公民權利及打着愛國主義旗號反共的一個詞語。70年後,美國又再吹起類似的風,但這次是有關技術的「麥卡錫主義」,以中國的華為、居住在美國的中國公民作為目標。
組織、智庫和政治家的各種言行,不僅使中國電信巨頭在輿論中變成被告,亦使多元化社會、文化、專業或學術的中國實體甚或個人被懷疑。胡佛研究所去年十一月底發表的報告,巧合地發表的日期是華為財務總監被捕前數天,亦是全面貿易戰的數天前,有關報告反映對與中國融合的合理關切,這完全對中國存在誤解。把與中國關係政治化會使環境變得有毒,帶來巨大風險並且表現出不負責任的態度,扭轉幾十年來的雙方的交流和合作道路。美國總統特朗普當局所做的工作,致力摧毀合作的橋樑,建立圍牆,把別人拒之門外,包括歐洲及亞太地區的盟友,亦盯上了中國的科技。
中國的出現以及其自信的外交政策引起焦慮、擔憂和恐慌。北京必須在大型國有和非國有企業的知識產權和透明度方面做更多。在孟晚舟一案中,加拿大人在內地被拘留的報復行為也加劇了這種情況。
然而,在美國及一些盟友中歇斯底里地蔓延着反中國的情緒,這喚醒了魔鬼,在國際和平與安全上滿佈烏雲。民族主義和難以容忍的野獸,以此毒藥為糧食。我們必須找到這種新麥卡錫主義的解毒劑。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