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業職業道德

社交網絡的出現改變了人們與媒體的關係。虛擬平台過濾一切,通常以干擾的方式創造出一代容易被謊言和操縱所征服的間接接收者。

當媒體本身不知道該做什麼,開始在網絡上,尤其是在Facebook上,貪婪地尋找曝光,把一切都投入到出版物上,只是將其作為訪問頁面的誘餌時,這場悲劇並沒有得到解決。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而不是在新聞的驅使下,我們總是被聳人聽聞的問題和陳述所淹沒,打開連結後,這些問題和陳述就不再只是一種表達的力量,而是一個笑話,一個謠言。

人們都說,報紙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讓人們接受非常重要的「觀點」,而不是讓人們思考信息。媒體開始作為一種不斷的謊言、不斷的失望出現在許多人的生活中,因為沒有什麼是像標題所承諾的那樣。隨著時間的流逝,失望變成了冒犯,更明智的讀者會選擇遠離。

事實是,事情發生了改變,因為Facebook改變了這場遊戲。由於人們廣泛抵制媒體存在於網絡,我們幾乎所有人都不再看報紙,很多人甚至放棄了他們的賬戶來抗議,人們意識到為一個沒有人會關注的媒體製作內容是沒有意義的。 Facebook根本不向任何人展示公共主頁。甚至沒有向百分之十的粉絲展示。

如今,當大多數人不可避免地以一種無規律的方式獲取信息,沒有對消息來源的判斷,沒有純粹、堅定的對事實的關注時,媒體需要記住職業道德,回歸新聞業的本質。我相信,那些尊重讀者的媒體將繼續存在。普通公民,現在習慣於以一種純粹娛樂而不是信息覺悟的態度,瀏覽報紙的頭條,除非他覺得自己能獲得一種罕見的、有價值的、真實的信息,否則他不會成為一名付費讀者。今天,一份報紙的力量是嚴肅的,將作為一種可以信任的東西來到人們的手中,而不是一個我們都沉浸在其中的由謊言和半真半假組成的宇宙。

新聞業職業道德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緊迫。新聞倫理是社會建設的基礎。沒有明確公正的信息,就沒有人能夠信服地投票。我想說,沒有道德,就沒有真理,只有預感。就把任何決定變成了買彩票。即使我們都有預感和運氣,媒體的作用是支撐事實,讓人們知道真相。如果不這樣做,就會被譴責。虛擬世界更靈活,更吸引人,這將足以控制越來越多的不穩定、言行不一的靈魂。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