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

記憶

葡萄牙殿堂級歌手Sérgio Godinho,創作出色的歌詞使歌曲繞樑三日:「過去是一個遙遠的國家/距離是聲音的影子/過去是他們說的真相。」
當套用於國家時,集體記憶的問題會成焦點及得出政治輪廓。
在天安門發生的悲劇距今30年。在內地,這個問題不僅僅是當局的一個禁忌,而且是官方集體記憶的一個「黑洞」,在可見的將來沒有顯示出會平反的跡象。回顧那數星期,學生們在北京市中心的相片及訴求,他們不僅表達要求國家更透明和民主,也表達出愛國主義。在本週,我們回顧澳門人當年如何支持北京學生,約十萬澳門人走上街頭,創出本澳史上最大規模的遊行,與學生團結一起,社會各階層參與,不同專業人士連成一線。
三十年來,香港仍然有大規模的悼念活動,在澳門亦有活動向受害者致敬,重新定義這班「反革命份子」。1989年6月,這個重要月份的中國似乎是一個遙遠的國家。出現很多變化,十年前開始經濟和社會突飛猛進的發展,令人滿意和自豪。
然而,官方集體記憶中的局部失憶,以及偏執地圍繞着控制這類敏感問題的信息,將難以治愈這一傷口。遲早-或很長的一段時間-發現必須與過去的這個/遙遠的國家接觸。實際上人們仍然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中活下去,即使不再提起那件事。
2005年,中國抗日戰爭勝利60週年,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發表重要講話,指出若過去沒有被遺忘,可作為未來的指導。「我們強調牢記歷史並不是要延續仇恨,而是要以史為鑑、面向未來。只有不忘過去、記取教訓,才能避免歷史悲劇重演。」胡錦濤強調,只有記住過去,吸取過去的教訓,才能避免悲劇的再次發生。這並不容易,但這是必要的。

Premium