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謂言之不預

自從中美第十一輪經貿談判不歡而散之後已經過去二十多天時間,在這段時間裡發生了很多熱點事件,美國採取了粗暴的施壓方式,不僅對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關稅,還運用國家機器對中國企業華為進行全方位的打壓,企圖運用施壓的方式逼迫中國作出巨大讓步,當然,美國運用這種施壓方式是不可能讓中國作出讓步的,因為美國的決策層誤判了中國的行為方式。
早在抗美援朝談判時,毛澤東就曾經對代表團有過一些可讓的或不能讓的指導,看準時機上,美國蠻橫無理時不能讓步,虛張聲勢時不能讓步,不起作用時不能讓步。讓步必須能扭轉局勢。現在正是美國蠻橫無理之時、虛張聲勢之時,中國現在要做的就是堅決回擊,不給美國留下絲毫念想空間,衹有拿出誠意,糾正錯誤之後方能重回談判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交易的藝術」那一套對中國是毫無作用的,特朗普應該多看一些毛澤東的書,多思考一些中國於處事的原則才能讀懂中國,才不會發生重大的誤判,直到現在為止,中國依然在保持最大克制,但是這種克制是有時間限制的,人民日報多次發文警告美國不要一意孤行,更加嚴重的是在5月29日,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中非常罕見地使用了「勿謂言之不預」這句外交術語,外交從來沒有小事,而中國對外使用「勿謂言之不預」這樣的外交表述,新中國成立以來也衹發生過寥寥幾次而已,但就在這寥寥幾次的事件當中,發生了重大的國家間的博奕場面,甚至付諸戰爭,第一次這樣的場面是發生在1950年的朝鮮戰爭當中,中國強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態度,毛澤東就警告美國不准越過北緯38度線,周恩來在嚴厲警告美國時就用過「勿謂言之不預」一詞。包括美國總統及麥克亞瑟將軍在內的美國決策層,認定中國不會出兵,結果發生了重大戰略誤判。第二這樣的場面發生在1962年的中印戰爭,當年,當時面對印度當局侵入麥克馬洪綫的惡行,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社論,原話是:「局勢是險惡的,後果是嚴重的,我們警告印度當局,勿謂言之不預也。」印度當局不聽勸告,發生重大戰略誤判,結果中印戰爭爆發。
大國發生戰略誤判有多嚴重,從上述兩件歷史事件可知端倪,現在人民日報再次對美國發出「勿謂言之不預」的警告,說明情況已經到了很嚴重的地步了,中國開始對美國進行明牌警告,希望美國不要再次做出重大的戰略誤判,導致不可預測的後果發生。現在也有很多主流媒體對這句話進行各種解讀,路透社稱這句話通常祇被中國官方媒體用於就重大分歧向競爭對手發出警告時;彭博社表示,這是一個很少使用的意味深長的短語,意思是別說我沒有警告過你。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