例外

意大利哲學家喬治·阿甘本著作《例外狀態》(State of exception)一書中,提及有關國家在緊急狀態下行使權力上限的深刻反思,這會使一系列的東西變得混濁不清:公共和私人、國家和法律、戰爭與和平、法律與暴力,或這都是政治而不是法治。
2003年出版的這本書,是針對2001年9月11日恐怖襲擊事件後,美國所採取的行動以及布殊政府在「反恐戰爭」下所採取的措施,提出非常具批判性的分析。
阿甘本強調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概念,形成了法律和民主的灰色地帶,或者例外狀態下的邏輯如何規範,將法治(rule of law)轉變為以法治國(rule by law)並任意合法化,並以安全為由壓制權利以方便中央集權。
2003年開始,相關的邏輯已經擴展到所謂的自由民主制度,其中有些是越來越不自由。就專制的制度而言,在某些情況下,是在推動逐步進展的道路上開倒車。
這就是內地的情況,最近我們視察到,在社會和經濟方面,出現「安全保障化」的情況,強調例外狀態的邏輯。這情況不只是中國在1949年後,所掌權的政權強調,而出現在中國2000多年的法家思想(中國哲學學派)亦有同樣的邏輯。
儘管澳門擁有自己的法律體系和獨特的傳統,但並不能免受阿甘本所提及的東西,或關閘以北吹來的風所影響。去年在立法會通過的法案,或會在不久的將來生效,這或會令有權的人士,抑壓社會上可糾正或改善制度的聲音,使泥土無法令花朵萌芽。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