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恭蕙說甚麼

陸恭蕙說甚麼

在立場兩極化的今天,累積着仇視和怨恨,提議設對話平台和和解,看似很幼稚,但實際上是表現出一種社會責任感。遺憾的是,目前在公共領域的知識分子,都缺乏這種責任感。
今期我們專訪陸恭蕙,她說了一些值得我們關注的重要事情。她強調,有必要找到有效的對話機制,以制止香港陷入深淵,或許可能沒有靈丹妙藥,或短期解決途徑。然而,方法就是尋找中間路徑。加強「中心」的概念,即社會回歸理性,捍衛香港核心價值,體現陸恭蕙所說的不反中國的自由靈魂。至關重要的做法制止暴力、戰爭、仇恨。現處的十字路口,不能變成美國學者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所說的「文明衝突」,也不會導致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所暗示和預言的「歷史的終結」,這是一種帶有危險的幻覺。事實上,現代化不僅僅是一種方式。香港被人稱為新柏林的敘述,明顯是有所歪曲,而對所謂的「新冷戰」的痴迷,反映自我滿足的預言,並走向懸崖。
真理與和解的中間道路,是一條滿布荊棘的路,此時只能是幻象。然而,在危機之中,正在建設和重建,動員社會中那些堅定不移地,決心挽救鄧小平的務實程式,使「一國兩制」原則仍然具有現實意義。這不僅是在2047年之前,而且在2047年之後(在澳門的情況下是2049年)。
理性的悲觀主義,必須與主觀的樂觀主義相對立 。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